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3章 不亏

    贝特斯也看见了云珩,他快步走到云珩身边,说道:“上将,您听见了吗?这只雌虫是怎么侮辱您的。”

    云珩的视线始终在庭慕身上,似笑非笑的。

    庭慕低头看着鞋尖,不敢看他。

    见云珩不说话,贝特斯皱着眉说:“云珩,你是联盟上将,他怎么敢这么说?”

    庭慕面前投下一道身影,接着,一只手突然伸过他的头顶,随手揉了揉。

    他没阻止,抬起头就看见云珩,辩解道:“我乱说的,没想侮辱您。”

    云珩笑了笑,对贝特斯道:“他说着玩儿的,别当真。”

    贝特斯的脸沉了下来,他们两个的关系什么时候到了这种地步。云珩这五年在部队和自己朝夕相处,他大多时候都是在研究战术或者指挥战斗,对自己从来都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他又看向庭慕,庭慕不知道说了什么,云珩轻轻笑了。

    贝特斯张开嘴,还未说话,云珩就转过头,看向他,说道:“我已经提前告诉将军了,还有些事,就先走了。”

    说完,拽着庭慕踏步离开了。

    贝特斯望着他们的背影,不自觉捏紧了拳头。

    庭慕在一路上都默默跟在云珩身后,他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嘴,怎么什么都说。

    云珩放慢了脚步,庭慕走着神,他们逐渐并肩而行。

    现在宴会还没有结束,这里又在封锁区,所以路上并没有什么虫族,云珩突然问:“为什么突然想来接我了?”

    庭慕这才想起正事:“我想把之前的财产还给您,现在有不少利息了。”

    云珩看向他,笑了笑:“不用,你不是把虫币捐了吗?这些留着给你当资金吧。”

    庭慕低下头,他不能告诉云珩,自己要走了,不会继续开店了,资金放在他这里没有用处。他想,还是明天去写份协议,自己走了之后,将这些财产自动过户给云珩。

    晚上回去,庭慕和财产工会的工虫远程联系,拟了一份合同,只等庭慕明天去签字。

    庭慕打了个哈欠,突然收到了尤琛的一条通讯。

    尤琛【已经检测到,虫洞预计会在一个月后出现,但具体位置还需进一步确定。】

    一瞬间,庭慕眼睛睁大,一阵狂喜涌上心间,自己真的要回去了?!他的脑中浮现出父母亲友的脸,庭慕忍不住抱着智脑转了好几圈,嘴角是止不住的笑。

    他的手因为激动而颤抖着,庭慕深呼一口气,按捺住心头的雀跃,给尤琛回了短讯【谢谢。】

    尤琛【出了具体报告我会第一时间发给你。】

    庭慕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直到半个小时后才勉强恢复冷静。

    他下了楼,不远处云珩坐在沙发上,正和管家交谈着。看见云珩,庭慕内心的激动、憧憬、雀跃似乎都消散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情绪笼罩了他的心。

    庭慕知道,这是不舍,或许还夹杂一些别的。自己来到虫族已有近六年的时间,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会让一个人从不适应到留恋,庭慕捏了捏眉心,企图阻止这种情绪,他在心底无数次告诉自己,他不属于这里,虫洞的另一边才是他的家。

    庭慕站了会儿,看他俩没有要谈完的意思,抬脚准备离开。

    云珩突然转头,说道:“过来。”

    庭慕愣了下,接着走了过去,管家向云珩一颔首,离开了。

    云珩笑道:“还以为你闷在房间里玩游戏呢。”

    庭慕摇摇头:“太无聊了。”他看着云珩带着笑意的眼眸,突然问:“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难过吗?”

    云珩敛了笑意,他认真探究庭慕的表情,想确定这是不是一个玩笑,他问道:“去哪里?”

    “很远的地方。”庭慕说,远在另一个时空。

    云珩笑了下:“你没有身份卡,能去哪里?甚至连主城都出不去。”

    庭慕怔了怔,他忘了考虑这个问题了,没有身份卡自己到不了虫族上空,更别提去宇宙虫洞了。

    他往云珩那边靠了靠,求道:“上将,帮我办一张吧,就一张。”

    “不行。”云珩淡淡道。

    他是有私心的,庭慕问他的那句话更让他感到一种失去的恐惧,只要不给庭慕办身份卡,庭慕就哪里都去不了。

    庭慕蹙眉,不死心道:“为什么不行,您是上将,还没点特权吗?”

    云珩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说:“很晚了,去睡吧,明天再谈。”

    庭慕一点困意都没有,他没有办法,小声说道:“可是上次因为您帮我办的,没有提交资料,这次才这么麻烦。”

    云珩挑眉看着他:“所以你在怨我?”

    庭慕一激灵,否认:“没有。”他只是想提醒云珩,要负责到底。

    见庭慕不依不饶,云珩起了身:“去睡觉。”

    这件事直接关系到庭慕能不能回家,他在云珩身后跟着,云珩去书房,他也去书房,云珩去喝水,庭慕就拿着杯子给云珩倒。

    跟着跟着,就跟到了卧室。

    庭慕终于在浴室门口被挡了下来。

    云珩垂着眼睫看他:“我要洗澡,想进去吗?”

    庭慕反应过来,耳根有点红,头摇的像拨浪鼓:“不想。”

    云珩进去了,庭慕坐在沙发上等他,庭慕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今天晚上,不达目的不罢休。

    于是,云珩一出来,就看到了老老实实坐着的庭慕。

    云珩轻叹一声,背对着庭慕拿毛巾擦头发。

    见到云珩出来,庭慕又凑了上去,云珩蓦然一转身,庭慕因步子太快直接撞向了云珩,对方下意识伸手接住他,云珩刚从浴室出来,鞋底还潮湿着,一个打滑,和庭慕双双栽倒到床上。

    庭慕的手撑在云珩的胸膛上,离得近,他还能闻到云珩身上沐浴露的香气,他稍微挪动了一下,想起来,下一秒他就僵住了:“你”

    云珩瞬间错开视线,一用力,就把庭慕从自己身上推开了。

    庭慕看着云珩有些微红的脸,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按住了想要起身的云珩,跨坐在他身上,低下头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

    云珩的眸子倏忽睁大,满眼的不可置信,庭慕闭着眼,脸都烧起来了,这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

    云珩的眸色深了,他的手揽过庭慕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庭慕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庭慕本就松垮的衣服被轻轻一拉,彻底掉落在了地上。

    第二天一早,庭慕是自己醒来的,他好一阵恍惚,腰上环着一条精壮的手臂,他一抬头,就看见了云珩帅气的脸。

    云珩还没醒。

    庭慕不敢乱动,云珩的窗帘是黑色的,整间屋子都笼罩在暗色里,他不知道几点了,被折腾一晚上,自己居然会醒的比云珩早。

    庭慕悲戚的想,自己的节操就这么没了,虫族,真可怕。

    又过了一会儿,云珩才睁开眼眸,他轻轻蹭了蹭庭慕的碎发,说道:“饿了吗?”

    庭慕没经历过这种情况,此刻更是头都不敢抬:“有点。”

    说完,庭慕一愣,自己的声音怎么哑成了这个样子,转念想起昨夜的事,他的脸色瞬间红了,云珩也听见了,笑出了声。

    庭慕埋怨的看了他一眼,云珩止住笑,拿起放在床边的智脑:“吃什么?让管家去买。”

    “包子吧。”庭慕说。

    云珩编辑了一条短讯,发完后,又把智脑扔向了一边。

    云珩抚摸着庭慕的脸颊,温柔道:“我去给你倒水。”说完,就起了身。

    庭慕看着云珩披上睡袍:“我也要衣服。”

    云珩给他倒了水,又从衣柜拿出一套自己的睡袍,递给了庭慕。

    庭慕坐着披上睡袍,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还是火辣辣的不舒服,但比之前好点,云珩就坐在床边看他喝。

    庭慕感觉此刻云珩心情很好,大着胆子道:“我想办身份卡。”

    云珩顿了顿,他知道,庭慕昨天有目的,但他还是没忍住,他接过庭慕的水,放到床头柜。

    庭慕见他没反应,接着说:“你都高兴一晚上了,就不能让我也高兴吗?”

    云珩笑道:“是吗?昨晚听声音我以为你挺高兴呢。”

    庭慕气结。

    半晌,云珩说道:“有了身份卡会搬出去吗?”

    庭慕看着云珩,原来他是担心这个,庭慕保证道:“不会。”

    “嗯,改天给你办。”

    庭慕眼睛亮了:“哪天?”

    云珩笑道:“你想哪天?”

    “我想今天。”庭慕说。

    “今天可能不太行。”云珩的视线顺着庭慕往下探去。

    庭慕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有事?”

    “我没事,但你有事。”云珩说。

    庭慕喃喃道:“我能有什么事?”

    云珩无奈:“那你起来。”

    庭慕就真的起来了,下一秒,他就知道云珩说的是什么事了,他勉强挪到床边,云珩在旁边忍笑扶着他,庭慕脚步虚浮,靠着云珩才不至于摔道。

    他看着旁边的罪魁祸首,在心里骂了一声,自己这样怎么出去?

    他把手从云珩手里抽了出去,又坐回了床上。

    云珩下去拿食物,庭慕就看天花板。

    他安慰自己,云珩长的帅,也不算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