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二章:尿酸

    老六整个被洗涮干净,王河也不给他松绑,叫人在老六的头顶,脸颊和手臂上分别采集了一些血液,一起交给了许医生拿去化验,便把他丢在病床上,安排专人看护起来。

    嘱咐了几句,叫人一定要注意以防意外,丢下萎靡不正的老六绑着手脚蜷缩在病床,王河急急忙忙的去寻找许医生,他有些在意对于血液的分析结果。

    不一会许医生拿着一张手写的病症单出来了,三分血液样本区别很大,显示严重贫血,血液含糖量和血脂都比正常人要低得多,还有就是嗜酸性粒细胞超出数倍不止。

    尤其是从头顶取得的血样,连颜色看上去都不太正常,还有些粘稠,像是混杂了什么其它的东西,对此许医生也没办法解释那是什么东西。

    “嗜酸性粒细胞是什么?”对于这些专业的医学术语,王河一窍不通,看许医生的表情似乎很严重的样子。

    “嗜酸性粒细胞是白细胞的一种,具体的和你说你也不懂,总之它主要的作用是杀菌,对寄生虫有很强的杀灭作用。”

    “细菌!寄生虫!你意思是……?”

    “我先给他输液,注射抗生素,看看有没有效果再说,如果抗生素无效的话,他可能活不过今晚……”

    许医生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不一会就拿回好几瓶药水,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给老六开始治疗,作为一名医生,他能做的只有拼尽全力去拯救每一条生命。

    透明的药液顺着输液管,缓缓地输进了老六因为干瘦而突兀的血管,似乎是因为着急,许医生几次调快了点滴的速度,老六像是察觉不到一样,没有一点反应。

    他的表情痛苦而又呆滞,枯瘦的身体和似乎越来越大的脑袋显得十分的不合比例,刚刚剃过头发的脑袋,此时又蒙上了一层黑色。

    “那个头发也有化验结果了,你的怀疑是正确的,那些东西确实不是头发。”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猜出了有问题,但对答案王河一无所知,对此好奇到了极点。

    “C5H4N4O3,尿酸。”

    “尿酸?”

    闻言,王河愣了,长一脑袋的尿酸?那玩意不应该是下面排放的东西么?怎么会从头上冒出来?搜寻一下记忆对尿酸的认知,似乎也只有嘌呤、痛风等字样。

    “尿酸是鸟类,爬行类还有昆虫的主要排泄物。”看王河似乎不太明白,许医生解释了一句。

    “哦!”王河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突然表情一变,望向老六的眼神中带着惊恐和恶心:“你是说,可能不是寄生虫?”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还得检查,不过,这里没有电,有许多器械用不了,检查起来有点困难。”

    “没电?”王河转头看了一眼丁三,丁三会意的一鞠躬就跑出了房间,就在王河感叹王波为了限制他人,连医生的电都敢掐的时候,房间里的灯,啪一下亮了。

    “这速度够快的……”

    地下室也有窗户,墙壁靠上的位置有一排排窄小的格子窗,白天勉强靠这些小窗照明,晚上只能利用一切可以发亮的东西,而且还需要节省使用。

    有了电,各种机器都搬了进来,王河也帮不上其它忙,就一膀子力气,在他的帮助下所有需要用的器械都搬进了屋,而一旁的丁三看到王河的所表现出来的力量时,眼神也隐隐变了。

    从一开始的不屑无奈,到平淡和欣赏,眼神里除了一直都有的防备,如今竟有了些忌惮和恐惧。

    他明白,单单从力量去对比,已经不是王河的对手了。

    随着器械通上电,老六身体的各项指标也清晰地出现在几台显示器上,许医生的面色也凝重了起来,更是加速了手上动作。

    在一旁的王河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看着他进进出出,忙得脚不沾地,又或者记录着什么,问也不答话,百无聊赖的王河拿起一个听诊器把玩了起来。

    他带上耳塞,手里捏着听诊头轻轻的来回搓弄,眉头紧锁得望着病床上的老六,双眼蓝光乍现,似是在计算着什么。

    当王河的目光集中在老六的头部,若有所思的时候,突然原本安静的老六突然开始颤抖,就像是发了癫痫一般,嘴里吐着黑色的泡沫,浑身剧烈的抖动。

    眼看老六随时都有可能伤到自己,许医生连忙上前按住对方,然而看似瘦弱的身躯,力量却惊人的巨大,许医生一个人根本无法控制的住。

    丁三见状也上前帮忙,连带周围的看守护士等也一起上前,一时间病床前乱成了一团。

    唯独愣神一般的王河纹丝没动,他看着众人手忙脚乱的样子,压根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而是突然将手里的听诊头放在了老六的脑袋上。

    良久之后,王河突然说道:“放开他吧,我来!”

    说完就把周围的人拨开,一把将输液的针头拔掉,许医生顿时就急了,刚要发作,就见王河看着他,指了指老六,很奇怪的是老六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这是为什么?”许医生瞪大了眼睛,难道是药物过敏么?可看着症状不像啊。

    “喏,你听听。”王河将听诊器交给许医生,指了指老六硕大的脑袋。

    许医生莫名其妙的接过听诊器,戴好耳塞一听,霎时脸色变得怪异无比,整个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嗡嗡”的声音,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这是什么声音?”

    王河翻了个白眼反问道:“你是医生,你问我?”

    许医生闻言一滞,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动静,而且还是脑部。

    “你刚才说他头上的那种黑丝是尿酸,而且是鸟类,爬行类和昆虫的主要排泄物,我现在怀疑他根本没有什么寄生虫,而是更可怕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

    王河有些无语的看着他:“B超啊,B超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可是头骨……”

    “你看他的头……”王河打断了许医生的话,一指老刘那硕大的有些肉囊囊的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只需要看到他头皮下就行了,这也看不到么?”

    “可以,可以……”许医生擦了一把冷汗,转身就带人去拿机器,折腾了好一阵,显示器上终于显影出了老六脑袋里的画面。

    画面上一片漆黑,仔细看的话,能看到无数的小颗粒,还在蠕动,这些长条形的颗粒几乎塞满了头骨与头皮之间,偶尔还能看到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的蹿动。

    “这是什么?”许医生目瞪口呆,两个助手差点吐出来,就连丁三都一阵阵的犯恶心,几个人马上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原本安静的病房顿时吵翻了天。

    “闭嘴!”王河一声大喝,叫几个帮忙统统出去,在门口待命,只留下许医生和丁三,这才说道:“我看像是蚊子。”

    别人或许看不到,王河的动态视力却绝好,在别人眼里一闪而过或许看不出是什么,但在他眼里看的很清楚,那脑袋里瞬间蹿动的绝对是蚊子。

    “蚊子?这怎么可能……”许医生刚要反驳,但看到画面上蠕动的长条小颗粒,脑海里突然弹出一个名词。

    “孑孓”

    他趴在显示器上,仔细辨认着,片刻后不得不承认道:“确实是蚊子……”

    “大概是变异的蚊子,在所有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袭击了他们,钻进了他们的身体并开始大量的繁殖,只有老六侥幸逃了回来,不过看这样子也没救了……”

    “你怎么断定没救了?”许医生打断王河,面容有些愤怒,王河叹了口气,摇摇头,这个许大哥也太过理想主义了,说的好听点,叫医者仁心,不好听的,这就是圣母婊。

    “你想想,为什么他会有那么长,那么多,像头发一样的尿酸?一只蚊子能有多少排泄物?那么多的尿酸,需要多少蚊子才能做到?从老六回来到现在一共才多久,就能繁殖出来这么多的蚊子?”

    也不管被怼的哑口无言的许医生,王河继续说道:“尿酸能多到把头撑得这么大,还从毛囊挤出来造成发丝的假象,你还想说他还有救么?”

    “那……没有回来的其他人呢?会不会和老六的下场一样?甚至更惨?”丁三突然冷不丁的插话道,对他来说,其他人的下场会怎么样他毫不关心,他关心的是少爷王冲的死活。

    “凶多吉少。”

    王河斩钉截铁的回道,转身面对丁三,表情严肃的说道:“按理说冬天不应该有蚊子,但是这场灾变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都发生了,老六的样子你也看见了,你觉得其他人生还的可能性有多大?”

    话音刚落,连接在老六身上的仪器集体传来“BiBi”的警报声,原来刚才还有一口气的老六已经彻底断气了。

    “可能是输进去的药物刺激到了这些蚊子,反而加速了他的死亡。”

    听到王河的话,许医生的脸色一暗,王河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自责,他本来也就活不久的。”

    “可是……”许医生还要说什么,王河脸色一变,拉着他就向后退了几步,只见本已死去的老六突然一阵抖动,脑袋来回的摆动了几下,从眼睛、鼻孔、嘴巴爬出无数黑色的小虫。

    “嗡嗡嗡”密密麻麻的蚊子钻了出来,向着三人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