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三章:时效

    来福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周围三四个人一边给它的伤口消毒,一边检查它是否被寄生,它乖巧的一动不动,任由着人们摆弄。

    直到王河急匆匆的跑过来,来福才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向王河迎了过去,只不过那动作和表情更像是在献媚和讨好。

    “怎么样?检查的结果如何?”

    “二爷!暂时没有看到被寄生的现象,但是我们也无法确定它到底被寄生了没有,不过,来福的恢复能力很强,许多小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

    王河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们的话,这几句就和没有说一样,全是废话……

    动物变异,就和人类成为能力者一样,是一种进化,速度、力量、智商、恢复力等等各个方面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提高,甚至还会有特殊的能力。

    比如天源市遇到的变异泰迪,速度快,还可以嘴部裂开提高攻击能力,河东省遇到的变异老鼠具有召唤同类的能力。

    最让王河记忆犹新的,是那拥有溅射羽毛和致幻羽粉的巨型鹞鹰与鹦鹉,险些让他们一行人团灭,它们获得进化与能力的方式,要比人类来的更直接,更快速,更高效。

    相比之下,人类作为万物之灵反而在这方面落后了太多,除了智商依旧比其它动物要聪明的多,不过按这样的速度下去,拥有和人类一样高智商的生物可能很快就会出现。

    来福能快速愈合根本就在王河的意料之内,恐怕这都不是这只变异犬王的真正能力。

    王河拍了拍冲他摇头摆尾的来福的大脑袋,叫人打来几盆清水,将它身上的血污和药剂清洗干净,亲自确认了一遍伤口确实没有被寄生,甚至还把一些已经愈合了一半的伤口重新划开来检查。

    寻常武器根本奈何不了的坚硬狗皮,在王河手里的短刀下像豆腐一般形同虚设,疼痛让来福忍不住呜叫了几声,但至始至终都没敢冲着王河呲个牙。

    旁人上前想帮忙,就见来福突然扭头对着来人低声怒吼,森白的犬牙,腥红的巨口,身体更是摆出了攻击的姿势,看来再往前一步,因为疼痛而愤怒的来福很可能就会将对方撕个粉碎了。

    “闭嘴!”王河看都没看一眼,照着狗头就是一巴掌,被打得来福立刻捂着嘴趴在地上哼哼了几声,不敢有任何的不满。

    王河一边清理着伤口,重新消毒、包扎,一边慢悠悠的说道:“没事别主动靠近它,毕竟是个变异的畜牲,没有人性的,惹毛了伤了你们都是轻的,撕碎了把你们给吃了都再正常不过了!”

    身后一众马仔,面面相觑,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尤其刚才给来福治疗伤口的那几位,更是吓的双腿发颤,后怕不已。

    “二叔!你真要养这变异犬啊!你也说了,这家伙危险的很呀,留在身边就是个定时炸弹,要我说不如直接弄死它。”

    王冲看了一眼王河手里的短刀,又补充道:“这肉可以吃,皮毛也可以用来做皮甲,我们之前好几次用枪都打不穿它们的皮毛,二叔手里这刀可真是宝贝啊!轻松就能划开这狗皮,还有这狗牙狗爪还都能做成武器……”

    王冲在那滔滔不绝的劝说着王河,全然没有注意,看似乖巧趴在地上的来福,正在用一种暴虐凶残的眼神盯着他,那眼神中的恨意,恨不得将王冲凌迟处死。

    王河敏锐的察觉到了,来福身体变得僵硬,皮肤和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两只后爪已经紧紧地抠住了地面,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

    他拍了拍来福的背,轻声说道:“放心吧!不会杀你的〉”

    说来也怪,来福像是真的听懂的人话一般,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王河扭头打断了还在劝说的王冲,笑着说道:“它还有用,要不,你把它的活干了?”

    王冲一愣,突然有种不好预感,结结巴巴的问道:“呃……什……什么活?”

    “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活!一会儿跟我出去一趟而已。”

    “出……出去?要做什么?”

    “去扛几个枯死的香樟树什么的回来。”

    “扛树?扛那些树干什么?”王冲听闻吓得连退几步,他不知道王河还要那些已经没有多少驱虫功效的死树有什么用,更何况他可一颗树都扛不动啊!

    “这些制作的驱虫药剂本身应该是靠气味来驱散蚊虫的,刚才我看了一下来福身上的药剂,几乎淡的没有味道了,说明这些药剂都是有时效的。”

    王河捏起一块从来福身上洗下来的,已经成泥状的药剂,示意王冲闻一闻,见后者确实闻不出什么味道以后,随手丢掉,指了一下四周接着说道:

    “而我们人数这么多,残存的植物已经没有多少了,药剂肯定不够用,这些枯死的树,虽然效果不怎么好,但是我想燃烧的话,内含的油脂应该还有一些作用。”

    说完,王河捡起一根相对粗大的树干,浇了一些汽油,引燃之后扔到了门外,汽油很快就燃烧的所剩无几,但也足够引燃树干,不一会儿就冒起了一股浓烟。

    躲在院里的众人距离七八米,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樟脑球味道,果然,正如王河所猜测的,门口的蚊群轰的一下全部散开。

    只不过随着树干上的火苗熄灭,烟雾后继无力,味道也渐渐的淡了下来,蚊群很快就围了回来,这个办法虽然时效有点短,使用起来又不如药剂方便,但是它确实有效。

    只是没有人明白,王河究竟是怎样计划的,使用药剂的话,全员都可以跑出去,根本没有必要燃烧这些树木。

    王河也不和他们解释,时间根本不容许他多废话,昨晚他做的那些药剂还有许多没有用完,经过这么长时间,马上就要失效了,浪费可不是他的习惯,况且也没有多余的可以让他去浪费。

    院子里找来一架推车,用绳索固定在来福的身上,来福那和驴差不多大的身材刚刚好可以充当拉车的牛马,让来福跑动了一下,虽然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但是完全不影响它奔跑。

    王河又将身上变异牛皮甲上失效的药剂擦洗干净,重新给自己和来福抹上新鲜药剂,交代好其他人赶制剩余的药剂,便带着来福冲了出去。

    一人一狗仗着身上药剂的味道,横冲直撞的直奔香樟树林跑去,王河完全放开了自己的速度,也不用担心有人会窥探,不过用了几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

    他也不耽搁时间,刚刚停下脚步,就抽出横刀来,一刀一棵树,连砍了十几棵才停下手,然后麻利的从车上取下绳子,将树枝树干捆成捆。

    “汪汪汪”来福突然狂吠起来,王河转身一看,几个身影摇摇晃晃的向他们走来,分明是几只虫尸,捆好的树干还没来得及装车,王河速度再快,也来不及在虫尸围攻前装车并捆绑好。

    所幸这里没有其他人,他也不用隐藏实力,索性将这些恶心的家伙解决掉再走也来得及。

    王河单手持刀,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虫尸们面前,抬腿就是一脚,将它们踢的滚成一堆,上前干净利索的就是几刀,几只虫尸瞬间就被肢解成了几块。

    无数的蜘蛛开始奋力地向外爬了出来,王河另一只手向后一探向前一甩,就从背包里甩出两个塑料瓶,单刀空中划过,塑料瓶应声碎裂,里面的汽油全部撒在了尸块上。

    火苗闪过,汽油瞬间被点燃,只听一片“吱吱吱”的声音,刚刚爬出尸块的蜘蛛,一直都没来得及逃远,就都被活活烧死了。

    解决完虫尸,一转身,王河愣了一下,原本应该呆在树木边的来福竟然不见了,只剩下一台孤零零的小推车还绑着被咬断了绳索,在冬日的寒风里,犹自摆来摆去。

    他向着通往水塘外的方向远远望去,正看到来福在鬼鬼祟祟的奋力向外逃去,王河不由得一怒,捡起一根小臂粗的树枝就掷了过去。

    “咚”一米五长的树枝,狠狠地扎在正在逃跑的来福的面前,直插进土里六十公分左右,吓得来福差点刹不住脚,险些撞在树上。

    一回头就看见王河铁青着个脸,两眼直冒紫光,提着刀怒视着它,这变异犬一时间恐惧到了极点,竟然极具人性化吞了一口唾沫,然后反应极快的一口叼住插在土里的树枝,用力拔了出来。

    摇着尾巴,就像一只在玩捡木棍游戏的家养小狗一般,将一米五的树枝给王河叼了回来,然后乖巧的坐在地下,满脸期待的样子,尾巴摇的把地面的浮土都扫起一层沙尘。

    王河捡起树枝面无表情的看着来福,忽然猛地就抽了过去,小臂粗的树枝“梆”的一声被抽断,来福一声惨嚎,整个狗被抽飞,直到撞到一棵树上才停了下来。

    王河随手丢掉断掉的树枝,走上前去就是一个大巴掌,怒喝道:“混蛋!我不杀你不代表不会打你,再给我装傻充愣,玩这花花肠子,我打断你的狗腿。”

    来福被这一棍子抽的是又疼又怕,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王河上去一把揪住它的脖颈,向上一提:“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明白了就给我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