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九章:背叛

    二叔!」

    「二爷!」

    见到王河的回归,众人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如释重负笑容,王河已经是整支队伍的主心骨,可以说,没有王河,这支队伍早就已经全军覆没。

    王河上前拍拍王冲的肩膀,看到队伍里面没有减员,感到十分的欣慰,不过他马上又忧心重重的望了望四周,周围的环境对他来说十分的陌生。

    除了随处可见的田野,不远处有一片树林,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几处低矮的房檐,而王河现在最担忧的,则是渐渐昏暗的天色。

    冬日本就昼长夜短,而他们又多次绕路,躲避危险,这天竟是快要黑了,而夜里,他们将要面对的,可是还有那让人闻风丧胆的夜魔。

    「二叔,这里离农庄并不远了,如果我们加快速度的话,大概半个多小时就能回到农庄。」也许是看出了他的担忧,王冲在一旁说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王河没有再废话,为了不耽搁时间,赶紧催促众人上路,车队马上向东北方前行。

    头车由王冲领路,路不熟的王河跟在了最后,车队行进的很顺利,而王和则隐隐有些不安,他那奇怪的预感能力一向很准,使得他不由得紧张起来。

    伴随着天色越来越暗,而农庄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去以后,车队也顺利的到达了农庄入口,随着大门的打开,车队里的人都欢呼雀跃起来。

    当王河最后一个驶入农庄,大门重新关闭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王河也不由得安下心来,然而那该死地不安,还隐隐缠绕在他的心头,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何而起。

    「回来啦!回来啦!我的儿啊!」

    主屋门大开,一个衣冠不整,身上缠着绷带,还隐隐些许渗出血迹的人,被人搀扶着急切的跑了出来,王河一看,这人不是王波,还能有谁?可是为何他是如此模样?

    「二弟呀!多亏有你啊!要不然老哥我……老哥我可不知道该怎么活了。」王波先是抱住儿子好一顿观瞧,又急忙双手抱拳对着王河连连施礼,也许他也没想到,王河真的能把儿子给带回来。

    「大哥!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发生什么事?」王河连忙上前拦住王波,同时对他这身造型不免好奇起来。

    「是啊!父亲,出什么事了?这是谁干的?」

    可能是刚才太过兴奋,行动激烈了一些,此时的王波站都站不稳了,身体微微一晃就向后倒去,搀扶他的小弟眼疾手快,急忙向前一步垫在身后,让王波整个人无力的挂在自己的身上。

    王聪连忙冲上前去。一把抱住父亲。哭得泣不成声,王波缠裹的纱布下渗出来的血似乎更多了一些,他面如金纸,竟是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搀扶王波的马仔,连忙向王冲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少爷,昨天夜里,来了一伙人,他们炸开院门就冲了进来,兄弟们仓促应战,连武器都没来得及拿,结果死伤大半,转眼就被攻到了主屋,老爷他也中了两枪……」

    「怎么会?我爹他……许志忠呢?他给我爹看过伤了么?伤的要不要紧?」

    「许医生他……和文静小姐都被那伙人给掳走了……」

    「什么?」王河闻言一惊,急问道:「这伙人什么来路?向哪里走了?」

    小弟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王河,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对王冲说道:「领头的人是金敏……」

    「什么?这个混蛋,我父亲对他不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王冲一听,气得咬牙切齿,对他们父子来说,这无疑就是背叛。

    「金敏他说,他是……他是二爷的人……」

    小弟又看了王河一眼,继续说道:「他打伤老爷之后,就把许志忠和文小姐都抓了起来,说他的大哥,也就是二爷,被老爷逼着去水塘送死,他要老爷交出钥匙,否则就让俩人陪葬。」

    王河总算明白这种不安是哪来的了,刚修好的大门,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还有自从进入农庄大院后众人看向他的神色,也许是累了一天的缘故,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觉察出来。

    「丁三呢?我父亲受伤,他去了哪里?」王冲双眼通红的回头瞪了一眼王河,又问起了一直没看到的丁三的去向,表现的倒是十分的理智。

    「三爷为了保护老爷,也中了一枪,不过并无大碍,也全靠三爷,我们才抵挡住了攻势,要不然被掳走的就是老爷了,无奈之下金敏才劫持了许志忠和文小姐,三爷投鼠忌器,怕误伤了他们,只能看着他们撤走,然后带着人追上去了。」

    王河目光闪烁,脑子飞快的盘算着,他此时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对自己的诬蔑,而是快速的分析着这件事来龙去脉。

    「老爷刚才还说,二爷是他拜把子的兄弟,绝对和金敏无关,至今未归肯定是水塘比较棘手,耽搁了而已,等二爷回来了,金敏的谎言不攻自破,如果真是二爷的手下干的,二爷是不可能回来的。」

    听着小弟的话,王河心里嗤笑一声,王波这老家伙可不傻,派十二个人盯着自己,自出了这大门,只要他王河和任何人接触,或者表现的引人怀疑,恐怕同行的十二的人早就动手杀他了。

    「这伙人是夜里几点动的手?」王河突然发问,小弟一愣张口回道:「夜里三点……」

    「大门站岗的人呢?」

    「死了……」

    「怎么死的?」

    「被人抹了脖子,一击致命。」

    「金敏带人直奔主屋,冲着你们老爷去的?」

    「对,一口气冲进了楼,老爷闻讯下楼的时候,在二楼碰上的,老爷受了伤,三爷带人把金敏他们赶来下去……」

    「金敏撤退的时候有多少人?」王河不待他说完,问题就接踵而至,小弟根本来不及反应,快问快答。

    「二十多人……」

    「二十多人?」王河望了一眼主屋里宽敞气派的楼梯,并排个人都没问题。

    「攻进主屋的时候有多少人?」

    「十来个……七八个……」

    「到底多少人?」

    小弟闭眼回忆了一下:「应该是十个人,门口还守了四个人。」

    「金敏的人有多少伤亡?」

    「死了三人……」

    「撤退的时候一共二十多个人,死了三人,他们少说来了三十个人,攻主屋,抓你们老爷只用了不到人,还有一半人去了哪里?」

    「不……不知道……」小弟傻了,这些问题他压根都没想过,只觉得王河问的咄咄逼人,好像责任都在他身上一样,不由的就把求助的目光望向被人抬进屋内沙发上的王波。

    「你别紧张,二爷问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刚刚恢复了一点的王波,躺在沙发上虚弱的说道。

    王河瞅了一眼王波,后者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头,转头继续问道:「许志忠和文静是什么时候被挟持的?」

    「好像是金敏刚被三爷赶出主屋,他们俩人就被压了过来。」

    「丁三带了多少人?」

    「三爷,带了七八个人,还有许志忠的人,他们说要誓死救回许志忠,谁都劝不住,三爷只好带着他们一起去了。」

    王河一听,心里一咯噔,转头望向王波,果然,老家伙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变得无比焦急。

    「老弟啊……」王波刚要说什么,王河使了个眼色,微微摇了摇头,王波把后面话咽了回去,改口说道:「老弟你也别着急,三儿他办事还是很牢靠的。」

    「我知道,大哥,你也别操心了,现在有伤在身,多多修养才是,冲儿,照顾好你爹。」

    「嗯!」王冲重重的一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王河又对小弟说道:「伤亡多少?死因是什么?给我画张农庄地图,大概的就行,图上给我标记好哪里接的战,哪里死的人。」

    「啊?」小弟张个嘴,愣了……

    还好王河要求的不算多,不到半个小时,一张图就画了出来,王河大概看了一眼,交代他安排好安全事宜,就叫他下去了,顺便把一同前往水塘的几个人都叫了进来。

    找个借口把其他人全部支开,王河看着水塘之行最后幸存的七人,现阶段,他最信任也就是这七个人,刚要张口,就听见门外一声惨叫。

    「妈呀!变异犬,是变异犬!」

    「怎么把它给忘了……」王河一拍脑门,连忙就向院子里跑去。

    往回赶路的时候,本来将来福放到了路边,任它自生自灭去,谁曾想,这变异犬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怎么赶也不走,只好让它上了车,一起带了回来。

    也可能受伤的缘故,来福就在车里睡了一路,一直到下车忙活了半天它也没醒,所有人包括王河都忘了这茬了。

    此时这位大爷醒了,见四下无人,下车闻着味就向王河的方向走来,正好遇到刚刚被王河支出去的几个手下,手下们哪见过这怪物,吓得惨叫一声,掏枪就射。

    由于被夜袭了一次,平日里除了站岗的哨兵外,在农庄不许配枪的手下现在都是实枪荷弹的,加上精神紧张,一点犹豫都没有,举枪就射。

    来福不愧是变异犬王,寻常枪支根本伤不了它的皮毛,但这子弹打在身上也很是疼痛,一呲牙就扑了上去。

    眼看开枪的小弟就要被一口爆头了,一个黑影闪电一般冲了出来,大手一掐,在半空中拦住了来福,望着近在咫尺的森然獠牙,小弟吓得双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下,裤裆更是湿了一片。

    为您提供大神往往无所事事的《末日之逃出生天》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一十九章:背叛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