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9章 第一次 (求票!)

夏日的天,早早的就亮了,按照往常的话,龙飞同志只要一睁开眼,就会先伸展一下身体,然后开始做100个仰卧起坐和100个俯卧撑!

不过今天龙飞同志却没有做,不是因为偷懒,而是当他张开双手伸展身体的时候,龙飞同志摸到了一个滑嫩而富有弹性的东西。



龙飞同志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脑袋迅速的向旁边看去,乌黑亮丽的长发,清丽脱俗的瓜子脸蛋,龙飞同志认出了她是谁,这还是龙飞同志真正的看清楚慕怜的样子,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清纯,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的爱怜!

“酒后乱性!”龙飞同志的脑袋里突然蹦出这四个字。

龙飞同志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他当兵之前很花,但是再怎么花,也没有到这个地步啊,自从当了兵,就等于进了寺院一样,这是龙飞同志的第一次啊,不,应该这是龙飞同志的第二次,他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已婚人士。

那是在部队的时候,龙飞同志又一次出公差,要坐火车从辽沈到黑省哈尔市,就在他座位的旁边,就是一位美丽端庄的成熟女性。

这个女人的吸引力,可是相当强烈的,对待龙飞同志这样的初哥,简直就是秒杀,果不其然,龙飞同志深深的被吸引了。

一路上龙飞同志主动搭讪,开动脑筋找话题,就是为了引起女人的注意,这个时候的龙飞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立功专业户了,自己是一系列的第一的头衔,而且还有一张帅帅的脸蛋。

龙飞同志成功了,女人和他开始聊了起来,就这样龙飞慢慢的了解面前的这个女人,女人叫丁秀,辽沈省人,那一年她27岁,结婚3年多了,两口子关系一般,谈不上好坏。

两口子在沈市做着水果蔬菜批发的生意,丁秀这次去黑省,主要是找货源,这样就省了好几个环节,要多赚一倍的钱。

龙飞同志也谈了一下自己,把自己的丰功伟绩,一一的拿出来晾了一下,来以此显示自己的能力。

那时的龙飞,还是太年轻,也不知道是爱情,还是一时的冲动,自己完全没有办法阻挡自己想法,眼看就要到终站了,龙飞同志鼓足了勇气,问丁秀要了个联系方式。

龙飞在黑省要待一个星期左右,时间上也比较宽余,于是就在他们分开的第二天的晚上,龙飞同志就给丁秀打了个电话。

丁秀约龙飞来到了一家咖啡厅,给龙飞同志叫了杯咖啡,自己却要了一杯柠檬汁,两个人就这么聊着,龙飞同志就显得很是拘谨,有些放不开。

“我在这里看个朋友,她在这里开了家美容店,生意还很不错,我每次来哈尔市,都会到她这里,你要在这里待多长时间?”丁秀怎么也是过来人,比较放得开。

“差不多还要五天左右吧!”龙飞现在的心思有些乱了,低下了头,他不敢抬起来,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总是盯着人家看,这样会很不礼貌的!

接下来,龙飞同志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这次会面的时间大约有十五分钟,两人就分开了,对于龙飞同志来,也许这就是永别了,因为他再也不好意思,主动给人家打电话了,而且别人还有老公!

但是让龙飞同志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龙飞同志完成任务后,往回返的时候,两人又一次相遇了,不知道是刻意,还是巧合!

龙飞同志一时间激动莫名,连忙走到了丁秀的跟前,一把就抓住了丁秀的双手,激动的不出话来。

丁秀也不知道怎么了,对龙飞这个傻大兵特别的有好感,不知道因为什么,和龙飞同志很是投缘,两个人在返回的路上聊的很开心。

当两人到了沈市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两人就相约来到人民广场,漫步在喷泉边,走在树荫下,过路的行人少了。

丁秀可能是走的时间长了,有些累了,于是就冲龙飞同志道:“飞,你背我吧?”

求之不得!这个时候的龙飞同志,可真的有股子傻大胆,什么事情想起了就敢干,她背着丁秀慢慢的走了有十几分钟,走到一个广场边上的一把靠椅跟前停了下来。

两个人玩的很开心,等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钟了,龙飞同志是回不了部队了,但是龙飞同志就是不知道丁秀是否准备回去。

不知道龙飞同志从那里来的胆量,一下子就抱住了丁秀,嘴巴不停的亲吻着丁秀的脖子,还结结巴巴的道:“今天不要回去了好吗?”

丁柔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没有答应龙飞,当然也没有拒绝,只是有些担心的道:“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喜欢你就行了!”这个时候的龙飞同志有些霸道了。

“你个臭子,可千万别让我爱上你啊?”丁秀有些担心的道。

而此时的龙飞完全就没有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现在的他已经精虫上脑了,完全把一切后果都抛之脑后了。

两个人一起到了附近的酒店里开了间房间,龙飞同志的心激动的不行,不知道是即将告别处男之身,还是因为什么!

不过龙飞同志并没有马上得偿所愿,而是被丁秀提醒,先去买安全帽了。

一夜的激情,龙飞同志心满意足的抱着见证了他成为男人的丁秀,此时的他意气风发,轻轻的抚摸着丁秀那裸露着的后背。

两人一大早就起了床,女人要回家,男人要归队,两人相拥着到前台结了帐,一起走出宾馆,龙飞同志从口袋里掏出昨天用剩下的安全帽,扬手就向门口的垃圾桶丢去,不过这个时候却被丁秀给拦下了。

“别浪费!下次还要用呢!”丁秀猛然道,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呵呵!”龙飞同志听到只是一通的傻笑。

龙飞同志和丁秀的故事,就到了这里,从那天以后,龙飞再不敢和丁秀联系了,也明白了那天晚上丁秀的那句话的意思。

人家是有夫之妇,这样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让撑船的大哥知道了,告到部队的话,龙飞同志的可就更有名了,估计比他那立功专业户都要有名。

龙飞最担心的还是丁秀,一个美丽的女人,有着一个美满的家庭,龙飞同志有些害怕了,其实龙飞也知道,他们两个是不会有结果的,龙飞同志更加的不忍心伤害丁秀了。

龙飞同志万幸没有告诉丁秀,自己部队的番号,也就不用担心丁秀找到他,借着在部队的便利,他撒谎要执行重要任务,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联系······

事情已经过去将近三年了,龙飞同志此时非常的想要知道,丁秀现在的生活,现在她过的好吗?

龙飞同志被身边的咿呀声,打断了纷扰的思绪!现在还有一件令他头疼的事情要处理,想到这里龙飞同志不由得混乱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