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章 无证据犯罪(一)

    鸿富小区13栋4单元门口挤满了围观群众,案发区域已拉起了境界线,各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正有序的勘察现场。

    一个看起来30岁,留着齐肩发的女子站在血迹前陷入沉思。

    她叫张松兰,是刑侦四队的负责人,这次跳楼事件便是由她负责。

    根据对现场的勘察,初步判断死者刘桂英是从家里坠落致死的,从死者的尸体上看,死者身上衣服有多处撕扯的痕迹,且身上有多处抓痕,表明死前经过剧烈挣扎,目前,尸体已移送法医鉴定。

    通过对1404房屋及死者父亲刘顺福的检查与询问,发现刘顺福精神错乱,似乎先前收到了极大惊吓,且左手骨折,口中一直叫嚷着“不要打我”,但奇怪的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外伤。

    目前已将刘顺福作为本案嫌疑人移交医院进行诊治。

    结合现场的种种,张松兰初步判断死者刘桂英与其父刘顺福在案发前遭遇了折磨,不排除是凶手将刘桂英推出窗外。

    或者刘顺福便是凶手,只不过伪装成受害人的样子。

    不排除刘顺福案发前与女儿发生了剧烈的争执,最后导致刘桂英坠楼。不过联想到死者衣服上的撕扯痕迹,应该不会这么鬼父吧。

    “张队,监控结果调取出来了。”此时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警察小跑过来说道。

    只见那年轻的女警面似芙蓉,眉如长柳,一双宛若出尘的深邃眼眸勾人心弦,如雪的肌肤更显几分动人,满头的汗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嘴唇微微抿动,如落尘的仙女。

    至于另一名男警官,平平无奇,不值一提。

    “张队,您请看”,年轻的女警察将手中平板递给张松兰,说道:“根据对小区监控的调查,这两名男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在案发前曾进出过1404房间,但奇怪的是,死者是在两名离开后才坠楼身亡的。”

    “做得好,小叶。”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确有重大作案嫌疑,小王,立即向技术部门调取监控,查找嫌疑人的去向。”

    “是,报告张队。嫌疑人去向之前已向技术部门取证,两人最新的一次出现地点是在正合百货商场。”年轻的男警察回答道。

    “很好。”张松兰对着年轻的男警察说道。

    “小叶,立即向局里汇报申请抓捕。小王,继续核实嫌疑人的身份信息,督促法医尽快出具尸检报告。”

    “四队的,所有人立即跟我前往正合百货商场。”张松兰厉声说道。

    “是”

    “是”

    “是”

    正合百货商场,李毅跟着几名也是来做兼职的学生在一楼大厅处搬运货物。

    看着将两个箱子叠在一起扛走的李毅,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脸色古怪的说道:“奇怪,这家伙力气怎么这么大了,以前扛一个箱子都很吃力,怎么现在一次扛两个箱子走起路来还很轻松的样子呢?”

    关于这点,李毅也发现了,邪恶之眼突破到1级后,他的力气真的大了不少,之前扛一个箱子都得慢慢的挪,现在抗两个箱子感觉还有余力的样子。

    这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了,至少他可以早点干完今天的活。

    就在李毅照常搬运货物的时候,眼睛突然一阵刺痛,不自觉的往后方看去。

    而前方两名男子中的瘦小男子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将头转了过来。

    双方就这么四目相对,不自觉的,两人都同时激活了邪恶之眼。

    顿时,周围的一切放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二人在相互对峙,无形的气息在不断剧烈碰撞。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瘦小男子似乎精神力不支,提前退出了这种状态,只见他左手不断揉着脑袋,整个人几乎站不稳,幸好旁边的阿刚及时将其扶住。

    两人嘀咕了几句后,瘦小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毅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慢慢往前走的二人,李毅双手捏拳压住心中的愤怒,他认出了这个瘦小男子,而且对方居然也拥有邪恶之眼,看来这个世界比想象中的要复杂。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瘦小的黑衣男子名叫张顺,原身之前负载累累时,就是这个张顺上门进行催收,并让李毅签署了一份房屋转让抵债的协议。

    怪不得,原来的李毅再老实也不可能傻到把位于市中心平均价值500万的房子以80万的价格转让出去。

    很明显,当时的李毅绝对中了张顺的幻象。

    想到这,李毅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李毅知道这是原身留下的不甘与愤怒,这房子承载着太多原身对父母的思念。

    “放心,我一定帮你把这套房子夺回来。”

    李毅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眼睛死死盯着前方渐渐走远的两人

    一阵警笛声响起,张松兰带领的四队迅速冲入正合百货商场,将张顺与阿刚两人包围住。

    张松兰上前出示证件对两人说道:“张顺、陈致刚是吧。”

    “我是公安局刑侦队的张松兰,现在怀疑两位跟一件凶杀案有关,请跟我回去协助调查。”

    整个过程中,张松兰一直盯着两人的面部表情,但出乎意料的两人相当的平静,极度配合的伸出了双手。

    不,如果说陈志刚是平静的话,那张顺则是淡然却又带着点轻蔑,一种高位者对待下位者的表情,尤其是那双眼睛让张松兰感动极不舒服,那种眼神就像屠夫看待宰的鸡鸭一般的眼神

    g成公安局,刑侦四队的队员们个个表情凝重。

    不久前,他们提审了陈志刚,而张顺一到警局便昏睡了过去,暂时将其收监在保健室。

    通过陈志刚提供的证词,他们只是合法的向刘顺福催收债务,从头到尾都没有触碰过刘顺福父女,反而是刘顺福、刘桂英父女在装疯卖傻。

    而这一切都记录在执法仪里,顶多就是言语上激烈了点。

    通过观看刘顺福提供的执法仪录像,张顺、陈志刚确实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死者及刘顺福。

    但诡异的是刘顺福蜷缩在地上不断求饶以及刘桂英瘫倒在地上拼命挣扎撕扯的画面难道都是伪装吗?

    难道真的是这对父女为了躲避债务,不惜把自己全身抓伤吗?这二人像中邪般的诡异现象让整个案子疑点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