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4章 报仇

    庭慕没答话,云珩看见他的嘴角似乎也有伤,他想看得清楚一些,下意识就要把庭慕的脸转过来。

    然而,庭慕却把头偏过,不想看云珩,嗓音还带着沙哑:“关你什么事。”

    云珩怔了怔,手僵在半空中,最后无奈地垂了下去。

    庭慕不愿意说,云珩就只能去别的地方问了。

    他随手拽了把审讯用的椅子,轻声说:“你先在这坐会儿,我马上回来。”

    庭慕没动。

    云珩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另一边,云珩一出审讯室,脸就彻底沉了下来。

    旁边正有执勤的守卫,他冷冷的说:“把你们监狱长叫过来。”

    那守卫一看是云珩,也不敢耽搁,加快步伐去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监狱长气喘吁吁地过来了。

    在路上,监狱长已经把事情了解了个大概,云珩只问了句“怎么回事?”,监狱长就已经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了。

    监狱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结结巴巴道:“3号牢房水管漏了水,就暂时把罪犯关进了对面牢房,现在看来可能是打架了。”

    云珩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把3号罪犯带过来。”

    监狱长忙应了声,对身边守卫道:“赶紧去。”

    云珩面无表情,声音也淡淡的,然而,监狱长却觉得不寒而栗,他想缓解一下冰到极点的气氛,干笑一声:“上将,您也知道,监狱里打架是常事,有时候我们也管不到”

    “是吗?可我怎么听说这个3号罪犯屡次打架但都没有受到严惩呢?这不合规矩吧。”云珩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

    监狱长一瞬间心都慌了,刀疤脸入狱之前是□□的,这些年来他的小弟没少给监狱长送礼,因此对于刀疤脸的事他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监狱打架就算打死了也没虫族过问,谁知道这次怎么会招惹云珩。他张了张口,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云珩一抬头,就看见萨莫过来。

    萨莫恰巧听见了云珩的最后一句话,调侃道:“你什么时候管罪犯打架这种小事了?”

    云珩皱了皱眉,说道:“别笑了,你去审讯室把庭慕叫过来。”

    萨莫看云珩表情不太对,疑惑道:“你怎么不去?”

    云珩低垂着眸子,有些无奈:“他不理我。”

    萨莫没憋住,笑出了声:“行,我去。”

    说完,抬脚上了楼。他推开审讯室的门,庭慕正对着镜子看自己的伤口,看到庭慕的样子,萨莫也是一愣,转而又想起庭慕被关进监狱,而云珩在查打架的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萨莫温和道:“庭慕,云珩让你下去。”

    庭慕不太高兴,凭什么他让自己下去自己就要下去,于是他说:“我不去。”

    萨莫叹口气,说:“你也别怪他,这件事他也受处罚了,和你一样被关了三个小时禁闭,不处罚你上面交代不过去,毕竟这么多虫族都看着呢,他一出来就来找你了。”说完,他顿了顿,补充道:“哦,对,还罚了一个月的军饷。”

    闻言,庭慕怔住了,他没想到这件事闹得这么大,还牵连到了云珩,回想起刚子自己的行为,他感到有些愧疚,脸也红了起来。

    良久,他才说:“走吧。”

    到了楼下,正好迎面撞上了刀疤脸,后面跟着几个虫族守卫。

    刀疤脸嗤笑一声,这种场面他见的多了,新来的挨了欺负就会告状,自己每次都是装模作样道个歉,就被放回去了。

    他以为这次没什么不同,随意瞥了眼,只有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帅气的虫族,虽然气势逼人,但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刀疤脸胆子早就肥了起来,他浑不在意,看见庭慕,眼里透出挑衅:“小宝贝儿,这么快就见面了。”

    话音刚落,云珩站起身,狠踹了刀疤脸的膝弯,刀疤脸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踢,直接跪在了地上,他惊讶的抬起头,自己比普通雌虫都要强壮许多,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就跪了下来。

    还不待他思考,下一秒,云珩就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深紫色的眼睛像浸了寒冰,不带一丝温度:“你叫谁宝贝儿呢?”

    庭慕看见,刀疤脸的脸色慢慢涨红,他双手拼命挣扎,想要摆脱云珩的手,偏偏无法撼动云珩一丝一毫。

    他的脸又从红色变成了紫色,此刻再也没有那股凶狠劲,眼睛瞪圆了,里面映着云珩的脸,盛满了恐惧。萨莫只是在旁边看着,没有阻止,监狱长吓得腿都软了,手不住的颤动,辛亏身边有一个守卫堪堪扶住他,不然他可能真的会倒下去。

    庭慕看着刀疤脸的样子,心想,估计自己刚才也是这种表情。

    他终于出手握住了云珩的手腕,淡淡道:“行了,他要被掐死了。”

    云珩这才慢慢松开手,一被放开,刀疤脸就瘫坐在地上,和庭慕之前一样,大口咳嗽着。

    云珩收起了刚才狠戾,面对庭慕,他温声道:“是他吗?”

    庭慕点点头。

    云珩居高临下看着刀疤脸,刀疤脸被那目光刺的打了个颤,云珩的嗓音透着森冷:“萨莫,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萨莫淡淡“嗯”了声。

    云珩:“我先走了,你留下来处理。”

    萨莫:“是。”

    说完,云珩就带着庭慕离开了。

    路上,云珩说:“办公室有医药箱,先去擦一些吧。”

    庭慕应了声,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上将,您也被罚了吗?”

    云珩突然停下来,看向他,失笑道:“刚才不是挺没大没小的吗?现在又开始喊上将了?”

    他这么一说,庭慕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说过“关你什么事”这种话。

    他沉默了一下,没找到别的理由,只能实话实说:“我之前……太生气了。”

    云珩问:“气什么?气我因为一件衣服把你扔进监狱里?”

    庭慕没想到云珩猜的这么准,瞬间蔓延出来一阵羞耻感。

    见他没说话,云珩接着说:“我不罚你,军方也不会善罢甘休,你要明白,联盟基地属于整个虫族,不属于我个体。”

    庭慕点点头,垂下眼睑,说道:“对不起,牵连到您了。”

    回到办公室,云珩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雪白的医药箱,打开放在桌子上。

    那里面有各种庭慕没见过的药品,应该和人类星球的疗效差不多,但就是名字不同。

    云珩坐在沙发上,庭慕坐在他的另一边,云珩此刻看到庭慕的脖子上有的地方已经磨破了皮,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打开一包棉签,云珩蘸了些消毒水,轻轻往庭慕的脖子处抹着,庭慕感到脖子上一阵酥酥麻麻的刺痛,不自觉就想往后躲。

    云珩腾出一只手,绕到他的身后,从后面固定住了庭慕,使他很难乱动。

    给脖子抹完药,就该抹嘴角了,云珩又拿了一根新的棉签,嘴角有些肿,云珩仓促瞥了一眼,看着就像被凌虐过一样,明知道不是,他还是有些心猿意马,庭慕“嘶”了一声,被弄疼了,他拿过云珩手中的棉签,抱怨道:“我自己来。”

    云珩没接话,给了他。

    庭慕对着镜子擦药,云珩就去整理办公桌的文件,之前签完文件等了许久还没见庭慕回来,他的心里就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匆忙找监控室去调监控,看到庭慕下了楼。等他赶到时,庭慕已经不见了,恰好此时传来出现奸细的消息。

    他庆幸那个守卫先给自己通讯,如果是军方下命令,庭慕少不了要挨一顿严刑审问,他只能先一步把庭慕关进牢中,至少不会被用刑,但他没想到会出现水管跑水监狱打架的事情。

    而自己亲自去军方解释,把过错尽可能揽到自己身上,被关了三个小时禁闭才被放出来。

    庭慕擦完了药,把医药箱还给云珩,云珩接过重新放进柜子里,云珩问道:“现在完成工作了,还要继续参观基地吗?”

    庭慕连忙摆手:“不要了,不要了。”

    “嗯,那我们谈谈正事,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

    “知道,我不该骗您,还乱跑。”

    云珩抱臂,和他面对面站着,从他的角度,看到庭慕的睫毛很长,眼角还有点没消去的红,看着可怜又可爱,顿了顿,他才说;“你确实不该骗我,我查了监控,你根本没去卫生间,而是径直去了电梯,所以你去干嘛了?”

    庭慕抬眼看他,云珩的目光过于凌厉,让他有点心慌,说话也跟着磕巴起来:“也没干什么就下楼看看。”

    “哦,是吗?你认识了一个叫尤琛的虫族吧,改天我问问他,你们都聊了什么。”

    庭慕一怔,云珩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看着庭慕难以置信的表情,云珩更加肯定了庭慕有事情瞒着他,不过眼下,并不是一个盘问的好时机。

    他转过身,准备把桌上的文件交给下级,说:“你先休息会儿,我出去一趟。”

    庭慕以为他要去找尤琛,慌忙拽住他的衣角:“你别去找尤琛,我回去再和你说。”

    云珩转过头,庭慕显然是误会他的意思了,云珩索性将错就错:“那就回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