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章 鬼婴

    庄泽激动的叫道:“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被人打了,现在浑身酸痛,他们还威胁我啊。”

    “好好好庄先生,你说你被打了,但你身上怎么没有伤痕。这个姑且不说,你说你表弟找人威胁你,他们威胁你什么了,麻烦你说清楚。”做笔录的警察钱向前无奈的问道。

    庄泽:“反正就是威胁还要再打我之类的。”

    看着说话支支吾吾的庄泽,钱向前觉得他要么是报假警,要么是精神有问题,便劝说对方回去休息,而庄泽这边则坚称自己被打、被威胁,于是双方发生了争执

    早晨,叶子冰刚去了一趟张松兰家,这几天张松兰过得并不太好。

    原来,当初张松兰把叶子冰叫到了办公室,叶子冰便把自己的想法跟张松兰说了。

    原以为张松兰不会相信这么荒唐的幻术杀人的想法,但出乎意料的,张松兰信了,而且还拿出了几份卷宗给叶子冰看。

    而这些资料都是些被害人声称自己被人打了、被车撞了、被人拿刀捅了,但身上却没有任何伤痕的案件卷宗。

    通过将这些卷宗进行对比,发现这些受害人和陈顺福一样大多都是负债人员,而根据之前的调查,张顺、王致刚便是“讨债公司”的员工。

    这些案子上都或多或少的都有张顺的影子,因此张松兰也深信张顺确实掌握了某种让人产生幻觉的能力。

    但她实在想不通对方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或者药物实施的。

    之前在审讯室,张顺拍了她的脖子,张松兰原先是不相信张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她施展什么手段的,况且哪怕她真的被施展了幻术,她也做好了心里准备,这是一个能深入剖析犯罪手法的过程

    刚开始的那天晚上张松兰只是觉得脖子有点酸痛,不过她也没在意,因为之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以为是老毛病犯了,奔波了一天,她确实也有点累,便早早洗澡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张松兰就感觉脖子更酸痛了,有一种很沉重的感觉,而就在她去厕所洗脸时,隐约从镜子上看到了一个灰黑色皮肤、全身皱巴巴的死婴,瞪着灯笼般的大眼睛正趴在她脖子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把张松兰吓了一大跳,再回过头来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这下,张松兰知道她很可能是中招了,连忙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一番检查下来,结果当然是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精神有点萎靡,医生让她多休息,不要过度劳累。

    想到除了早上的一幕有点吓人外并没有其它的事情发生。

    为了怕引起其他人的担心与不必要的恐慌,张松兰仅把这件事告诉了叶子冰,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在家休息两天。

    张松兰决定暂时静观其便,毕竟她真的很难相信在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这个幻象还能出现更加厉害的变化。

    可惜,她还是低估了这幻象的威力。

    她出现的幻觉越来越严重,一开始是鬼婴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而到了晚上她能完完全全感觉到、看到鬼婴趴在她的脖子上,并且越勒越紧,脖子上越来越沉重的感觉压得她整晚都睡不着觉。

    鬼婴的嘴巴微张,仿佛在说些什么,但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张松兰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放佛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当她能听见鬼婴的声音时,恐怕她会死

    来到警局后的叶子冰有点心神不宁。

    今天清晨,因为实在放心不下,她又去了张松兰家一趟,但敲门敲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幸好之前张松兰给她留了根备用钥匙。

    打开门便看见张松兰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脸上青筋蹦现,连声大喊着:“快给我滚开!”

    吓得叶子冰连忙冲过去制止,并朝张松兰脸上泼了一瓶水,张松兰才逐渐冷静下来,慢慢恢复了神智。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瞒也瞒不住了,顿时,整个刑侦四队都知道了张松兰的情况,队员们各个愤怒无比,同时也感到了一阵心悸,毕竟这种让人产生幻觉的能力太过诡异了,老赵、老胡这两个冲动点的就想立即把张顺抓回来。

    但被恢复过来的张松兰制止了,无凭无据的要是真把人强行拘留,再被人拿来做文章,那这些下属的警察生涯可就到头了。

    可通过这几天的调查,张顺一直深入简出、安安分分的,并有什么出格的事情。

    经过一番商议,众人决定先把张松兰送到医院,安排人24小时盯着,以免张松兰出现幻觉再发生什么事情。继续加强对张顺的盯梢。

    接着叶子冰便向局里报告了这件事,局长邓光荣也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当场跟上头沟通,协调安排一个催眠方面的专家下来。

    接着告诉刑侦四队先不要声张,继续秘密加强对张顺的调查,等过两天专家来了看有没有办法解除张松兰的幻觉。当然,如果事态紧急,那就立即对张顺实施抓捕,后果他来承担。

    重新收拾了下心情,叶子冰回到办公室,但一进门便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小钱,怎么了?这大早上的搞得跟菜市场一样。”叶子冰缓步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听到声音,庄泽转过头看见了美艳动人的叶子冰,顿时眼睛都直了,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看见叶子冰,钱向前苦笑道:“叶姐,是这样的,这位庄泽,庄先生声称自己被人打了还遭到了威胁,你看他这浑身上下哪有一点被打的痕迹,问他被威胁什么了,他也不说”

    听到钱向前的话,叶子冰顿时警惕了起来,这不和之前的卷宗里的案件和刘顺福的遭遇是一样的吗?

    说起刘顺福,因精神异常现已被关进g城青山医院被人研究去了。

    “行了小钱,这案子我来负责,你去忙别的吧”说着仔细打量了庄泽一番,嗯平平无奇。

    沉吟了下,叶子冰缓缓问道:“庄先生,你是不是欠别人钱了?”

    庄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