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三章:异蚊

    漫天的变异蚊子扑了过来,在场的三人看着向股黑烟一般卷席而来的蚊群,头皮发麻的连连后退。

    “哗啦”出乎王河的意料,第一个打开房门逃出去的并不是丁三,而是许医生,他一边向外跑去,一边大喊着叫人去拿农药。

    王河一听也就释然了,这些蚊子绝不能放过,否则这里的人都要遭殃,只是不知道农药的效果怎么样。

    第二个逃出去的是丁三,他先是挥舞外套驱赶着蚊群,但是蚊子非常的灵活,飞舞着躲开了所有的攻击,仅仅是外套带起的一点点风将蚊子稍微的推开,很快就卷土重来。

    眼看蚊群分成几队,迂回的向两人袭来,丁三就已经完全乱了手脚,几群蚊子前后左右的包夹过来,突然一股火焰喷向他的身后,大群蚊子被烧死,地面上落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点。

    紧跟着丁三就被一脚踹出了门外,一股火焰将追逐他的群蚊阻拦,就见王河口吐怒火,将蚊子尽数烧死,对着丁三一声大喝:“关上房门,堵住缝隙!”

    接着灌了一大口医用酒精,点燃打火机,酒精一口喷出,又烧死一大片,可惜蚊子太过敏捷,也极其狡猾,好多想要绕过王河冲出门外去。

    丁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闭上房门,边脱下衣物去堵住缝隙,边大喊大叫的找人帮忙。

    房间外站了很多人,刚才许医生惊慌失措的跑出来已经是喊叫了一番,引来很多不清楚情况的人,现在丁三又狼狈的摔出房间,还莫名其妙的脱掉衣服,现在更是冲过来撕扯别人的衣服。

    许医神和丁三算是农庄里最出名的两个人物之一,在地下室居住的人群里许医生固然是他们的领导者,但丁三的名头更让众人畏惧,这可是王波手下的头号打手啊。

    “快点,把衣服脱下来,快脱,去吧所有的缝隙都给我堵上。”丁三一边撕扯,一边大喊道:“二爷,二爷你没事吧,要不先出来吧,等许志忠拿来农药咱们在一口气灭了它们。”

    过了许久,房间里除了“呼呼”的喷火声,和有人跳挪腾移的摔打声,便再没了回应,丁三也是一筹莫展,回头间却看见楼道里走进来越来越多的人。

    这些人满脸的好奇,丝毫没有察觉一门之隔的致命危险,丁三大急一把推看面前的人,大骂道:“看什么看,出去,都给我滚出去,不要命了?”

    “丁三,大呼小叫的,你厉害什么?”

    文静穿着一身防护服,背着喷雾器,怒气冲冲的指着丁三就骂,虽然许医生告诉了她大概的情况,显然没有时间讲述事情的全部,文静还没有意识到整件事的严重性。

    “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别在这撒泼耍狠,我告诉你……”

    “文静!快把农药喷在所有缝隙处,其他人马上出去,快点!不要待在这里,马上出去!”

    还不待文静把话说完,穿着和她同样装束的许医生也跑了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匆匆忙忙的驱散开人群,也不等文静发问,就把驱散人群的任务交给丁三,同时开始喷洒农药。

    文静宴席负气而去,稍后在许医生的解释下也明白了过来,但她毕竟年轻,不太会装模做样,整个下午也就一直没有露面。

    此时见到许医生居然同意丁三的耀武扬威之举,不免有些诧异,毕竟是冰雪聪明的姑娘,顿时反应过来了事情超出了自己的预想,也不在废话,赶紧按指示的行动起来。

    “王河!王河!我是许志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我们拿农药来了。”

    良久没有人回话,就在许医生咬紧牙,准备推开门冒险冲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王河大喊一声:“把门口让开,我出去了,马上喷药。”

    许医生连忙应了一声知道了,和文静两人退在一旁,大喝一声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房门忽的一下被拉开,一个火人翻滚了出来,门外的两人愣了一下,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喷药啊!”火人大喊,许医生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在门前向里开始喷洒农药,迎面而来的蚊群瞬间落下大片。

    文静也举起喷头就喷,反正门口的许医生穿着严实的防护服,根本不怕农药有毒,可是她却忘了,王河不但没穿一点防护,身上还着着火。

    两人背着的这农药是蝇毒磷,要知道蝇毒磷是可燃的,在喷头喷出来的一瞬间,便被王河身上的明火引燃,紧接着喷头也着了火,吓得文静当即便乱了手脚。

    不知所措的文静,突然被一股巨力拽的向前一个趔趄,背后的喷雾器被粗暴的扯了下来。

    力气之大,让她的双臂和肩膀险些脱臼,疼的文静眼泪都流了下来,可这人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随手就将她丢在身后。

    摔在地下室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文静才发现这人正是浑身被烧得焦黑的王河,还不待她站起身来,许医生也被王河一把丢了过来,只见他将手里还带着火苗的喷雾器一把丢进屋内,顺手就将门关上。

    “轰”

    在喷雾器摔漏的瞬间,满满的一罐蝇毒磷瞬间被引燃发生了爆炸,在杀死满屋的蚊群和幼虫的同时,爆炸的动能也将房门冲破,将死死抵在门后的王河直接炸飞。

    王河直接一头撞进了文静的怀里,直撞的文静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还没等她喘匀了气,就被王河一把拽住,低语一声:“把我藏起来……”就没了动静。

    这可把小姑娘给吓坏了,也顾不上王河的那脏手抓在了自己的胸前,急忙抱住他摇晃起来“喂!你怎么了?你醒醒呀!”

    只见王河气若游丝,浑身上下除了脸上皮肤还好一点,其他地方烧的没有一块好肉,尤其背上,除了烧伤更是扎满了木门的碎屑,有几个地方炸的皮开肉绽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文静明白,这是为了保护她和许医生,王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爆炸的冲击力,否则,他们二人现在已经被爆炸蹦起的碎片夺走了性命。

    眼泪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堤一般流了下来,这样严重的伤势,肯定是难保性命了,文静大哭着呼喊:“王河,你醒醒呀!王河……”

    “小静!他刚才和你说什么了?”许医生被炸的晕头转向的,刚刚回过神来,就听见王河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就昏死了过去,赶紧问道。

    “他说,他说,把他藏起来……”文静止住了哭声,不确定的回答道,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藏起来,这个时候最要紧不应该先治伤吗?

    还是许医生反应快,顿时就明白王河这是不想让丁三发现自己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是他那古怪的恢复能力,只是大量进食就能快速恢复,确实是一个惊世骇俗的保命能力。

    想到这里,他赶紧让文静帮忙,将王河搀扶到一间无人居住的房间,留下文静给王河清理创口,自己又跑了回去,刚才发生爆炸,必然会引来人探查,能打发走就打发走,打发不走的就尽量拖延。

    果然,他刚回到爆炸现场,丁三就来了,也是一幅防护服加喷雾器的打扮,一看到许医生,就大喊道:“许志忠,发生了什么,刚才那声音是怎么回事?”

    “唉,我农药配比水太少了,也太着急,结果遇火引燃了,不过还好,虽然引发了爆炸,不过人没事。”

    “王河呢?王河他人呢?”

    丁三向屋里一探头,里面一片狼藉,老六的尸体都烧成了碳,蚊子和孑孓都化成了灰,死得不能再死了,心知这危险算是过去了,可是左顾右盼之下,就不见王河的身影,这心马上又提了起来。

    “王河……王河他……哦,刚才爆炸,文静正好来帮忙,受了点伤,王河带她去看看伤,不用去管他啦,年轻人那点心思你也懂得啦!”

    仓促间,许医生也不知道该找个什么借口,只好拿出文静挡了出去,岂料丁三也不知道是不相信这个说辞,还真心担忧王河,推开许医生就向走廊深处走去,边走还边喊。

    “二爷,二爷你在么?”

    丁三随手推开一扇门,向里面望了一眼,就向另一个房间走去,连着推开两扇门,就来到了王河所在的房间,一推,房门从内上锁了,丁三抬手就砸门。

    “二爷,二爷你在里面么?”

    “丁三,你有毛病啊,我在里面换衣服,你砸什么砸?”

    文静没有听到刚才许医生的话,听到丁三砸门,情急之下就大喊了起来,谁曾想,丁三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

    刚才许志忠说文静受伤,现在这妮子声音中气十足,还说在换衣服,定然是有人在说谎,王河一定是出事了,想到这,丁三瞪了一眼许医生,抬脚就向门踹去。

    “咚!”巨力将门框都踹的变了形,许医生脸色一变,刚要上前阻拦,就听见房内一声怒骂。

    “丁三,你找死,敢打扰老子的好事!”

    “二……二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