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章 遇袭

    庭慕昨天只是顺口一提,结果今天早上云珩真的要和他一起去店里。

    还没营业,庭慕在后厨做食物,云珩就坐在店中。庭慕几天前又让管家帮忙抓了几只鸡,今天卖的是炸鸡,定价为每份150虫币。

    刚开门,就有两只虫族走进来,说说笑笑,然而,一看到云珩,瞬间止住笑,变得拘谨起来。

    后面进来的几只虫族也都是同样的表情。

    庭慕终于忍不住道:“上将,您能不能坐里面,他们都不敢进来了。”

    云珩站起身,去了售卖台,坐在一个角落里。

    售卖台本就小,云珩又大长腿,有些施展不开。

    庭慕突然有点愧疚,他拿了一份炸鸡,递给了云珩。

    云珩沉默的看了半晌,轻轻开口:“你这个样子好像在哄幼虫。”

    庭慕:“幼虫的话我会给两份。”

    小店一上午都陆陆续续有虫族来,庭慕一共炸了50份,全都卖了出去。

    云珩本来也想帮忙,但被庭慕拒绝了,这要被其他虫族看到,他们敬仰的上将大人在干苦力,自己肯定要遭遇虫暴。

    因为云珩在这里,庭慕上午早早关了店,这里东西齐全,庭慕便想着在店里做点食物。

    突然,云珩的触角动了动,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庭慕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云珩,神色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云珩没看他,冷声说:“躲起来。”说着拿出枪就往外面走。

    庭慕刚要问他去哪里,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外面一声巨响。

    紧接着外面传来许多虫族惊慌失措叫喊的声音。

    云珩眼眸一眯,加快脚步走了出去,庭慕躲进了售卖台后,门被打开又被合上,紧接着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庭慕小心翼翼探头,发现是几只避难的虫族。庭慕给他们让了些位置,其中一只虫族慌张道:“谢谢。”

    不用看,只听声音也知道外面有多乱,庭慕问刚进来的几只虫族:“外面发生什么了?”

    “遇到恐怖袭击了。”

    庭慕睁大眼睛,自己在人类星球时生活在和平年代,战争对他而言只是书上的一段历史。

    “我刚才好像看见云珩上将了。”有只虫族说。

    “我好像也看见了,这次来的真快。”

    另一只虫族皱着眉,说道:“是吗?我怎么感觉上将好像就在附近呢。”

    几声枪响之后,外面只听见巨大的隆隆声,那是大型飞行器落地的声音,有只虫族站起来,兴奋道:“军队来了,应该没事了吧。”

    庭慕也跟着站了起来,他想去看看云珩怎么样了。

    有只虫族去了门边,刚迈出一条腿,就退了出回来:“还是等会儿吧,现在大街上都没虫。”

    透明的玻璃外,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和刚才相比,此刻静的出奇,同时,街上只见排列整齐的飞行器,庭慕猜测虫族军队应该都在飞行器里。

    “现在敌人在暗处,真危险啊。”一只虫族道。

    庭慕左右看看,没发现云珩的身影。他问道:“那怎么办?”

    “上将的精神力不知道到什么级别了,能不能把他们逼出来。”

    闻言,庭慕忽然想起上次在树林云珩劈树枝那件事,应该挺强的吧。

    等了半个小时,庭慕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这期间一直无事发生。

    突然,一颗子弹从庭慕眼前飞过,直直打在了墙上。

    庭慕:“”

    有只虫族见他吓傻了,立马按下他的脑袋,把他拖进了角落。

    此时,夏明的视频打了进来,智脑中传来了他焦急的语气:“庭慕?你还好吧?”

    庭慕愣了半晌才缓过神,他第一次见到真刀实枪,还是距离自己如此近,声音都有些颤抖:“我没事。”

    “你好好躲着,云珩应该快去了。”

    “他就在外面,但是现在局面很僵持。”

    夏明的嘴一开一合,庭慕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大概是信号塔坏掉了,果然,不一会儿,智脑就显示无信号了。

    庭慕用力拍了拍智脑,还是没有反应。

    他泄气般低下头,内心悲戚,自己不会死在这里吧,不,他不想。

    正想着,外面又打了起来,伴随着的还有几颗子弹飞了进来,把庭慕新买的椅子打了好几个窟窿。

    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却不是避难的人,而是云珩。

    有只虫族看见云珩,喜出望外:“上将。”

    云珩匆匆瞥了他一眼,淡淡“嗯”了声,拉起了还坐在地上的庭慕:“赶紧走,这里不安全。”

    几个虫族跟在他身后,庭慕被云珩拽着往前跑。

    云珩猝不及防停下,触角微动,庭慕直直撞了下去,只听云珩沉声说:“后退。”

    还不待庭慕动,云珩一把将他推进了旁边的店铺中,紧接着开了枪。

    庭慕在被推进去的那一刹那感到有什么东西撞了他一下,又将他推回了云珩身上,随后胸口处就一阵剧痛,感到有什么东西浸湿了他的衣服。

    耳边传来云珩焦急的声音,但他愣愣的,只是用手下意识地去摸,摸到了满手的血。

    在昏过去的那一刹那,庭慕骂了句脏话,妈的,哪只脑残虫推我。

    庭慕仿佛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缓缓睁开眼,头顶是白色的天花板,他眼神失去焦距的散漫看着,习惯性的以为这里是人类世界。

    白色的床单,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无疑,这里是医院。

    他刚坐起来,胸口处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床边的机器发出了滴滴的声音,没过一分钟,就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有个医生弯下腰扒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直起身,拿笔记录着:“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赶快通知云珩上将,6号床病人醒了。”

    庭慕看着扎在手上的针,捏了捏眉心,费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哦,自己好像是中弹了。

    他问:“我睡了多久?”

    医生说:“7天。”

    “这么久啊”

    病号服十分宽大,他从领口处往下看,只见胸口处被包裹了一层层的纱布。

    庭慕叹了口气:“我伤的重吗?”

    医生给庭慕换了瓶营养液,说道:“子弹擦着心脏过去的,幸亏送医及时。”

    床头柜上摆着星际花,不知道是谁送的,庭慕记得夏明说这花最差的品种也要1000虫币一支,谁这么大方,还不如直接送他点虫币。

    还有一个果篮,庭慕凑近一看,这篮子好像自己放在植物园采摘蔬菜的,他拿了个橘子,细细看着,这橘子怎么这么像自己种的品种。

    庭慕扒了一个,橘子酸酸甜甜,这谁干的,拿他种的水果来看他。

    吃着吃着,他忽然一激灵,这可不就是云珩拿来的。

    庭慕有点口渴,他想下地倒杯水,脚还没沾地,门就被推开了,云珩匆匆走过来。

    他的声音明显带着紧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庭慕一怔,摇了摇头:“没有,挺好的,有水吗?”

    云珩拿着杯子出去了,再回来时手里已经端了一杯水。

    他递给庭慕:“温的。”

    云珩坐在椅子上,和庭慕面对面,见庭慕喝完了,云珩深紫色的眸子微动,才说:“谢谢。”

    庭慕一愣,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什么?”

    “帮我挡子弹。”

    庭慕:“”

    其实我是被不知名虫推了一把。

    他只是内心想想,表面还是笑嘻嘻:“不用谢。”下次不会了,庭慕在内心补了一句。

    看着云珩,庭慕问道:“您呢?受伤了吗?”

    云珩笑笑:“没有。”他张了张口,还欲再说什么,庭慕忽然问:“我的店怎么样了?”

    云珩眸子垂了下来:“那条街的店铺损毁比较严重,这几天正在修。”

    庭慕“啊”了一声,激动道:“那有没有补助啊?”

    “不知道,这个不是我管。”

    庭慕蹙着眉:“都是我新买的桌子,可贵了呢。”

    云珩深紫色的眼睛危险性眯了眯,他就不能关心点别的吗?

    庭慕是个没眼力见的,丝毫没察觉云珩情绪的变化,依旧在那巴拉巴拉说一堆这几天没营业损失了多少。

    要不是看庭慕还病着,云珩真想把他的嘴堵上。

    庭慕刚停下,夏明就进来了,看到庭慕醒了,他激动道:“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一枪把你打成植物虫了。”

    云珩淡淡瞥了眼庭慕,说道:“不至于,我看他活蹦乱跳脑子也清醒。”

    庭慕:“”他怎么感觉云珩不是在夸他呢?

    云珩智脑来了条消息,他接通后出去了。

    夏明坐在之前的椅子上,小声道:“庭慕,你是不是喜欢云珩啊?”

    庭慕大惊失色:“你说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要帮他挡子弹?”夏明怀疑道。

    庭慕随口胡扯:“因为他是联盟核心指挥官,没了他虫族会乱成一团,为了虫族和平稳定,我帮他挡的。”

    这次轮到夏明沉默了,他虽然没说话,庭慕也读懂了他的表情。

    你看我信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