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雷奥妮哄着王艾道:“老虎和黄欣都来了,在酒店。”

“啊?”王艾吃惊的道:“真来了?”

“可不?坐不住了?”雷奥妮调笑。

“那还哪坐得住?不行,一会儿比赛我不看了,我去酒店。”

“不惦记你的梅西了?”下了车,请了假、奔向目的地的时候雷奥妮还在调侃。

“有女人谁还惦记他啊?”王艾翻脸无情。

尽管做了化妆,但当王艾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酒店大堂时,还是引起了数量不多的十几个客人的注意。这可是巴西,这可是世界杯,大家都是刚刚看完球!

好在毕竟是五星级酒店,客人们都自持身份,认出来王艾的就远远的挥挥手,被他人低声告诉的就扭头追随着王艾的身影。戴着墨镜的王艾脚下不停,手上挥动,偶尔的还会冲个别活跃的客人点点头。当王艾的身影进入电梯消失在大堂后,服务员便忙碌了起来,不断有客人问他酒店里究竟住了什么人,能让刚刚结束比赛的超巨特意跑来?

服务员不敢正面回答,只能模模湖湖的说是有几个中国客人,就这也得到了不少小费。

当王艾出了电梯,正看到汤牡丹扶着许青莲在走廊里散步,大着肚子的许青莲正在侧头和自己最亲密的姐妹谈笑。可往日苗条的身姿已经变得臃肿,连脸蛋也变得浑圆。

这一刻,原来一肚子的对她万里奔波的埋怨都一扫而空。彷佛刚刚在比赛之后对梅西和自己的伤感一切涌了上来,于是他站在电梯口深深的出了口气,缓步走上前:“嗨、青莲、牡丹。”

“幼。”许青莲胖胖的脸上露出惊奇:“见到活的了!”

陪在王艾身边的雷奥妮、陪在许青莲身边的汤牡丹,闻声出来的黄欣,还有各自的保卫们望着人群中央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的王艾纷纷露出笑容。

那是刚刚导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世纪大战、个人输给了另一个超巨却帮助球队赢了的超级巨星,是从今以后将被视为与马拉多纳同等地位的“伟大爱国者”。

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晾这了!

面对一个谁也惹不起的大肚婆,王艾只能无奈的自己给自己找台阶:“是啊,不仅是活的,我还能动呢。呐,左三圈、右三圈……”

瞅着差不点要唱出来的王艾,许青莲也忍俊不禁:“好啦好啦,走,回房间,我给你买了一个印第安头饰。”

王艾张了张手,冲着许青莲和黄欣的保卫们点了点头随后进了房间。几个女人来了巴西当然闲不住,大肚子也闲不住到处跑、到处买,这会儿房间里除了一个最显眼的大电视就是一堆本地特色服饰了。

可买了这些都穿给谁看呢?好不容易男人来了,包括黄欣都有点按耐不住,一个个翻腾起来,挨个往王艾身上比划。在赶走了保卫们之后,女人们差点把王艾扒光了,一直折腾到荷兰与哥斯达黎加要比赛了才消停。

“你要小心呐。”王艾扶着许青莲坐下,一肚子话最终就说了这么一句。

“嗯。”许青莲摸着肚子:“我会为孩子负责的。”

“什么话?”王艾曲起二指在许青莲的额头敲了一下:“是为你自己负责。”

说到这,王艾接过黄欣递来的矿泉水点了点她:“别说孩子没出生,就是出生了你们也要克制一下你们的母性,对孩子不能太照顾,该心硬的就要心硬。”

许青莲抬头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无声的看着他,一旁翘着二郎腿托着下颚的雷奥妮风采照人的看着他,旁边清秀优雅的黄欣好奇的望着他,就见王艾喝了几口水放下瓶子认真的道:“我们家这种情况就是这样了,人多,孩子恐怕也不会少。作为一个新生命,和我们建立感情是要从头开始的,那就要遵循客观规律,不能被母爱主导了思维,影响了真正的人才培养思路。”

“我看雷奥妮就很好,放养。”王艾表扬了狮子,让狮子一时喜不自胜:“我们家有着雄厚的物质条件,孩子什么也不缺,可太甜了容易出秧子。你们不希望将来听到你们的孩子在外边吸毒、打架、当李天一第二吧?”

女人们纷纷色变,王艾板起脸来:“我明着告诉你们,如果我的孩子出了这种事儿,我肯定会负责,但是,道歉赔钱之后,我会断绝父子关系。如果这最后一步还是不能让他警醒、回头,那就自生自灭好了。”

见黄欣的神色有些不忍,王艾伸手搂着她:“如果不切掉,毒瘤就会蔓延全身,把好孩子也拖累了,甚至把全家都拖累了。孩子再好,将来也是要离开我们的,只有我们,才能相伴白首。”

黄欣叹口气,点了点头。王艾看向许青莲,许青莲此时却露出镇定的微笑,就像往日那副一切都胸有成竹的微笑。王艾摇了摇头,拉着黄欣坐下伸手戳了一下许青莲的脸:“一会儿我会跟医疗组再次强调一遍,一切都以保护你的健康为准,孩子的生命不重要。”

“感情不是你怀?”许青莲终于瞪起眼睛。

王艾摇头:“卵巢里有四百多个卵子,这个没了还有下一个。理论上,你们仨就能给我生一个小学,怕什么?”

许青莲隔着王艾看向黄欣:“这说的是人话吗?”

王艾苦口婆心:“古人说不能杀鸡取卵。”

“知道了,闭嘴吧。”许青莲不耐烦的推了王艾一把。

雷奥妮打开电视,黄欣在一旁幽幽的道:“人家怀胎十月,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期待,偏你煞风景。”

王艾哈哈一声:“好、看球!”

摊在沙发上的王艾在看球,女人们却在想他。虽然以前就知道,但今天格外明确,这个很喜欢和孩子一起玩的大孩子,是一个头脑冷静甚至冷酷的父亲。

可偏偏的,这样的父亲、这样的男人,让她们奇妙的产生了托付感。因为她们知道,在孩子的问题上她们容易感情用事。在这个大富之家,她们都没有与之匹配的育儿方法。



也许冷酷,才是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