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八章:清醒

    其实他们奔跑的十几分钟本可以逃出水塘的范围,可惜带路的是王河这个路痴,阴差阳错之下,竟然跑到了整个水塘最中心的王波的住所。

    王河回忆了一下脑海中地图,知道自己又一次带错了方向,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

    “我当然知道这个方向是错误的……”王河此时躺倒在一张古色古香的红木沙发里,重新喘匀了气,才缓缓说道:“之所以往这里跑,是因为我们即使逃出去了,也无法摆脱这些蚊子追击。”

    “我们需要休息……同时也需要交通工具……否则,即使我们侥幸逃回去,也会把蚊子带回农庄,到时候我们将无处可逃,所以我们需要暂时躲在这里。”

    王河从背包里拿出水瓶,喝了口水,看了看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看来是把这帮人忽悠住了,不动神色的掩盖住一丝尴尬,继续说道:

    “一:我们需要休息一下,同时想一个万全之策。二:我那侄儿王冲需要及时的治疗,否则他可能坚持不到回去小命就要不保。”

    顺着王河手指的方向,众人把目光移了过去,躺在那里的正是被大家一路轮流扛过来的王家大少爷——王冲。

    这一路,众人只顾着奔波逃命,却早就忘了王冲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按道理来讲,这一路的动静可不小,加上被人扛在肩上颠簸之下,早就该醒了。

    可是王冲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只能说明他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性命肯定是岌岌可危,搞不好真有可能坚持不到回去。

    众人想明白这一点,脸色忽的都变了,如果说他们发现大少爷时,人已经死了,这还好交代,毕竟大家都已经尽力了,找到的就是一句死尸,这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可是这找到人时还活着,却在他们的保护之下丢了性命,这回去之后该如何和王波解释的清楚?

    “你们也别紧张,我估摸着可能是低血糖,不过这低血糖也是能要人命的。”

    王河看到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在一旁提醒了一句,其实人是死是活,跟他根本没有多大关系,毕竟他也不是医生,来救人也只能做到找到人,然后带回去。

    至于人有什么毛病,他也无可奈何,王波即使要怨,也怨不得他。

    可是随行的人里面,有几名是有相关医学知识的,都是王波特意挑选的人,如果王冲在他们手上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王波绝对不会饶过他们。

    当然,作为随行的其他手下,也不会好过,想想王波这些年做事的手段,还有丁三的心狠手辣,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赶紧走上前去争先恐后的检查起王冲的身体,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一会儿也便有了结果,正如王河所说,王冲几日来水米未进,本就瘦弱的身体哪能抗的住,体内不但脱水、低血糖、低血压,而且体内的水电解质紊乱,酸碱失衡,引起了低血容量性休克导致的昏迷。

    也难怪他怎么也醒不来,好在出发前王波考虑的周到,让他们带足了工具和药品,直接打开静脉通道,各种营养液,都挂了上去。

    没有医疗器械,无法监控王冲的身体状况,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急救之后,一名应该是学过中医到的女孩儿搭上了王冲脉搏,片刻后,女孩儿舒展开紧皱的眉头,面对大家伙微笑着点了点头。

    “呼!”

    众人齐舒了口气,连带着王河也放松挺得笔直的脊背,松垮垮的躺在了沙发里,虽说这白捡的大侄子的死活,和自己没有多大干系,但好歹是条人命,此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他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奇怪!这些蚊子和虫尸怎么没有攻过来?”一直在窗前戒备的几名手下,忽然在旁边嘟囔了一句。

    这句话也提醒了王河,那些蚊子和蜘蛛虫尸速度并不慢,这么长的时间早应该将整栋洋房别墅包围的严严实实才对,说不定已经撞破玻璃冲了进来。

    他可是见识过这些蚊子的攻击力,但是透过玻璃窗,没有看到一只这些生物的身影,不仅如此,这些可恶的昆虫连院内都没有进入。

    只是能从那精美的铁艺栅栏院门看到,无数的蚊群,像一股股黑雾一般笼罩在那里,却不敢向内踏一步。

    “白痴!没看到院墙那儿种的一排排的薰衣草和薄荷吗?那可是波爷专门让人种植的,驱蚊驱虫效果最好不过了,还有这屋里,这是罗勒,这是薄荷,这都是有驱蚊效果的。”

    旁边另一名站岗的小弟得意洋洋的解释道,一副上知天文下至地理的摸样。

    “你咋知道的?没想到啊,你还懂挺多。”

    “我可是波爷身边的老人了,当初盖这房子的时候我就在,这可是波爷亲口告诉我的。”

    小弟双手环抱胸前,昂着脑袋,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好像他是王波身边最亲近的红人一样。

    听到两人的对话,王河也不由的向窗外望去,果然正如那名手下所说,沿着院墙一圈,种植着不少的花草和树木。

    对植物,他并不了解,完全分不出这些花草和院墙外的有什么区别,不过蚊子没有攻进院墙除了这名手下的所说的理由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可以解释原因。

    王河从窗台上的花盆里种植的一株花草上揪下一片叶子,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确实有一股清凉的薄荷清香味,看来手下所言非虚,既然如此这里应该是很安全的,暂时不用担心蚊子威胁。

    忽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那张标识详细的地图来仔细看了一会,王河抬头望着院墙外遮天蔽日的蚊群,眉头渐渐紧锁了起来,忽然抄起一小盆薄荷,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他猛的将手里的花盆扔在院门外,便转身回到了屋内,趴在玻璃窗上仔细观察起来,花盆砸在了铁门栏杆上应声而碎,那一株薄荷散落在了门外。

    蚊群似乎被这个行为激怒了,顿时,黑雾荡起阵阵波澜,在空中疯狂的舞动着,它们对碎裂的花盆,满地洒落的泥土发现了攻击,甚至连被花盆撞击的铁门栏杆都没有放过,用它们坚硬的口器叮啄的叮当作响。

    唯独薄荷那绿色柔软的叶片和茎杆,却无“蚊”问津,而且还空出一大片地方来,连靠近都不愿意。

    很多人都看到了王河的行为,不明白他举动所谓为何,直到看到蚊子绕过薄荷的行为,顿时反应了过来,对逃出水塘再次充满了希望,压抑不住的欢呼雀跃起来。

    唯独做了这一切的王河,紧皱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眼神中疑惑的意味,反而更加浓烈。

    “醒了!醒了!他醒了!少爷他醒了!”

    正当王河对某些事情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正在全神贯注为王冲把脉的那名女孩突然高声大叫了起来,把众人的注意力,从院外的蚊子转移到了王冲的身上。

    只见他眼皮底下,眼珠缓缓转动,随着身体和头部的轻轻晃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王冲双眼迷茫,眼神都没有聚焦,还没等他说上一句话,双眼一闭,王冲又晕了过去。

    这可能是他身体太虚弱的原因,他还需要大量时间的休养,不过这是一个好兆头,仅从脸色来看,已经从原本的灰白泛青,渐渐变得红润,气若游丝的呼吸,也逐渐粗重沉稳。

    “他还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意识?”被打断了思考,王河从沉思中惊醒,搞清楚状况后,张口问道。

    “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吧!冲少爷只是严重缺乏营养和脱水,应该会很快会稳定下来的。”

    王河挠了挠眉毛,就算王冲及时恢复意识清醒过来,也一时半刻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动,多半还是需要他人背负着走,加上他现在如此虚弱,很难保证途中不会出现意外。

    再看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下午,冬天的天色暗的较早,即使半个小时后王冲真如把脉的女孩所言醒来,而且他们加快速度,一切顺利的逃出水塘,届时肯定已经是傍晚了。

    到时候天色已暗,如果运气不好遇到行踪不定的夜魔的话,危险又会增加几分,只是王河独自一人的话,为了节省时间,他可能会冒险尝试一下。

    但是现在这么多人,加上一个行走不便的王冲,王河可不敢用这么多人的性命去赌这一把。

    随即他便让手下将屋内所有的驱虫植物集中到一楼,安排人烧火做饭,准备就此休息一晚,明早再做打算。

    听到王河的计划,众人倒是没什么异议,此番出来,王波再三强调,一切以二爷的命令为准。加上王河的各种准备和指挥,让大伙度过了重重险境。

    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来了三波人,却只回去一个老六,还惨死在了病房,而他们只付出了一人阵亡的代价,就救出了王冲,这简直是教科书般的营救,换成任何一个人来带队,都不可能做到比王河更好。

    因此,所有人对王河简直崇拜的无以复加,他的命令就像圣旨一样,在场的十一个人可以说是无条件的服从,齐齐应了一声就忙活了起来。

    所有人带的食物并不多,只不过三天的应急口粮,水每个人也只装了两瓶,自进入水塘之后,队伍就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气氛和环境中,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和进食,最多喝了几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