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3章 挨打

    还不待他辩解,一只虫族脱去了他的外套,紧接着一套冰凉的手铐“啪嗒”一声扣在了他的手上。

    庭慕知道自己怎么也说不清,索性就不挣扎了,他无奈道:“总要让我见见云珩上将吧。”

    押着他的虫族思考了一下,蹙着眉对另一只虫族说:“他身上穿的是云珩上将的军装,要不我们上报?”

    那只虫族沉默了一下,赞同了他的说法,拿出智脑,打了个通讯。

    庭慕一边走,一边听。

    “您好,云珩上将,我们抓了个嫌疑虫族,穿着您的衣服,并且说认识您。”他本想说奸细,但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万一真的是云珩上将身边的虫族那就麻烦了,自己不想得罪云珩。

    那边沉默了一下,随后云珩的声音隔着冰冷的智脑传了过来:“他叫什么?”

    正在通讯的虫族看了眼庭慕,示意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庭慕提高声音,确保云珩能听见:“庭慕,我叫庭慕。”

    “上将,您认识吗?”

    云珩的声音没有温度:“认识。”

    那虫族愣了一下,没想到庭慕说的是真的,他看了眼庭慕,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放了他,正在犹豫间,云珩冷冷地问:“你们以前抓到嫌疑犯都是怎么做的?”

    “押进牢中严刑审问。”

    庭慕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心脏乱跳,云珩这么问是想干嘛?

    下一秒,就听见云珩下达指令:“那先关三个小时。”

    庭慕:“”他要问云珩为什么,但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出来,毕竟自己是偷跑出来的。

    身后的虫族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快点走,庭慕不情不愿地往前磨蹭着。

    等到他走远了,和云珩通讯的虫族还站在原地,谈话的最后,云珩说:“不要对他用刑。”

    那虫族说了声“是”,挂断智脑之后,快步跟了上去。

    庭慕被带到了监狱,门口的虫族收起枪,看了眼庭慕,开始录入他的信息,庭慕蔫蔫的,他想不通,就算自己跑出来不对,云珩也不用把他丢监狱里吧。

    他抬眼看了看监狱,自己这是第二次进来了吧,被守卫带进去,两边都是一个一个的牢房。

    守卫拿出钥匙,打开一间,侧过身,让庭慕进去,临走还拿走了庭慕的智脑。

    庭慕找了个地方坐着,四处看了看,地板不算干净,墙壁也有掉漆的地方,空气中有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

    整间牢房只有一面窗子,窗子很小,只有一束光透过来,显得屋子很暗。

    虽然听云珩的意思是,自己只在这里待三个小时,但庭慕还是有点难受。

    他长长叹了口气,这几个月他已经渐渐适应了虫族的生活,每天看着自己的收入甚至还有满足感,如今坐在这里,他的心里升起一阵寒意,胸中似乎有块石头压在心底,那些被他压抑住的难过也好像找到了宣泄口,一瞬间喷涌而出。

    他没有焦距地望着窗子,任凭孤独感蔓延,什么也不愿意想。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响动,紧接着一声大喊:“卧槽,漏水了,他妈的守卫呢?!”

    然后就有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你们两个先看着他。”

    被指到的两个虫族互相看了一眼,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谁也不想留在这:“我有事。”

    “我也有事,博士还让我送文件去呢。”

    又有一道虫族的声音传来,扯着嗓子喊:“先把他关进对面的牢房,这水真猛,赶紧找个东西堵上!”

    话音刚落,门前就出现响动,是开锁的声音。

    牢门被一脚踹开,一个粗壮的虫族进来了,庭慕抬头看他,那虫族也穿着囚服,透过缝隙,庭慕看到对面牢房聚集了一群守卫,应该就是刚才漏水的那间。

    守卫恶狠狠警告那个刚进来的虫族:“你先在这待会,老实些,不许惹事!”

    那虫族嬉皮笑脸道:“是的,长官,我保证奉公守法。”

    守卫嗤笑一声:“你如果奉公守法也不会在这里。”说完,“砰”的一声关上大门,离开了。

    外面的吵闹声还在继续,但是已经小了许多。

    那虫族蹲下来,笑嘻嘻道:“hi,老兄。”

    庭慕此时才看清,那虫族是小麦色肌肤,面容粗糙,脸上有一道疤痕,像是被利器划伤的,虽然他在笑,但掩饰不了骨子里那股凶狠。

    如果是平时,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庭慕肯定不去惹这种人,但今天他心情低落,似乎胆子也跟着大起来,他只淡淡说了句你好,就偏过头,不再看他,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但刀疤脸却浑不在意,依旧笑嘻嘻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庭慕依旧看着窗户,敷衍道:“没什么。”

    “来,跟老哥说说,自己在这憋坏了吧,我给你解解闷。”刀疤脸盘起腿,往他对面大大咧咧一坐。

    看来这是不想放过他了,庭慕皱了皱眉,这次终于看向刀疤脸,冷冷道:“谢谢,不用。”

    刀疤脸丝毫不觉得尴尬,咧嘴一笑:“你新来的吧,我在这也有五年了,没见过你。”

    庭慕没法无视他,但庭慕也没有接话,刀疤脸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四处看看,确定守卫都在修水管:“要不你跟了我吧,我在这里还有点关系,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闻言,庭慕一惊,诧异道:“你说什么呢?”

    刀疤脸再也忍耐不住,从见到庭慕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这雌虫长的真是漂亮,皮肤白皙有弹性,前面铺垫了这么半天,他再也忍不住,趁庭慕没反应过来,伸手就在庭慕脸上抹了一把,这手感,跟他想的一样好。

    庭慕这次彻底傻了,只听刀疤脸说:“小宝贝儿,你不会不懂吧?监狱生活枯燥乏味,总得有点东西解解闷啊。”说着,又把手伸了过来。

    这次,庭慕一把打开了那只手,嫌恶的瞥了一眼刀疤脸,匆忙站起身,想要远离他。

    刀疤脸顺手一拉庭慕,就要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扯,庭慕猝不及防给了他一拳,刀疤脸也没料到庭慕这么灵活,脸上生生挨了下来。

    庭慕这一拳用了全部的力气,并不轻,顿时刀疤脸的鼻子流出了血。

    刀疤脸抬手抹了一把,见手上都是湿黏的液体,他大骂一句:“草!”此刻他不再笑了,那股凶狠劲就完完全全展示了出来。

    他抓起庭慕,猛地往墙上一扔,庭慕被撞得眼冒金星,他又把庭慕翻过来,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庭慕脸涨得通红,双手用力想要掰开遏制住他的手,但是因为缺氧,他渐渐没了力气,眼前也一阵晕眩,越来越迷糊。

    谁来救救他

    就在这时,牢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守卫进来,刚说出:“行了,水管”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在看到面前的景象时,他先是一愣,随即大喊一声,立刻冲上了上去。

    刀疤脸见到守卫,这才放下庭慕,庭慕瘫软在地上,不住地咳嗽起来。

    守卫骂道:“你他妈就不能不惹事吗?你这个月都打几回架了?!”

    刀疤脸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装着无辜:“这次他先动的手,您看看,把我鼻子都给打流血了。”

    守卫看看他,再看看庭慕,两边都有伤,但庭慕显然伤的更重,差点就没命了。

    守卫只是上前检查了一下,确定庭慕死不了,就要带刀疤脸离开。这个刀疤脸和基地一些人有关系,在监狱中横行霸道惯了,只要不闹出命案,守卫对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没有人会去管监狱里的虫族。

    临走,刀疤脸笑着蹲下身,拍了拍庭慕由于咳嗽依旧红透的脸,故意压着嗓子,冷冷道:“下次再见面,希望你能识趣些。”

    守卫催促道:“你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呢?还不赶紧走。”

    “诶,这就来了。”

    “砰”的一声,牢房又被锁上了,这次,没有杂乱的脚步声,也没有呼喊,牢房内安静的似乎掉在地上的针都能听见。

    庭慕从大口大口的呼吸变成了小口喘息,他用力闭了闭眼睛,眼尾泛着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牢门再一次被打开,庭慕反射性瑟缩了一下。

    是最开始抓它的虫族,那虫族看到庭慕的样子,怔了一下,随即问旁边的虫族:“我不是说别用刑吗?”

    被他问到的虫族不明所以:“没用刑啊,一直就在牢房里待着啊,也没人提审他。”

    “那他脖子怎么回事?”

    那虫族凑近看了看,也是满脸疑惑:“我也不知道,他不会是想自杀吧?”

    “放屁,这是上将要的虫族,把他带出去,你赶紧查一下怎么回事。”

    庭慕感到有个虫族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头顶传来一道声音,似乎带点焦虑:“还能走吗?”

    庭慕无精打采的,半睁着眼,点了点头。

    那虫族便一把扶起了他,缓缓往前走着。庭慕腿没事,只是感觉有些脱力,走了几步,适应了会儿,他抽出被扶着的胳膊,说道:“我自己走。”

    风一吹,庭慕脑子也清醒了些,守卫带着他上了楼,来到了一间屋子前,庭慕抬头一看,门上赫然写着审讯室。

    他皱了皱眉,不知道会有什么等着他。

    守卫打开门,恭敬道:“上将。”

    “嗯,你先出去吧。”

    庭慕这才看清窗前背对着他的虫族,不就是云珩么?

    云珩转过身,感觉呼吸有一瞬间都停止了,庭慕的脖子上有深深的掐痕,眼角泛着红,衣衫褶皱凌乱。

    他快步走到庭慕面前,轻轻摸了一下庭慕带着红痕的脖颈,声音像冰水一样冷:“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