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5章 失控

    云珩离开后,庭慕思索了半天都没想出来该怎么跟云珩解释。

    肯定不能说自己是人类,说了就不是挨揍的事了

    他记得尤琛似乎是只雄虫,长得也挺好看的

    门把手转动,云珩送完文件,看庭慕还站在那,眉头蹙着,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庭慕摇摇头:“没有,我挺好的。”

    “那回去吧。”

    此时正值下班时间,一路上遇到许多虫族,大多都是军事区的,庭慕猜他们肯定知道了什么,云珩倒是一脸从容不迫,庭慕有点受不了,催促云痕快点走。

    飞行器就停在楼下,庭慕三步并作两步钻了进去。

    云珩慢吞吞地进来,笑道:“逃荒似的。”

    庭慕:“”

    云珩把飞行器开的很高,这个高度再也没有楼群,天边的夕阳一望无际,温暖的柔光透过玻璃洒在飞行器内。

    今天进了趟监狱,还挨了顿打,被阳光一照,庭慕感觉越来越困,忍不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云珩也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飞行器落地的时候,庭慕才醒过来。他打了个哈欠,云珩已经下去了,正开着门等他。

    庭慕晃晃悠悠下去,边走边说了句:“谢谢。”

    云珩因为他受到了牵连,庭慕有些过意不去,决定晚上做些好吃的。

    他想了想,做煲仔饭吧。

    庭慕拿来连个锅,洗净米,放入水,开火闷了10分钟。

    之后,他又在锅边淋上了一层油。

    庭慕开着小火炒了肉,将肉放在米饭上,又打了两个鸡蛋,洗净青菜,将青菜平铺上去,盖上盖子焖10分钟。

    他又调了些酱料,揭开盖子洒在米饭上。

    因为有了更大的地,庭慕种了棵茶树,还种了柠檬,管家已经帮他把茶叶晒干,此时能拿来直接用。

    庭慕切了几片柠檬,又倒入两勺蜂蜜,放了一些茶叶,两杯简易的柠檬茶就做好了,可惜没有冰块,外面温度很低,庭慕就将柠檬茶放在外面的窗台上进行冷冻。

    没过多久,煲仔饭做好了,庭慕摸了摸柠檬茶,手感很冰,现在喝正合适。

    庭慕将煲仔饭和柠檬茶放在桌子上,便喊云珩过来。

    云珩坐了下来,忙了一天,他也有些饿,揭开盖子,香气扑了过来,上面还有金黄的锅巴。

    庭慕递给他一个勺子,又把柠檬茶推给他,说道:“尝尝好不好喝?”

    云珩抿嘴尝了一口,酸酸甜甜,口感不错。

    庭慕以前没有做过煲仔饭,云珩第一次吃到带有锅巴的米饭,配上酱汁味道很好。

    云珩忍不住把一小锅都吃了,庭慕看着他的样子,松了一口气,如果他想不起来,自己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吃过食物,庭慕洗了碗,就想去睡觉。

    云珩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见庭慕抬脚就要溜,淡淡道:“是不是有件事情还没做?”

    庭慕装傻:“有吗?”

    云珩看穿了他的小把戏,凉凉的眸子扫了他一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庭慕:“……”

    好吧…有。

    云珩往旁边挪了挪,示意庭慕坐过来。

    庭慕硬着头皮坐了过去。

    “所以,你去楼下干嘛了?”云珩没等庭慕开口,又问了一遍。

    庭慕表情有点僵,把事先准备好的说辞抬了出来:“我在休息区看见了一只雄虫,长的挺好看的……”

    庭慕没敢看云珩,怕露出破绽,自然错过了云珩丰富多彩的表情,接着说:“您也知道,我以后也是要成家立业的,也需要……”找只雄虫…后面的话没说完,庭慕就听到身边一阵响动,等他再抬眼,云珩冷着脸已经从沙发上离开了。

    庭慕:“?”怎么就突然走了?自己的身世可怜父母要求早日成家的卖惨说辞还没给云珩展示呢。

    庭慕在他身后喊:“上将,您去哪里啊?”

    云珩头也不回:“滚回你的房间去。”

    庭慕怔在了原地,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云珩莫名其妙发什么脾气,明明吃饭的时候还挺好的,难道联盟基地的虫族都是强强联合内部消化,不允许和普通虫族结合?

    庭慕皱着眉,想了半晌也没有得出什么合适的结论。

    算了,他想,管他呢,自己又不是真的想要追尤琛。

    他抬脚刚迈进卧室,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东西掉落的声音,随后管家就匆匆上去了。

    庭慕探头朝上面望了望,云珩这是在摔东西?

    他低下头认真思考,云珩好像是听完自己的话就就暴走了……难道……他喜欢尤琛?!

    自己这是觊觎了云珩喜欢的虫?

    庭慕捏了捏眉心,自己都编了些什么事啊。

    另一边,云珩回到卧室,这一路上,越走越气,回到房间后有些控制不住精神力。

    他极力压制着,但难免有些外泄,没控制住的化作了无形的风刃,打在家具上,古董花瓶被打碎在地。

    管家担忧地敲了敲门,他很少看见云珩精神力失控,不敢茫然进去。

    良久,里面传来一道寒冷的声音:“庭慕呢?”

    管家低声说:“他在楼下。”

    “把他叫上来。”

    管家道:“是。”应完,下了楼。

    他敲了敲庭慕的房门,庭慕打开后,管家道:“上将找你。”

    庭慕皱了皱眉,其实他不想现在去撞枪口,问道:“我能等他消气再去吗?”

    管家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道:“不能。”

    庭慕慢吞吞的往楼上走。

    他刚敲一下房门,里面就传来云珩的声音:“进来。”

    庭慕推开门,紧接着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进去。

    “砰”的一声,房门被再度关上,庭慕被云珩抵在门前。

    云珩的力气实在大,庭慕试图掰开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但无济于事。

    自己惹的事,跪着也要解释完。

    云珩直直盯着他,说道:“你真的喜欢尤琛?”

    庭慕连忙摇头,心道,我哪敢跟您抢虫,他干笑一声:“我就随便交个朋友就看一看,现在冷静下来,我发现我其实并不喜欢他。”

    说完,他小心翼翼观察云珩的表情,果然,云珩一瞬间放松了,紧抓着他的肩膀也没那么大力气了。

    这更加证实了云珩可能喜欢尤琛的事,庭慕松了一口气,好可怕的办公室恋情。

    云珩帮他理了理被揉皱的衣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控,他的耳根有点红,良久,他才开口:“你也成年了,不要见一个爱一个。”

    庭慕疑惑的看着他,自己怎么就见一个爱一个了?

    他说:“我没有。”

    云珩“嗯”了声,“没有最好。”

    庭慕皱眉,云珩却笑了笑,一扫之前的阴霾:“去找管家,让他找几只工虫来打扫。”

    说完,云珩就去洗澡了。

    庭慕下楼找管家,管家又找了几只工虫,庭慕想起自己也是给云珩打工的,没好意思在旁边站着,也拿着扫把开始清理。

    杯子掉在地上,庭慕在清理时看见大理石做的茶几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管家此时走了过来,抬手摸了摸,说道:“明天该换个新的。”

    庭慕也摸了一下:“这道痕迹在侧面,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就是摸着有点深,其实不换也不影响。”

    管家摇头,触角也跟着动:“不行,不好看。”

    庭慕:“”你们有钱,你们说了算。

    云珩房间的东西并不多,就是有些家具出现了毁痕。

    管家和打扫的几只工虫都走了,庭慕收拾完最后的东西也准备离开。

    恰在此时,云珩出来了,庭慕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云珩穿了一身宽松的睡袍,上面裸露出大片紧实的肌肤。水珠顺着他的头发滚落,滴在衣襟里,滑进宽阔的胸膛。

    庭慕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面前的景象居然有点诱人?总忍不住想往云珩的方向看。

    他错过视线,低声道:“收拾完了,我要走了。”

    云珩淡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在等我呢。”

    庭慕看了他一眼,我等你干什么。

    “去吧。”云珩说。

    庭慕就拿着扫把下了楼。

    将东西放回打扫间,庭慕拿出智脑,给哈德雷和霍九发了个简讯,自己的枪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脖子上又添了新伤,但是并不碍事,歇业这么久,明天该正式营业了,同时还要教会哈德雷和霍九做美食。

    想着想着,智脑传来“滴”的一声,庭慕打开一看,是夏明。

    夏明【你还好吧?】

    庭慕【挺好的,没什么事。】

    夏明看庭慕还没睡觉,就直接打了视频过来,看到庭慕脖子上的勒痕,夏明愣了愣,他想不通怎么好好地参观一个基地还能整出伤。

    他问道:“你怎么弄的啊?”

    庭慕把原委说了一遍,但没提自己找尤琛的事。

    夏明以为他只是不懂规矩乱跑,便说道:“你也太不小心了,军事区是不能瞎跑的。”

    庭慕应了声,说道:“我现在知道了。”

    夏明安慰他:“萨莫跟我说他查了一下午,云珩让他把刀疤脸身后的关系都揪出来,差点没累死萨莫,过两天应该就能有新闻看了。”

    闻言,庭慕一顿,不过转念一想,云珩肯定不会容忍底下的虫族互相勾结。

    夏明打了个哈欠,声音透着疲惫:“早些休息吧,我做了一天实验,困死我了。”

    庭慕笑笑:“嗯,我也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