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一章:老六

    丁三刚刚离开,王河和许医生的表情都变了,一个放下了傲慢,一个改掉了不耐烦,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王波这个人,原本是个脱口秀演员,赚了不少钱,也结识了不少权贵,靠着人脉买了这么一镇之长的官职,手段倒是有一些,尤其是敛财的本事。”

    笑过之后,许医生也不废话,马上讲述起了王波以及他的实力。

    “灾变之后,整个村仅仅逃出三十多号人,是文静的父亲,带我们躲到这个农庄,这个农庄本身也是文静家的财产,之后,王波带着他的手下来这里避难。

    文静的父母出于同情,便收留了他,当时王波的手下也不过十几人而已。

    一开始相处还算融洽,不过在几个星期之后,王波凭借大量的食物,拉拢了原本这里的不少人,和逃出来的幸存者,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多。

    后来,王波组织了一次寻找武器的行动,当时所有的人都跟着他去了,包括文静的父母。然而,王波回来的时候,带回大量的武器和食物,却没有了文静父母的身影。

    从此,王波就成了这里的实际掌权人,他现在手下的实力远比你看到的还要更强。

    仅仅是为他工作的工匠就有二十多人,各行各业的都有,还有一支专门保护和监视他们的队伍,有十来个人,也是王波经常对外宣称的他所有的武装力量。“

    说到这,许医生狡黠的翘了下嘴角,指了指王河笑道:“你挑的那八个人,就是这只队伍里的,根本不是王波手下真正的精英。”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王河愕然的问道。

    “详细是么?他王波在我身边安插了人,我也一样在他身边放了人,否则就我这十来个人早玩完了。”

    许医生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王波真正的武装力量由他的左膀右臂丁三掌控,有二十四个人,装备精良,身手不凡,个顶个的玩命之徒。

    同时还有一个十人左右的后勤团队,领头的是一个叫金敏的年轻人,这个人也是王波现任妻子曾倩的表弟,不过也有消息说,其实两个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而是一对地下情人。

    金敏手下除了那十个助手,还有三十个工人,由那十个助手分别带领,他们负责制作弹药,平时还会去狩猎,战斗能力也很强,这也是王波没有除掉他的原因。

    金敏和甄倩和你一样,本来是逃难路过的幸存者,最初只有十几个人,为了保命将甄倩嫁给了王波。

    暗地里他招兵买马,四处收拢落单的幸存者,加上掌握了制作弹药的技术,现在也能和王波勉强分庭抗礼,但名义上还是王波的下属。”

    王河这才明白,为什么王波儿子都不见了,还能沉住气死坐家中不去寻找,连丁三都寸步不离的守着,感情他是不敢呐,这前脚一出门,后脚他的老窝就有可能被人取而代之了。

    “至于水塘那边,我不太了解,有听闻传言说那里闹鬼,曾经有一队幸存者不想屈居王波之下,就去了水塘那里安营扎寨,结果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了,我一直以为是王波下的手,这样看来是我猜错了。”

    “王波的武器装备你知道多少?”

    “这个知道的不多,他隐藏的很好,我只知道几乎所有的战斗人员标配是一把手枪,两柄砍刀和自制的皮甲……”

    话音刚落,房门突然传来一声敲击,屋里的两人马上停止了交谈,许医生更是换了副面孔,纠结、愤怒、失望都挂在了脸上,并且还大声怒斥着王河。

    “行了,你不要说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早知道我就不会救你了,让你自生自灭好了……”

    “许大哥,我这也是为你好啊,你看看你们现在只能拿土豆充饥,要不是我带着你们搞回来点物资,你手底下那十来号人还眼巴巴的瞅着地里的土豆呐……”

    “你……”

    “许大哥,你医术高明,小弟这命也是你救得,我不知道你和我结拜大哥有什么恩怨,你们都是我王河的好兄弟,共同合作不好么?我相信我大哥不会亏待你的……”

    “哗啦”房门突然被打开,丁三拽着一个邋里邋遢的人走了进来,把人往屋里一推,闭住房门,站在了门口。

    “二爷,这就是老六。”丁三垂手而立,一副恭顺的摸样,脸上面无表情。

    王河很肯定刚才的话丁三都有听到,这也算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当下什么也没有说,仔细的观察起这个老六。

    老六一身衣服都已经脏的看不出来颜色了,胸前袖口的油腻都已经有了反光,头发一绺一绺的,脏兮兮的脸上还有不少的抓痕,好像都是他抓得,身上也弥漫着一股怪异的臭味。

    王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搓了搓下巴问道:“有他以前的照片么?”

    这话问的是丁三,后者也是楞了一下,开门吼了几声,不一会跑来几个小弟,丁三交代了一番,小弟便点头离去。

    “二爷!我让手下去找找,不知道要他照片做什么?”

    王河就欣赏这个人有问题也是先做后问,绝不耽误时间,不会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非得弄个明白才会去做事。

    “这个老六一直都这么脏么?”

    “不是,之前虽然称不上是个爱干净的人,但也没有这么邋遢,自从水塘回来以后,不洗漱,不打扫,也没人去照顾他,就成了这副摸样。”

    丁三一五一十的回答,王河皱着眉头,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奇怪。”

    “哪里奇怪了?”这下别说是丁三,连许医生都好奇的问道:“这人精神受了刺激,不懂得处理个人卫生,很正常吧?”

    王河也不急着争辩,先让丁三多叫几个人来,准备绳索,水桶和热水,又站在老六的面前由低到高的呼唤他的名字,直到近乎于大声嘶吼的时候,老六才有了一点点反应。

    “这人疯了,根本不会对你做出反应。”许医生摇摇头,对王河的做法很不理解。

    “不,他能听到,只不过听力不好而已。”

    王河自信的说道,突然抽刀就向老六的头顶上砍去,这一举动把许医生和丁三吓了一跳,老六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直到头顶被削下一把头发,才若有所觉的抬手摸了摸脑袋。

    “眼睛也看不见了?”王河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双眼,污浊混沌,没有任何神采,用刀挑起地下的头发,上面油腻腻的,就像是摩托车链条上沾满了污泥的润滑剂,让人恶心。

    “许大哥,能化验一下么?我记得上午可是搬回来不少的医疗器械啊。”王河将头发放在一个搪瓷托盘里,示意戴好手套小心一些。

    许医生戴好手套接过托盘,无奈的说道:“我不敢保证能化验到什么结果,也不知道你到底期待有什么结果,我只能尽力。”

    “哗啦”房门再次被打开,进来三四个人,其中一人呈上来一个手机,王河看了一眼,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一指老六,喝道:“给我扒光了,绳子捆上,头发剃了洗涮干净。”

    小弟们面面相觑,看到丁三微不可察的轻轻点头,这才如狼似虎的冲上去,把老六扒了个精光。

    老六还想挣扎,几下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动弹不得,有人拿来剃刀,三下五除二剃了个大光头,然后将他扔进了水桶。

    丁三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王河拿起手机问道:“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三天前吧,也就是去水塘的前一天。”

    “你自己看看,还看不出来问题么?”王河将手机递给丁三,连同一旁好奇的许医生也凑了过来。

    “确实,好像哪里不对劲……”

    照片上,几个人打打闹闹嬉耍的样子,三四个人把一个三十多岁上身赤裸的男人围在中间,架着他的双臂,佯装要脱掉他的裤子。

    拍照片的人大概也是这场恶作剧的始作俑者,被戏弄的男人正面带哭笑不得的表情用手指指着拍摄者,看得出来,这几人关系极好,这不过是一场玩笑罢了。

    这个上身赤裸的男人正是老六,照片很清晰,老六皮肤算不得白皙,但绝对不是那种皮肤黝黑的人,留着寸头,赤裸的上半身能看的出来,身材健硕,隆起一块块的腱子肉。

    再看现在的老六,脱掉衣服后,骨瘦如柴不说,那个脑袋乌青浮肿,整张脸上本以为是多日不洗脸污垢,用水却怎么也洗不掉,像是天生便是如此。

    “看出来了么?”

    王河点了支烟,对二人说道:“前天的照片,昨天去的水塘,今天就成了这模样,这能是精神问题解释的通的?”

    吐了一口烟,他指了指满地的碎发:“我怀疑那根本不是头发,一个寸头,一天的时间就能找出十几厘米长的头发?还有,这么壮的体型,一天时间就瘦成这样了,别说一天,就是一个星期不吃饭也做不到吧?”

    王河把烟头一弹,不屑的啐了一口唾沫:“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这么明显的不合理地方,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不知道该说你们是单纯,还是愚蠢。”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虽然是对着丁三讲的,但一旁的许医生听得也是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这人也是他检查过的,检查的时候人还没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再次见面他居然也没有发现不妥的地方,一时间有些难为情,赶紧端上托盘去化验头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