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章:降临

    “嘣~”

    “嘣~”

    “嘣~”

    弓片振动,黑箭连续射出,箭羽带风“咚”了三声。直中靶心,射箭人略带得意转头看向旁边的男子。

    “王河…可以啊,一秒钟三箭,都快破世界纪录啦”男子拿着测速仪,目瞪口呆的看着显示屏。

    “哪有那么夸张…差远啦!”王河笑了笑,边收拾东西,边得意的说道:“最多破个市记录。”

    “实至名归……实至名归啊,你绝对天源市冠军。”拍了拍王河的肩膀,男子突然小声压低了声音说道:“元旦去宁州县打猎,你可得来啊,我可听说了,你射活靶子的技术可是能排全国第一。”

    打猎……这年头打个家雀都违法,难怪这家伙鬼鬼祟祟的。

    “我倒是想去,去不了啊……”

    “怎么?放心不下你的生意?还是放不下你店里的小美人?”

    “赵宇,你那把冷钢的直刀什么时候给我?这赌注可是欠了有一个多月了啊……”

    “哈哈……回见,圣诞快乐!”赵宇本想嘲讽一下王河,没想到这家伙还惦记着自己心爱的求生刀,连忙打了个哈哈,溜之大吉。

    “这家伙……”王河笑了笑,无奈的遥遥头,背起弓包走出射箭俱乐部。

    戴好了头盔、手套,王河向停在箭馆门口的一台印第安黑马走去,这是他最心爱的摩托,每天宁可自己不吃饭,也要喂饱它98的“饲料”。

    跨上摩托车,疾驶在车流中,城市的拥堵丝毫不妨碍他的速度,穿行间就回到了自己店里。

    “铃铃铃……”刚停下摩托车,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王河看了一眼手机,连忙按动头盔上的接听键。

    “爸……有啥事啊?”

    王河的父亲王建峰,年轻时当过兵,在王河的母亲去世后,独自将儿子抚养长大,对子女要求极其严格,导致王河即使到了现在一见到父亲就噤若寒蝉。

    “哼!我刚接你儿子放学回来,小虎孝顺非要给他爸爸打电话,比你懂事多了……”

    “爸爸!”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父子两人的交谈:“爸爸要早点回家哦,郝奶奶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

    “知道啦,小虎先把电话给爷爷。”王河等了一会,听到父亲的声音后说道;“爸,一会我就回去了。”

    “嗯。”

    钟楼街,天源市最最繁华的街区,是市中心的中心,车水马龙,拥堵不堪,加上今天又是圣诞节,车流更是多了好几倍。

    王河的体育用品店就开在这里,平日里他可舍不得这么早就关门,不过为了陪孩子过节,他也不在乎了。

    在小虎两岁时,因为种种原因导致感情不合,王河和前妻选择了离婚,现在孩子都已经上了小学,他也一直没有重新开始的打算,带着这么一个拖油瓶,自己岁数也不小了,想找个称心如意的着实有点难。

    店里的服务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长得清秀可爱,朋友们没少拿这个和他开玩笑。

    女孩听闻能提前下班,兴高采烈的收拾打扮,和王河道了声圣诞祝福就离开了。

    王河简单打扫了一下卫生,锁好店门,他准备去一趟百货商城,去取给儿子准备的圣诞礼物,因为距离很近,他不打算驾驶摩托,在这闹市拥挤的车流里,饶是摩托车也难以加快速度。

    “好家伙,幸亏没骑车……”

    百货商场门口在表演节目,拥挤的人群连步行穿过都成了一场艰难的体力对抗赛,王河好不容易挤到了商场门口,刚歪过脑袋想点支烟休息一下,余光却瞥见天空中影影绰绰的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那是什么?”王河仔细辨认着,他的目力极好,黑暗的天空没有月光,没有星星,天空好像反射着地面的景象,虽然看上去似乎有点扭曲。

    不少路人也和他一样发现某些不寻常的东西,一时间,整条钟楼商业街上,安静了许多,几乎人人都在抬头看,或者拿出手机拍照,录像。

    “嗡~”

    没有声音传来,只是突然有种莫名压抑,让人一下子喘不上气的沉闷,胸口的憋胀感,让很多人一下子难受的站不住脚,踉踉跄跄的扶住身边可以扶的东西。

    忽然,天空大亮,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光刺得所有人睁不开眼,纷纷抬起手来遮住强光,而这强光足足照射了有10多分钟,把整个街道,整个城市,不,是整个地球都照的晃如白昼。

    之后,强光缓缓退去,直到人肉眼可以直视的强度才停了下来,天空中挂着一个又一个的硕大的光球,渐渐恢复视力的人们呆滞的看着天空,迷茫的注视着这超出认知的事物。

    突然,天空中猛地炸响起尖利又刺耳的噪音。不少人捂着耳朵,痛苦的跪倒在地下,耳孔更是流出了鲜血。

    拌随着这种能洞穿人鼓膜的噪音,硕大的光球凝聚成一个个小小的光环,又慢慢的扩大,像冲击波一般震荡向四方,之后又归于黑暗。

    冲击波所到之处,没有任何物品损坏,受到伤害的只有人。

    有的人,瞬间化为灰烬。有的人炸裂成漫天血沫。有的人瘫倒在地,七窍流血,皮肤溃烂。

    还有的人像是大脑受到了重击,两眼无神,瞳孔却有某些诡异的灰色,像蚯蚓般蠕动,身体开始剧烈得抖动。

    “跑啊!”人群中爆发出凄烈的惨叫,人们瞬时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一般四处逃窜。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王河眼睛被强光闪的一时无法视物,等了好一会才适应,刚刚能视物就被疯狂逃命的人群撞倒在地。

    杂乱又密集的脚步,不时的落在王河的身上,纵然他体格强壮,也被踩踏的差点背过气去,几番挣扎才连滚带爬的躲到了商场外墙的一处墙角。

    背靠着墙,在墙面与立柱的夹缝间,王河好不容易缓过口气来,他心跳的突突的,周围无数的人被波及,到处都是飞溅的血沫和尸体,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只能麻木的,机械的环视着周围。

    溃逃的人群已经无视交通规则,所有的人不知道哪里安全,只是盲目的四处奔走。

    恐惧在蔓延,所有人都在疯狂的逃离这里,数万人的拥挤、碰撞,演变成了推搡、冲撞,许多身单力薄的人被推倒,又被拥挤人群踩踏,哀嚎声,惨叫声,哭喊声,这条有着百年历史的商业老街,上演着有史以来最悲惨的惨剧。

    为了躲避混乱的人群,车辆发生了碰撞。开始还只是轻微剐蹭,随着事故发生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本来就拥堵不堪的道路,更是挤得水泄不通。

    有的人开始弃车逃离,有的司机甚至不管不顾的冲向人群,造成了更大的伤亡。许多人被撞,生死不知。

    失控的车辆在撞倒数人后冲向建筑物,冒起浓烟的被毁车辆“噼里啪啦”的闪出了火花,许多机灵的人,在强光照射的时候就已经躲进了附近的建筑物,可惜依然没有逃脱,很快,火势越来越大,向着附近的商铺大楼蔓延开来。

    恐慌得人群只是争相逃命,没有人去顾及火势。

    更没有人注意到,原本那些瘫倒在地,七窍流血,皮肤溃烂的人,在这时都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们眼球浑浊,口中呕吐着或绿色,或黄色的脓液,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声音,随即一阵阵嘶吼,这些人用超出人类极限的速度和力量,扑向了周围的人群,撕咬着一切鲜活的肉体。

    人们被一个接一个的扑倒撕咬。有的人开始反抗,他们推搡、甚至殴打这些疯子。

    然而这些人仿佛没有任何痛觉,即使被慌不择路的汽车撞飞,也和没事一样飞快的爬起来,扑向最近的人。

    甚至将汽车玻璃生生的挤碎,不顾锋利的玻璃碎片,奋力撕咬着车里的人。

    王河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一脸的茫然,他的脑子现在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原本又要做什么去,直到一辆失控汽车从他眼前斜斜的撞了过来。

    巨大的碰撞声,瞬间惊醒了还在梦游一般的王河,这辆车已经一头撞到了他身旁的墙上,溅起的水泥残渣和墙砖,像子弹一样划过王河的脸庞,留下一条条血痕。

    他根本无暇生气,因为车头赫然趴着一位中年妇女,女人从腰部被汽车撞断,惨不忍睹的画面和浓烈的血腥味,更是让王河忍不住吐了出来。

    “嗷~”只剩上半身铁定是活不成了的女人,没有痛苦的哀嚎,没有挣扎的痛苦,反而爬过发动机盖,用头狠狠的撞击挡风玻璃。

    挡风玻璃根本承受不住这狂暴的撞击,几下就支离破碎,“她”一头扎进驾驶室,不顾司机和乘客的惊叫,疯狂的撕咬起来。

    “丧……丧尸?!!!”

    看着这电视电影里才会有的场景,王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了周围到底在发生了什么,无数人在哀嚎,在尖叫,在夺路而逃。也有一些人在追赶,在嘶吼,在撕咬吞食。

    终于,惊醒过来的王河也像无数的其他人一样,尖叫着从大楼外墙的夹缝中跑了出来,本能的一头冲进商场大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