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四章:灭杀

    要说丁三怕王河,倒也不至于,只不过这一日的所见,让他对王河除了戒备之外,莫名多了一些尊敬。

    能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发现老六的病因和水塘的部分秘密,确实需要极其丰富的荒土求生经验,和缜密细微的思维模式才做得到,这也是这座农庄现在所欠缺的。

    这些人不敢拼,不敢抢,每天浑浑噩噩,只为一口食粮混日子,他们不敢面对外面的世界,毫无进取心,活得就像一群老鼠。

    如果有王河这样的人留在农庄,这群人绝不会活成现在这个样子,至少不会为了那一点点生存资源和权利,每日勾心斗角。

    王河的一声怒吼,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哪里还有一点点刚才受伤时气若游丝的样子,这一声,竟是把见惯了凶恶之人的丁三给吓住了。

    “二……二爷,您没事吧?”丁三的声音有些慌乱,更多的还是疑惑。

    “废话有事,给你这么吓一跳,你还举的起来?”

    王河的声音依旧是怒气冲冲,洪亮之余还参杂着喘息之声,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或者是正在忙于什么体力活动,有些喘不匀气。

    “我是听许志忠说,文小姐她似乎受了点伤,一时心急……”

    “行了!她的伤我在看,没事就赶紧滚。”王河不耐烦的怒斥道,还将什么东西砸到了门上,听上去,沉闷,厚实,大概是枕头一类的东西。

    “啊!讨厌啦!嘻嘻嘻……”隐约间有女子压低了声音的娇笑声,更是佐证了某些猜想,丁三有些愕然的看了看许医生,许医生也是一脸的讪笑。

    许医生的心里也是莫名其妙,不是文静在给王河治伤吗?听这动静,怎么听上去似乎房间里面两个人正在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过表面上他并没有把疑惑表现出来,只是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笑容,那表情似乎是在说,早就告诉过你了,你偏不听,我也没有办法的样子。

    丁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种事情继续砸门似乎有些不通情理,片刻后,丁山咬了咬牙,一跺脚,转身离开了,与其在这里不知所措,不如赶紧将事情报告给王波。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躲在房间里的两个人终于舒了一口气,里面的情景,却和丁山想象中的画面截然不同。

    王河紧闭双眼,趴倒在病床上,身体时不时还轻微的颤抖着,文静正拿着一支镊子,将王河背部的木头碎屑和燃烧融化的衣物一点一点的扯了下来。

    每一次的扯动,都让王河的颤抖更加的剧烈,这是一个复杂而巨大的工程,他浑身上下百分之九十的皮肤,都有着严重的伤口,除了烧伤,就是被木门的碎片刺伤。

    文静满脸通红,给王河细心清理着伤口,刚才他突然的出声吓了文静一跳,又在王河的提示下,迫不得已配合他演了一出戏,尽管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也让这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脸红心跳不已。

    然而,她却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件事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只是对刚才的对话感到害羞,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时还有些有趣,这是她从来不曾干过的事情,让她还有些稚嫩的心理感到一种特别的刺激感。

    尽管文静的手脚不慢,也用了20多分钟才清理完王河背部的伤势,就在最后一片木刺从王河壮硕的肌肉深处挖出来的时候,巨大的疼痛,险些让他喊出声来,凭着强大的意志才狠狠的忍住。

    紧跟着碘伏的擦拭,本来轻微的伤口刺激,却在满背的伤势下放大了无数倍,巨大的疼痛,终于让王河忍不住喊出了声。

    等背后的伤口消完毒,翻过身来处理正面的烧伤时,本来紧闭双眼的王河突然睁开眼,对文静轻声说道:

    “给我拿一些食物,尽量的多……”

    文静闻言,赶紧应了一声,她明白,这是王河要以食疗伤,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到房门边,趴在门上听了片刻,才悄悄的打开房门,向外探望。

    “许叔叔”文静轻声的呼唤。

    这时只有许医生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正在焦急的向着这边窥探,他早已看见房门打开,慌张得向四周张望了一下,便几步跑了过来。

    “怎么样了?他怎么样?”

    “他精神好了一些,刚才说需要食物,要大量的食物。”文静煞白着小脸,回头望了一眼王河,看他是否还需要其它的什么东西,见王河紧闭双眼,并没有说话,便不再做声。

    “好!你继续照顾他,我去拿食物。”许医生也明白原因,留下文静继续照顾王河,自己便匆匆忙忙的拿食物去了。

    不消片刻。许医生拿着大包小包又跑了回来,幸亏早些时间王河带领他们去收集了不少的物资,否则还真一下拿不出来这么多食物。

    食物递进房间的时候,王河已经能够坐起身来了,文静已经将他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处理了一遍,他的恢复能力着实惊人,面部已经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这一幕只把文静看得心惊胆战,知道他恢复能力强,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强。

    王河看到食物,根本不知道客气,便迫不及待的大吃大喝起来,足有二十斤的袋装熟食和各式零食糖果,不过几分钟,就被消灭了个干净。

    他的胃口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仿佛多少食物都装不满,直看的文静目瞪口呆。

    随着食物的摄入,王河的眼眸已不像之前那般闪烁着幽幽蓝光或者红蓝交替。而是透着一种诡异的紫色,他的身上的恢复速度似乎又快了几分。

    不过是短短的半个小时,身上的细小伤口已经完全恢复如初,就仿佛从未受过伤一样,只有背后因为爆炸而比较深的伤口,还没完全恢复。

    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被烧掉的头发,眉毛也还没有长出来,看上去脸色苍白,又有些怪异,他的衣服早已被烧得破烂不堪,此事换上一套许医生找来的衣服,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是受过伤的样。

    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王河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扯动了背后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有些疼痛,但不妨碍行动,待在这里并不是长久的办法,现在已经有所恢复,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推开房门,许医生正焦急的等待门外,看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河的出现,不禁愣了一下,倒不全是因为他那怪异的光头造型,更多的则是惊叹,他那惊人的恢复能力,明明已经是一个烧得面目全非的人,此时的脸上居然没有留下一丝伤疤。

    “王河兄弟,你已经没事了吗?”

    “还有点小伤,但是不碍事了,多谢许大哥的帮忙。”面对许医生的关心,王河感激的拱了拱手。

    “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要不是你舍身相助,恐怕整个农庄都要陷入危险当中,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丁山面前隐藏你的恢复能力?”

    王河摇摇头,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走进了刚才老六的病房,爆炸虽然不大,但是足以将现场烧的一片焦黑。

    当时尸体上的孑孓正在转化为蚊子,情急之下,王河将酒精覆倒在了尸体之上,而蚊群似乎也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拼了命的向他进攻。

    为了防止蚊子在自己身上产卵,情急之下,王河只好将酒精倒在了自己身上,并一把火点燃,尽管如此,仍有大量的蚊子逃过一劫,不过阴差阳错之下,还是被文静的喷雾器,炸了个干干净净。

    仔细检查之后,房间内并没有发现有遗留的蚊子和虫卵,尽管如此,王河还是不放心的嘱咐许医生,尽量多多喷洒农药,并将房门封锁,之后便匆匆上了楼。

    王河匆忙的离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独自留下的文静,面色潮红,那样子多多少少有些不自然,似乎是有些娇羞。

    她坐在王河刚刚躺着的病床上,双手绞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被许医生反复呼喊多次后,才如惊醒般站了起来,答应着向门外走去。

    王河几步上楼,正遇到带着王波匆匆往楼下赶来的丁三,看到他的新造型,王波紧不住问起缘由,王河只好将事情前后的经过讲了一遍。

    只不过,他隐瞒了自己受伤的过程,只是说不小心将头发和眉毛撩没了,干脆刮了个光头,至于文静,王波没问王河也就没说,好像大家都心知肚明似的,将这事儿就此略过。

    不过,王河还是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大哥,这事不好办呀!如果冲儿大侄子也受到了和老六一样的袭击,这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一句话说的,把王波听的是心惊胆战,心神不宁,但为人父母者,怎可能轻易放弃?犹豫片刻后,王波说道:

    “我会想办法准备一切你们用得着的东西,还是麻烦二弟亲自跑一趟,看看我儿子究竟是如何了!”

    “放心吧,大哥,既然是答应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但是准备的东西不少,还需要大哥多费费心了!”

    王波闻言,眼泪差点流下来,这刚刚认识的小兄弟,还真是够义气,当下拍着胸脯答应,满足王河提出的一切要求。

    王河也不再和王波废话,将他想好的东西说了一遍,其中几样,三番五次的强调,直到对方表示一定准备好,这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那做好的牛肉还摆在那里,王河又敞开肚子大吃了一番,这才停了下来,仔细琢磨了一下行动的可行之处,拾遗补漏,这才睡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