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九章:叫叔

    不仅所有人都饿得前心贴了后背,水也所剩无几了,不过好在院子里面有口水井,王河差人去看了一下,水质清澈透明,似乎是没什么危险,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严令要烧开了饮用。

    屋里各种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只是燃料欠缺,王河命人劈烂了几件家具架起火来,所幸这家里都是昂贵的红木家具,倒是不缺可燃之物,相信王波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下来。

    趁着众人忙碌。王河又来到院内,分别拔了一些薰衣草、罗勒和薄荷的叶子,重新回到屋内,又拿起几个盆,舀了些清水,就躲在一边,连饭也不吃,不知鼓捣起了什么。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又来来回回,进进出出跑了好几趟,直到吃完饭,众人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他才大功告成的端起一盆液体轻声笑了起来。

    “二爷!冲少爷醒了!您要不过去看看?”

    “嗯!”

    王河放下水盆,向客厅走去,来报告的手下,瞅了一眼盆里飘荡着一股难闻气味的绿呼呼的液体,疑惑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来到客厅,王冲已经被人扶起身来,正坐在沙发上,靠着一个抱枕,迷茫的看着周围,王河也不废话,上前对着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这个年轻人说道:“叫叔!”

    房间里无与伦比的安静,所有人都被王河这别开生面的开场白惊的愣住了,虽说名义上你确实是他的干二叔,可没有这一上来就让人叫叔的吧!

    本就迷迷糊糊的王冲,半晌才反应过来,张嘴就骂道:“你他妈谁呀?有病啊!”

    谁想到王河听到这个回答笑了笑,点点头说道:“恢复的不错。”说完,便转身端起一份饭,走到一旁大口吃了起来。

    王冲刚刚苏醒,饿了几天的肠胃还不能适应普通的食物,好在王波早已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一些营养成分级高,又很容易消化的流食早已准备好。

    也不用王河去吩咐,几名手下就已经将食物拿了出来,又是喂食,又是喂水,外加按摩的把王冲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并且把他失联之后,所有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给他讲清楚。

    王冲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那名年轻人上来就让他叫叔,按辈分来讲,确实应该叫,他也没想到,前前后后为了救他,已经折损了多名兄弟。

    若不是自己老爸结拜了个这么有能耐的弟弟,自己这条命可能真的就交代在这里了,王冲也不傻,甚至聪明很,听手下们讲完了经过,便望着角落的王河双手抱拳,大喊了一声:“二叔!”

    王河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听到喊声也不客气,用力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应了一声,摆了摆手,继续专心对付手里的那份干粮,屋内再次陷入了安静,心说这对叔侄,还真像是一家人。

    饭后,王河安排好人轮流站岗,便命众人休息睡觉,临睡前,他与王冲简单交谈了几句,不过就问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整个水塘度假村内,那些干枯的树木是什么时候枯死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树木枯死的?第三个问题,水塘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些蚊子的。

    面对王河一口气抛出的三个问题,王冲十分的不解,他惊异的反问道:“二叔,你怎么知道蚊子是外来的?”

    “你出事前还经常来这里捕捞水产,那蚊子必然是后来才有的,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这很重要!”

    王冲点了点头,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道:

    “具体什么时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在三天前,有手下发现有的树木开始枯萎,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很在意,难道这些枯死的树木和蚊子有很大关系吗?”

    王河没有理睬他的问题,接着问道:“那这些树木枯死的原因你们也不清楚咯?”

    “不清楚,我们哪懂这个呀!”

    “那这些蚊子呢?以前就没有出现过?”

    “没有!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但是曾经有人说在路途中间的那片小树林中,也有一片小池塘,几次路过都有人在那里见过大片的蚊子,只不过它们从来不飞出树林,也没有攻击过人类,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去过多关注过,我想,这里的蚊子可能是从那里飞来的。”

    王冲的回答似乎是解答了王河的一些疑惑,但还是不够,看上去似乎他也不知道太多,王河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抓紧时间休息。

    王冲也是乖巧的道了声“二叔晚安”便早早休息,他心里也清楚,这些人之所以能救到他,全靠这个便宜“二叔”。对此,他表现的对王河十分的尊敬。

    夜半三更,人们睡得并不踏实,偶然传来不知是什么生物的一阵阵嘶吼惨叫声,时不时的惊醒了进入梦乡的众人。

    更过分的是,休息了没有一会儿的王河,早早的起床,进进出出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只有夜里站岗放哨的马仔,看到王河在身上涂了一些不知为何物的液体,还没等阻拦,就翻过墙头出去了。

    也不知去了哪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还抱着一些枯枝烂叶,然后又不知研究了半天什么,又开始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一直忙到了天亮,才躺下休息了一会儿。

    “二叔早啊!昨天晚上你在忙什么呢?”大清早的,看到正在大口吃着早餐的王河,王冲好奇的走过来问道。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看夜里就是被王河吵的没有休息好,但是看样子恢复得相当不错,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

    “醒啦大侄子!昨晚上吵到你了吗?抱歉……抱歉!我搞了一些东西,去试试效果。”

    “对了二叔!昨天晚上忘了和你说了,这院子里原来有几只尸犬,特别的凶猛!所以我们一直不敢来这里,不过一直都没有听到尸犬的叫声,大概也是被这些蚊子屠杀了。”

    “尸犬?”王河闻言心中暗骂,早不说,我晚上进进出出几十次,幸亏没有遇到,要不然等你提醒了,我人都说不定已经成了犬粪了。

    “如果是在这个院子里,被那些虫子杀掉的可能性不高,可又没听到什么动静,它们原本在哪里栖息?”

    “就在这后院,原本是我父亲养来看家护院的,特别的凶猛好斗,灾变的时候留着在这看门养狗的老头尸变成了丧尸,反被这几条狗给撕了。”王冲心有余悸的缩了缩脖子。

    “这些该死的虫子还没有入侵这里的时候,我们每次来打捞水产,主要就是防备这些尸犬偷袭,本就是些凶猛的品种,变异以后更是狡猾,还好每次也不伤人,就是不停的骚扰破坏,逼着我们留下不少刚打捞的鲜鱼才放我们走。”

    不伤人的变异尸犬,这倒是都一次听说,王河顿时来了兴趣“它们在这院子里是如何出去的?”

    “后院有扇小门,外面是处菜园子,我父亲让人种了不少蔬菜,都交给了看门的老头,后来总有附近爱占小便宜的村民夜里来偷菜,还有不少动物糟蹋菜地,老头儿就在后门上凿开一个狗洞。”

    王冲递上一根香烟,又替王河点着,这才继续说道:

    “夜里一有动静,狗就会从狗洞跑出去,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和动物敢来了,不过这些狗变异了之后依旧还是从狗洞进出,在这水塘也是称王称霸了好长一段时间。”

    “走,去看看!”

    “二叔!这变异尸犬有什么好看的?万一……万一这些尸犬,没死的话,岂不是很危险?”

    “放心吧,有二叔在,没事儿。”王河不由分说,拉着王冲就走,不过,这院子并不大,构造也很简单,绕过房屋的正面便到了后院。

    后院是三个车库,和一间类似柴房的仓库,很大,除了堆放柴火,主要还是充当存放杂物作用,车库和仓库的后墙,靠墙整齐排放着七八个大铁笼子,这就是饲养那些猛犬的地方了。

    狗笼子对面就是后院墙,墙上有一扇子单开的木门,门的下方有一个边缘被啃的破破烂烂的狗洞,看样子这狗洞原来的尺寸已经不能满足变异犬的体型了,被这些聪明的家伙自行改造了一下。

    与王冲提心吊胆的样子不同,王河则是兴致盎然,这家伙一听菜园子便抑制不住的想要过来看看,他现在每天只要听到食物,便充满了兴趣。

    “二叔!小心!”王聪一把拉住王河的衣袖,用手一指前方,在狗洞旁半米高的草丛里,躺着一条体型巨大,却瘦骨嶙崎的变异犬,宽颏阔口,毛色黑灰,长相甚是凶猛。

    不过看那样子,双眼紧闭,一动不动,除了小腹一起一伏,还能证明它是个活物,状态和之前王冲的那个样子差不多。

    王河拔出横刀走向前去,这变异犬腾的一下警觉的站了起来,却又因为太过虚弱,摇摇晃晃的又跌倒在地,嘴里龇牙咧嘴的不停地发出警告的呜呜声。

    王河见它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便大步向前走了几步,想要就此结果了这家伙,变异犬似乎也感觉到了王河的危胁,挣扎着向后挪了一挪,紧紧的靠在墙根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