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章:梦醒时分惊坐中

    “其实我有个问题很想问你。”他坐在沙发上,目光里没有半点的异样,有的只是无尽的纠结和怀疑。

    “什么问题。”他停住了脚步,转头望向男人。语言中隐约听出男人想问什么,但其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为了什么。

    “你为什么相信我。而且你手上的赌注到底是什么才会让你有足够的自信我不会临时变卦。”男人咽着喉咙里的口水,除了眼神的飘忽不定,就连身体也在焦虑时半挺着身子,艰难的开口。

    “首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次赌注中我最大的筹码和败笔就是你。如果你要问我有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只是个梦而已。”眼神中涌出的火热,打断了男人寻求未知答案的念头,他走过去拍着男人的肩,这一刻身份互换:“别太紧张,只要你说话算数。我并不会为难你。”

    他迈着脚步走了出去,此刻只有幽幽乐声环绕的房间,男人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亲眼看着唐洛从包房里出来,夏莜茗等在那里,眼睛里散发出小兔子般的精光,对于唐洛在房间里的对话非常感兴趣。

    他无奈的摊手,神色中有着些许得意,得意的笑道:“我出手难道还有失败的道理。”

    夏莜茗看在那里,听出了唐洛将对话中的隐情闭口不谈。觉得其中肯定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事,但看他觉得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本能的就觉得不会是一件特别坏的事。

    “渔人码头快到了,在英格兰顿发来的鱼巷数据中,的确有着三年是有着起伏非常高的数据浮动,估计是一个坑还没挖完就急着去填另一个坑,2017年的数据非常的高,但相对于15年16年数据的惨淡,很难联想到现在的数据会比之前平均的数据还要高上几个百分点。”夏莜茗读着传真发来的数据图,将自己对于鱼巷数据的猜忌讲了出来,当然这一点,唐洛非常认同。结合司机说的和数据来看,17年的数据的确太过匪夷所思。

    “刚才从跟约翰先生谈话的过程,我确定的知道我梦里的场景绝不是我一时兴起幻想出来的梦境,我有清楚的记得他在我提到小孩的时候,脸色极度的惶恐。虽然没有表现的没有太过突出,但很多小细节出卖了他当时的内心想法。我想这次的案件十有八九会跟梦里的故事有关联了。”唐洛很确定的说,与此同时,第二条线索线出来了:站在渔人码头前的老人,到底会以什么方式介入唐洛的案件。

    “如果说如今发生的每件事都朝着你梦里的经过按部就班的进行,我们会在停靠码头的时候见到等待我们许久的人。”夏莜茗回答。

    这时,轮船上的巨大的广播声随着逐渐缓慢下来的速度鸣响起来,散播在船舱内的女声广播,也开始响了起来。

    无论是下船的加州旅客,还是返乡的鱼巷本地人井然有序的下了船,随着这波下船的人潮,首先以唐洛和夏莜茗先到地面,紧接着从四楼迟迟赶来的飞鹰和迈克顿就显得惬意了很多。

    不知道隐情的他们,或多或少将这次案件当成了旅行,毕竟梦里的案件怎么想都在跟自己开玩笑一样,除了将潜逃的男人绳之以法,他们对于这次案件既来之则安之。

    “飞鹰,迈克顿。这里。”他挥手示意着在拥挤的人群中找寻唐洛他们方位的两人,他的头很出众,所以在人群中他一眼看到了唐洛。便推着来往的行人挤到了唐洛前。

    “你们还在等谁。”见唐洛在接到他们以后,仍然将目光投向了即将关闭的舱门,迈克顿有些不解的问道。

    “等一个你们认识的人。”唐洛回答。

    “认识的人?你是说?约翰·诺马?可是我刚才才看到他下了船,怎么你们在等他?”迈克顿挠了挠头,将手指向了背对着唐洛的地方,继续说:“我刚看到他从那里下去,之后就不见了。我以为他摆脱嫌疑了,就没有去追他。”

    “糟了。”他一脸懊恼的大叫,除了整个时局没有按他意向中的走,就连之前在船上还信誓旦旦的承诺不会有失败的理由,没想到那么快就打肿脸充胖子。

    他的脸黯淡了下来,神情也在刹那间变得越来越复杂,他慢慢地走在夕阳下,看着自己被拉长的伶仃的身影,满心懊恼。只因对人性基本的信任,他可能真的无法掌握自己的计划,那一霎那,他只觉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生命都失去了颜色。

    “算了,已经过去了。”迈克顿他们追了上去,知道犯了什么错误的他们,拉着唐洛的肩,不想让他从人群中丢失了。

    “你想想在你的梦里本来就没有那个人,如果多了他可能整个案件就多了一层变数,万一结局没有你预想的,或者多了别的可能,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夏莜茗小心的安慰着,没有将过错完全的推向唐洛。他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大度,去揣测别人的心理。只不过他面对的这个人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只怪他一个显得太过牵强了,

    即使不知道整件事的所以然,但还是听出了话外音的迈克顿,再短暂吸收了整段信息后,大笑拍着胸脯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见过我大学那会有跟别人争过抢过吗,凡事带着一颗淡泊心,其实很多是没有想象的那么悲观的。”

    “你以为我是你啊!你忘了在宿舍哭哭啼啼,魂不守舍的人是谁啦。”唐洛白了迈克顿一眼。

    “你这家伙,我现在好心好意的在安慰你,你却还想着嘲讽我,你这兄弟做的不低调啊。”迈克顿忍不住破口大骂。

    说实话,唐洛的心情好了很多。

    他低着头,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咬牙切齿的就是开口说:“飞鹰,我现在要你以谋杀罪的罪名通缉约翰诺马,但是尽量别打草惊蛇,通过群众的力量施压,在各大网站,市场上发布这个人的信息。”

    “如果你要证据,我也可以给你。”他从袖口中掏出小型的窃听器,有些得意:“他并不知道我会留着后手,他会以为我真的会对一个有着前科的人有着百分百信任。”

    “好,我可以答应你。”飞鹰没有丝毫的犹豫,胸有成竹的说道。没有证据可能稍显难办,但有了证据就好做多了,只是飞鹰现在的样子,让唐洛再一次想起在夏莜茗面前沾沾自喜的样子,他的脸正浮起一脸忧郁,就被夏莜茗连推带拉的走进了一家名为“鱼巷餐馆”的小酒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