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一章:来福

    屋内传来一片惊呼声和欢呼声,不少人从屋里冲出来惊奇的围着来福上下左右的打量,确定它真的是毫发无损,而来福乖巧的和一只家养的温顺宠物犬一般,安静的趴在地下一动也不动。

    看到来福的表现,胆子大一点的试探的离近了一些,见它真的温顺得无意伤人,这才放下心来,有人便问道:“二爷,为什么蚊子不咬它?和你在它身上涂抹的这些液体有关系吗?”

    “有关系!这是我把那些驱蚊植物捣碎,加水熬成的药汁,昨天晚上我就试了一下,翻墙出去了一趟,效果很好,今天又担心昨晚可能蚊子不多才有这种效果的,就拿这狗试试。”

    “效果你们也看到了,这汁液是就我们逃出去的希望。不过这药汁数量不多,我做了一晚上才只有这么一点,一会儿大家加加油,去采集茎叶回来,咱们再多做一些出来。”

    “可是…现在是冬天,花草长的没有那么茂盛,咱们这么多人,大概要把这院子植物全部用掉才行,没有了这些驱蚊植物的挟制,这些蚊子不就冲进来了吗?”一个马仔在旁边问道

    “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昨晚出去就是想解决这件事。”王河从一处墙角抱过来一大捆枯枝残叶,甚至还有一段树干,一股脑丢在众人面前。

    “这是我昨天晚上弄回来的七里香树,山胡椒树,香樟树的树枝和落叶,虽然这些树已经死了,但我想这些树枝应该还有残余的气味可以驱蚊吧?”

    “二爷,我估计够呛了…这些应该都不能用了”

    一个白白瘦瘦戴着眼镜的后生仔,非常仔细的翻看着枯叶树枝,王河记得这个小伙子叫常子威,是个医科大学生,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怎么流落到此的。

    据他观察,常子威战斗的时候很冷静,临场反应也很快,倒是把好手,属于善于动脑子去战斗的一个人,非常适合做个领队。

    “为啥?其他不说,就香樟木不就是用来做樟脑球的?那和活树死树有什么关系?”王河诧异的问道。

    “不是的,二爷,如果这些树是正常枯死的,那这些枝叶都还能驱蚊,但是我刚才看了一下……”常子威捡起一片树叶,捏起上面一颗白色的颗粒,指尖轻轻一碾就成了细碎的粉末。

    他把指尖伸向王河说道:“这些枯叶上沾有生石灰,应该是有人用生石灰烧死了这些树的树根。”

    “当然,仅仅是这个原因,也不影响它的驱虫效果,但是这些树枝碳化的非常严重,还有一股浓浓的化学药剂的味道,一定是使用了大量的浓硫酸,加速了这些还没长大的树苗的死亡速度。”

    “你是说这是人为故意的?”听闻此言,王河眯起的眼里,透出了旁人不可查的微微凶光。

    “对,百分百是人为的,这很明显不是正常的自然死亡……况且即使没用浓硫酸碳化过,这些树木的树龄也不够,木头也很难处理,要把它们全部锯成末,再用……”

    常子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其他人也听得很认真,唯独王河心不在焉的,事情和他所预料的所差无几,其实他拿回这些树枝的原因不过就是为了证明心里的一些猜测。

    然而有些话也不好明着问,必然会引起背后做这件事的人的警觉,这十多个人里保不准就有对方的探子,王河只好用这个方法来寻求答案。

    “是哪个缺德玩意故意弄死这些有驱虫功效的树呢?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麻烦啊!”也不知道是谁小声嘟囔了一句,周围的人纷纷点头应和。

    “二叔!我觉得毁了这些树木,和这些蚊子有莫大的干系,说不定,引来变异蚊群也是人为的。”

    人群的边缘,王冲在王河的耳边小声嘀咕,王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注视着围着来福和树枝讨论的人群,认真的分析着每个人的表情和表现,尤其那几名有医护经验的人员。

    然而很遗憾,几个人都没什么异常的样子,难道自己的猜测有偏差,这些人里并没有对方安插的探子?

    “二叔?二叔?”

    “啊……什么?”

    “怎么了二叔?看你一直在发愣!”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想要逃出去,只有这些可以驱蚊的药汁并不够,我们还需要可以阻拦变异蚊虫袭扰的武器,还有那些虫尸,被它们盯上,可是无休止的纠缠,我怕会不小心引回农庄去。”

    王河揉了揉额头,有些发愁的说道:“自制的那些简易喷火器差不多都用完了,带来的汽油也都消耗干净了,这里补给是个大问题。”

    “二叔,这里位置偏僻,最近的加油站都在二三十公里以外,所以我父亲在车库里存了不少汽油,以备不时之需。”

    王冲指了指车库,有凑上前,神秘兮兮的小声说道:“还有地下室有一个密室,是我父亲存放武器弹药的地方,以前我父亲的仇家也不少,为了以防万一便建了这个密室,只有父亲和我知道。”

    “真的?快带我去看看。”王河闻言眼睛一亮,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武器,如果能找到手雷和烟雾弹的话,逃出去的成功率会大大增加。

    让棍子带人去车库检查汽油的存量,常子威带领其他人去制作驱虫药剂,王河跟着王冲向他所说的密室走去。

    地下室的门设在了厨房,之前也有人下去搜查过,但是除了一些杂物和工具之外,只有一个休闲娱乐的活动室,王河也是第一次下地下室。

    刚下楼梯,左边是一些家里常用的工具和日用品之类的杂物,整齐的摆放在置物架上,右手边则是整整齐齐的摆满了各种罐装食物和桶装水,不过已经空了一部分,看来今天的早餐就是这么来的。

    后面靠墙的一排架子,还有各种各样的名酒“嚯!你父亲还真是未雨绸缪啊!储存了这么多的食物,居然还有酒?”

    “我父亲也是小心谨慎习惯了,本就不是个多大的官儿,还总觉得有人要害他,不光是这里,家里其它的房产他也都是这样准备的,谁知道阴差阳错居然赶上了末日这么离谱的事。”

    说着话,王冲推开了靠里的一扇双开的大门,里面是打通了隔断的一处宽敞的大厅,布置的更是富丽堂皇。

    不但有家庭影院,台球桌,吧台,还有赌桌,老虎机,转盘赌博机,能想的到的娱乐这里几乎都有。

    王冲头前先行几步,地下室里阳光照射不进来,好在王波各种应急照明的东西倒是准备了不少,不但有长时间储备都还能用的干电池应急灯,连蜡烛都准备了好几箱。

    此时王冲一边带路,一边抓着一把蜡烛边走边点燃,摆放在房间里,王河看到大厅深处还有一间紧闭房门的房间,便问道:“那里就是所谓的密室么?”

    “怎么可能啊二叔!这么明显怎么还能叫密室……不过密室确实是在里面。”

    说完王冲几步上前推开了房门,随着蜡烛点燃,慢慢照亮了房间,房门后的场景让王河大吃一惊。

    来福独自卧在院子里,周围的人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去注意它。

    不知是出于对王河的信任,还是来福的表现太过温顺,所有人对这曾经的变异犬王,完全没有防备,就好像它真的是一只家养的宠物犬一样。

    百无聊赖的来福,独自趴了许久之后,本就没有吃饱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它四周张望了一番,见没有人理它,而那个恐怖的人也不在周围。

    人类它是不敢吃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犹豫了片刻后,它站起身来,开始四处溜达,试图寻找能够充饥的东西,走来走去,它就走到了院门口。

    并没有上锁的铁门,被来福那强壮的身体轻轻一挤就打开了,虽然它不明白为什么刚才没有遭到蚊虫的攻击,但这无疑冲淡了它对这些变异昆虫的恐惧。

    来福慢悠悠的走出铁门,望着天上漫天飞舞的昆虫,突然,猛地往起一跃,连抓带咬的扑下一只蚊子。

    人类拇指般大小的蚊虫在它嘴里嚼的嘎吱作响,富含蛋白质的味道,让来福吃得津津有味,几口就咽了下去,它舔舔嘴巴,意犹未尽的望着天上的蚊子。

    仗着身上药剂的味道,免疫了被叮咬的下场,来福开始大肆捕食,不消片刻,便是已经吞下了二十多只蚊子,总算挨过了些许饥饿感。

    就当它准备故技重施再来几只解解馋的时候,刚刚跃起半空,突然脖子上一阵刺痛,一只蚊子正用它恐怖的口器划开了来福的脖子,并且卷起了身体就准备向里钻去。

    来福这才想起这些变异昆虫的可怕之处,就地打了个滚儿,转身就向院内跑去,但霎时间,就又有好几只蚊子向它身上叮咬而来。

    在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来福终于逃回了院,开始满地打滚起来,把依附在它身上的蚊子全部压死,还忿忿不平的将它们吃进了肚。

    院子里正在忙碌的众人,看到这个场景,不禁大吃一惊,急忙上前安抚并检查来福身上是否被寄生,有反应快的已经跑进屋内去找王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