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九章 准备!使魔的召唤!

    无论是那种类型的使魔,青可以随手召唤出来,然而召唤出来,使魔会不会大闹一场,还是像这只像狐狸一样的未知生物呼呼大睡,青并不能决定。

    “既然有这么多黑色结晶,干脆一次性召唤一只强大点的使魔好了。”青这样想着。

    补给小镇,一个受到隔离的区域里…

    望着四周那刚刚被建立起来的黑色防御结界,贞德有些惊奇的看了青一眼,赞赏道:“虽然是个亡者,不过能够建立这种程度的防御结界,青你的魔法造诣,已经比大多数自命不凡的圣教徒强大的多了。”

    “嘛,还可以吧…”青下了刻画防御性阵法的手,也停下了魔力的供给,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还记得怎么建立,但这还是我苏醒后第一次运用,能够在考虑到时间问题的同时,弄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如果这样还挡不下使魔,我也不知道该高兴好还是沮丧好了…”

    挡不下使魔就证明了使魔的强大,代价却是补给小镇被闹翻,挡下了就证明结界的强大,证明自己死灵气息已经恢复了不少了,无论哪一方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也难怪青会这么矛盾了。

    “好了,你也快点开始吧!”贞德看了一眼漆黑的夜幕。“现在正好是夜色最深的时候,大概现在每个人都去睡觉了,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合适的时间。”

    青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青绿色的光泽开始流转了起来…

    闭上眼睛,青缓缓的调动起体内的死亡气息,让他们如同开闸的水流一样,由慢到快,逐渐从体表开始燃烧了起来,脚下的地面随着死亡气流的涌现而渐渐荡起一圈圈的风浪,吹向了四周,形同漩涡一般,徐徐冲击而起,冲天而立。.

    没过多久,整个现场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斥着异常浓厚的能量,吹动着强如狂风般的烟尘,宛如战斗机起飞之前的情景一样,遍地都是卷动着的气流,犹如排山倒海似得,极其壮观!

    “这…这股能量…”一直在旁边静静的观察着青的贞德脸色骤然变了,一对精致似宝石的瞳孔微微缩起,里面充满了凝重与丝丝的骇人。

    贞德知道青的以前的实力非常强大,庞大到甚至连现在一些不少传奇级别的强者可能都匹敌不了,可她没有想到,隐藏在青体内的能量,居然还庞大到这种的程度!

    这已经不是书中所记载的普通亡者所能够拥有的程度了!

    这么强大的能量,贞德不是没有见到过,但是,就是因为见到过,所以,这个处事不惊的圣女才会感到有点惊骇,这在平时,根本是很难见到的!

    望着那浑身沐浴在死亡气息中的青,贞德的脸色已不像刚刚那般淡然,而是充满了异样的凝重,嘴巴宛如呢喃一般的轻启。

    “青,真的是亡者吗?”

    贞德唯有在教皇的身上,才见到过这么强大的能量!

    另一边,青却是不知道贞德心里到底有什么活动,他的意识,已经是连通了使魔生存着的异世界了!

    单手一握,举到自己的身前,紧接着,如同咏唱一般的词汇从青的嘴中缓缓的吐露而出。

    “以吾身之血为引!呼唤尔等的真名!”

    “从此!吾将以生命为尔等所吞噬!以血液为尔等为基底!将尔等的力量容纳与此身之躯体!为吾所驱行!”

    “遵循此契约之异界的召唤兽,若愿以契约之文为行,于此降临吧~~~”

    “以吾青之名!”

    玄奥似古代符文的咏唱在周围清晰的回荡而起,无视那遮天蔽曰的狂风,也无视那翻滚徘徊的魔力,如有形般穿透在空间之中,起伏波动,直到最后一个符文落下之时,天地,浑然一静!

    青那举起的手中,几滴细小的血液从指尖上浮现,旋即违反了重力,渐渐的飘起,在来到十米以上的半空时,血液陡然犹如被蒸发一样,在一声‘嗤’声中,化为一缕血气,凭空消失不见。

    “嗡…”

    一个细小的黑点,在血气消失的位置上霍然波动而出,如水流似的旋转而起,扩散,没过多久,一个旋转中的黑洞便出现在了半空中,内里,一股汹涌澎湃的魔力暴涌而出,吹袭而下,陨石一样的轰然落地!

    “咚!”

    令人窒息的猛烈威压仿若山岳,没有丝毫前兆的砸下,空间似乎都不堪重负的发出一声哀嚎声,现场,狂风已然进化为暴风,席卷四方!

    后方,贞德身体已经撑不起来了,反而伫在地上,维持着自己的身形,一头金色的长直发随着衣摆一起,疯狂的乱舞,双眸死死的盯在前方青的身上,贞德脸上,尽是错愕。

    “来了…”

    话音才刚刚落下,漂浮在半空中的黑洞里,道光在顷刻间降临,从黑洞中暴射而出,猛然砸落在地面上!

    “轰隆!”

    这是一只巨大的蟒蛇,硕大狰狞的脑袋贞德当初住的圣堂还要巨大,身体覆盖着银色钢铁盔甲鳞片,绿色的瞳孔透着阵阵寒光,它的羽翼是灰色的,是钢铁构成的,并不是像鸟儿那样柔顺的羽毛,而一双冰冷的绿色瞳孔正在盯着青和贞德。

    不知过了多久,这只巨蟒莫名做出了让两人都目瞪口呆的举动,它缓缓地朝青低下了头,声音从它喉咙深处传了出来,是那么的深沉,古老。

    “吾主。”

    贞德惊讶道,“青!这大蛇居然说话了,还是我们所能够理解的语言!”

    事情的转变让贞德和青两人都反应不过来。

    青对大蛇的举动也是一愣,疑问道:“你…什么意思?”

    大蛇的气势不再像刚才那样盛气凌人了,对青俯称臣,说道:“吾名为‘祭礼之蛇’,掌管世间一切善恶与智慧,吾沉睡千年,就是为了与吾主再次相遇,吾等重临世界之时,世界将被黑暗所湮灭。”

    “‘祭礼之蛇’?那我和你又是什么关系啊?”青听得有些糊涂,这古老的蛇讲话也是古老得要死,‘我’称‘吾’,也听不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重临世界之时,世界将被黑暗所湮灭’,最让人搞不懂的是他称呼自己为‘吾主’。

    青始终不清楚祭礼之蛇话中的奥妙和意义,似乎自己的身上许多谜底尚未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