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章:迷局

    他妈的!」小弟不愧是跟着王波闯荡出来的亡命之徒,惊慌失措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样子太丢人了,恼羞成怒之下,又抬起了枪。

    「把枪收起来,你敢开枪,我不介意松开它,让你俩好好较量一下。」

    王河一手掐着来福的脖子,一手夹烟,戏谑的低头看着坐在地下的小弟,后者也知道手里的枪,根本对变异犬造不成什么伤害,而且这怪兽根本就是眼前这位二爷的宠物,只好灰溜溜的爬起身,躲到了一边。

    「老实点,别给我惹事!」王河松开来福,在它脑门上拍了一掌,转身回了屋内,来福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对围在周围的一群人视若无睹。

    「好家伙,二爷连这玩意都能驯服?」

    「单手啊,看见没?单手就把那变异犬给制服了,那是得多大力气?」

    「那变异犬我见过,原来水塘的那群变异犬里的犬王,那可是比其他变异犬更厉害!」

    周围的小弟议论纷纷,从来没见过如此厉害的人,这位二爷绝对是个神人,一时间,整个农庄都是在谈论这件事,连被袭击之后的阴霾也被冲淡了不少。

    「现在的情况你们也了解了吧?」

    王河坐在当中央,面前七人一字排开,面面相觑,事情的大概他们也听说了,只是不知道,王河叫他们来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和你们绕弯子,现在农庄出了内鬼,而我只信任你们几个……」

    王河停了一下,扫了几人一眼,说道:「贺小惠、常子威,你们两个上楼去照顾波爷,现在缺医生,去帮帮忙,顺便做好安保工作。」

    「是!二爷。」

    两个人也不停留,领命向楼上走去,也许是白天的那句玩笑话,王冲和贺小惠居然越走越近,隐隐有点情侣的意思,王河叫她上去,也有安慰王冲的意思。

    还有一点,王冲曾说过,院中护卫工匠的手下,都是王波灾变前就跟在身边的人,绝对可靠,王波曾选了八个人去水塘,王波为了儿子又塞了四个有医学知识的进来。

    这几乎是把除了许志忠以外的所有医生都派了过来,结果四个人死了两个,幸存下来的就是这个贺小惠和常子威。

    说实话,王河不信任这两个人,接下来的事不打算让他们参与,但把他们安排在王波那又有点不放心,正发愁找谁去看着这两人的时候,一眼瞥见了闲极无聊,睡在他脚边的来福。

    「顺便把来福也带上去,给它也看看伤,对了棍子,去给来福拿点食物一起端上去,看完伤,就让它在上面待着吧,免得下来把人吓着。」

    王河低头踹了一脚来福,喝道:「起来,跟着他们上去,知道哪个是我侄儿么?」

    看到来福点了点头,王河继续说道:「上去听他的话,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记住,老实点,别给我惹事!」

    来福呜了一声,摇摇晃晃的向楼上走去,众人有些哭笑不得这一人一狗的对话的同时,又惊讶于这变异犬的智商,简直和人类差不多了。

    本来狗就有相当于人类孩童的智商,变异后成倍的增长,说和人类一样聪明,可能有点夸张,但是所差的也可能就是天真无邪和居心叵测的差距。

    两人一狗上了楼,很快棍子也端着一盆食物回来了,王河交代了几句,让他转告王冲,让来福保护他们父子的安全,小心提防其他人。

    「好了!其余人,你们过来。」王河抖开手中的草图,指着图上一处标记说道。

    「夜里三点,两名哨兵从脖子处被一击毙命,院门被炸开,双方在主屋正门发生冲突,门口留有四人接应,金敏率十余人冲上二楼打伤波爷,后被丁三赶出屋外,随即马上劫持许志忠和文静逃走。」

    王河环,向后一靠,双手抱胸,问道:「如何,看出什么问题了?」

    棍子挠挠头欲言又止,王河鼓励道:「没事,说错了也无妨。」

    「金敏这孙子有内应,杀了哨兵,炸开门冲进来……」棍子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他也察觉到了,这不符合逻辑。

    「既然杀了哨兵,内应直接打开门,悄无声息的进来,不是更好么?为什么要炸门,发出这么大的动静打草惊蛇,这不是多此一举?」王河点了一支烟,悠悠的问道。

    「二爷,我觉得他们炸门,会不会是一种信号?」

    「哦?怎么说?」王河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叫蔡元的青年。

    「二爷,你看!」

    蔡元用手一指草图上表示主屋大门的地方,那里标记着四具死尸,旁边还用字标明了死状和死因。

    「我方一共战死九人,伤七人,仅主屋门外,就死了四个兄弟,按照图上所说,这四人中,有三人是背后中枪,但是奇怪的是,这三人是背对主屋,而面朝院门。」

    「这有什么奇怪的?」旁边一个壮汉插嘴道,王河瞪了他一眼,吓得壮汉闭上了嘴,不敢再吱声。

    「你继续说!」

    「是,他们这个死状,更像是听到什么动静,着急前去院门口增援,而被人从背后偷袭。」蔡元说完忐忑的瞄了一眼王河,见对方没有说话,就壮着胆子继续说道。

    「唯一那名正面中枪的,也是面对主屋被杀,而屋内一楼死的这名兄弟,是被刀割喉而亡,剩下的三名死者,一名死在二楼,两名死在主屋后通往地下室的后门处。」

    蔡元越说越自信,右手托着下巴,食指轻抚着上嘴唇,做沉思状,左手点在草图二楼楼梯处,喃喃道:「而受伤的七人,几乎都是在这里受得伤。」

    「我推测应该是内应杀死哨兵,然后打开院门放金敏人马进来,金敏兵分两路,一路直奔主屋,一路去挟持人质,炸门为号,到前门集合……不对……不对……还是有哪里不对……」

    蔡元眉头紧锁,食指从上嘴唇抠到了下嘴唇,又抠起了下巴,整个嘴抠的红彤彤的,王河哈哈一笑,说道:「行了,不错了,推测的大致是正确的。」

    然后站起来对其他人说道:「多学学,动动脑子,叫你们来,是有任务交给你们。」

    「是抓内鬼么?」棍子问道:「杀了哨兵的内应至少有两人,金敏走的时候没有带上他们,否则就算再乱,也会有人看到,那这内应要么跟着三爷追上去了,要么就还留在农庄,或者……」

    「或者两边都有,那三爷岂不是危险了?」蔡元接话道。

    「丁三那里我们暂时帮不上忙,他们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但是农庄内一定有对方的内应,对方想要得到的还没有到手,一旦解决了丁三,一定还会卷土重来。」

    「二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棍子犹豫了一下,憋红了脸才继续问道:「听说,金敏自称你的手下,为你报仇才来的,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觉得呢?」王河反问。

    「初时一听,我们还以为是真的,毕竟金敏手下外乡人很多,有个外乡来的老大也解释的通,我当时还觉得,反正二爷你安然无恙,找到金敏,把事说开了也就解决了。」

    「那万一,我真是他大哥,然后我们这水塘之行全军覆没了呢?」

    棍子脸色一变:「那不赔点东西,金敏那肯定过不去,大家伙对波爷肯定也会心生不满,不管怎么说,也是为了救他儿子才死了人,惹来的麻烦,因为这个和金敏火并的话,除了老兄弟多数人是不愿意出力的……」

    也许是信任王河,棍子说出了心里话,其他几人也是纷纷点头,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短短两日,他们心里信任王河的程度就已经高于王波了。

    「呵呵……反应过来了?金敏打着我的旗号,就是为了这个,他笃定我们一去水塘,必然是有去无回,以给我报仇的名义先就举起了师出有名的大旗,而他的目的就是要波爷赔偿他。」

    「但是金敏索要的东西绝对是波爷无法兑现给他的,这样更会引起所有人的不满,认为波爷宁可赔上别人的性命也不愿赔偿一些财物,因此也就不会有人替他卖命,全力去抵抗。」

    「加上金敏手里的两个人质,又是所有人敬仰的文老爷子的女儿,和医治过很多人的许医生,为了这两个人,又有多少人会倒戈相向?他金敏就可以借机用最小的代价铲除波爷,取代他的位置。」

    王河一口气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阴沉着脸叹道:「躲在阴暗处策划这一切的人,还真的够阴险的。」

    「策划这些的难道不是金敏么?」众人闻言一脸的错愕,听二爷的口气,好像除了金敏,这件事里还有其他人在搅动风雨。

    「有可能是,有可能不是,我倒希望是他。」王河重重的吐了一口烟,伴随着缭缭的青灰色烟雾,他仿佛看到烟雾中有一个熟悉的淳朴笑容。

    「如果是你,我定不饶你……」

    交代了各自的任务,王河又在农庄里溜达了一圈,他还有一个疑问没有头绪,尤其来到地下室之后,望着一个个空空荡荡的房间,不但没有找到一丝线索,表情里更是多了几分阴郁。

    「这是储藏药品的地方吗?」王河来到一个堆积着各种药品药盒的房间,随口问道跟在身后的一个手下。

    「对!不仅是这个房间,旁边那两个房间也一样,不光是存放药品,一些化学药剂,也都被放在这三个房间里。」

    王河三个房间挨个看了一遍,其实药品并不多,还有许多标注着化学名称的瓶瓶罐罐,不过王河对化学一窍不通,也不知道都是做用来做什么的。

    只不过这三个房间的东西完全可以集中在一个房间里面,不知为什么要分放在三处,有可能是为了方便分门别类吧。

    为您提供大神往往无所事事的《末日之逃出生天》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迷局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