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章:未知的死因

    2017年9月1日凌晨3:00天气小雨

    一辆行驶在通往弗罗里达州的高速公路上,无论是外貌还是年代都忍不住吐槽的90年代家庭轿车大q吧。

    沿着山脚下的路,慢慢的行驶着.黎明时,天空上还闪烁着几颗稀疏的晨星,乡村大道上就已经活跃起来了.“吱儿吱儿”的鞭哨声,“得儿得儿”的牛蹄声,还有“蛐儿蛐儿”的虫鸣声,听着这农村的交响乐,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少年们就在这样令人心神向往的美妙情境下,坐在拥挤的空间之中讨论着手上收集来的有关纽特镇的资料。

    “纽特镇,作为一个直属弗罗里达州,但却独立的镇区。1970年被美国政府划分为重工业产区,1975年脱离弗洛里达州,正式成为当时唯一一个以工业为主导的镇区。1989年提名为美国加州一带的经济特区。2004年8月9日晚间1点,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几乎一个晚上,所有路面上的厂房都被夷为平地。至此2004年年底,纽特镇正式成为一所空军驻站基地,研究核武器的生产和改良。

    车座前方,唐洛操纵着一块已经掉漆的黄色方向盘,问道:“那为什么当时美国政府没有插手此事,任由如此的经济产业毁只一旦。”

    副驾驶上,夏攸茗白了一眼唐洛,然后很是不耐心的讲解了一番:“你没有听到迈克顿刚才说的吗?1975年已经是独立镇区的纽特镇,已经跟弗罗里达州没有半点关系了。根据资料上写的,2002年有一段期间,美国政府试图将纽特镇重新作为一个附属镇区统一管理。但是被当时纽特镇的镇长给一口咬绝了,他们认为纽特镇作为一个独立镇区,一个独立的产业化管理,应该由独立的人分别管理。而不是将这些分散的树形图进行统一管理,这下你该懂了吧?”

    表面上希望纽特镇作为一个独立镇区蓬勃发展,但背地里还不是不希望将这个临近迪拜的肥肉交给美国政府管理。

    “从那时以后,纽特镇表面上作为美国之中的一个镇区,其实在签订了那份条约之后,已经正式与美国没有了联系。地震之后,一些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商人试图找到美国政府,希望他们能拨款重建纽特镇。但是美国政府又岂能理他们的理,两年前的签约已经明码标注了从2002年开始纽特镇已经正式与美国没有了联系。而这个决定,当时美国政府为了确保公平性,特意邀请了当时纽特镇发展中的商家全体到场,以一致的理由否决了当时美国的提议。”说着说着,一股扼腕痛惜的神情流了出来。其实大家都知道,真正导致纽特镇一朝灭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那一场天灾人祸,而是所有人心中的贪婪啊!

    “根据与纽特镇当地领导再三确认,我们确认了死者的身份。亚当·斯波特:美国堪萨斯州人。核试验站的一名工作人员,2014年加入纽特镇廷德尔空军基地,2015年9月27日转入纽特镇空军核试验站分部。但是很奇怪的是,亚当·斯波特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纽特日报的媒体头条上,那篇报道讲述的是:纽特镇最大商人亚当竟育有一子?而两个月后,亚当死在一处废墟之中。”迈克顿越说越奇怪,将当时纽特镇接受亚当治疗的附属医院取到的死亡报告读了出来。

    “亚当·伯格顿2015年11月27日,圣诞节前夕。与家人一同前往弗罗里达的金光酒吧(弗罗里达著名的夜间酒吧)法医在死者的腔部,胃部发现了大量饮酒后的乙醇。根据当时酒吧的影像来看,从前座接过酒保的一杯皇家宾治(punchroya)摇摇晃晃的进入了厕所,至此之后就没有出来过。在被人发现的时候,死在了一处废墟之中。茗姐,你看看!”夏攸茗接过迈克顿手中递过来的死亡报告,仔细查阅后,她吓得面色如土,舌头僵住了,说不出话来。

    “你有没有发现,这张死亡报告递交的数据来看,跟我在检查尸体死因的时候,数据非常雷同。”

    “我看看!”一旁,专心的在黎明下摸路的唐洛也是在那诧异的神情看了过来。

    “滚,赶紧开车!”

    “你看,不仅死亡时间很相似。就是连接触过的体液成分都非常相似。只是亚当伯格顿的左脸颊没有被人痛击过的痕迹,如果说dna告诉我的不是同一个人,看了这份数据会有一种潜意识中同一个人死亡的现象。”直到现在,夏攸茗还是没有从那两张完全复制的数据报告中清醒过来。她从来没想过,两个不同的人,不同的时间,但死因,在教科书上所说的即使一样的死因,也会有不同的骨骼痕迹。但这两张,他杀的方法或许不同,但他带给人的感官体验就如同你身体的差异,还是反抗程度,它所给你的那死亡冲击力道在时隔两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受伤程度。

    “一直都是你在聆听我们对案件阐述高见。”夏攸茗说:“现在来听听你的所见和所为,怎么样。”

    “当然遵命。”唐洛回答道,身子坐正,“既然夏攸茗小姐都这么说了,有一点可以肯定杀死父子俩的一定是同一个人,还有就是凶手的杀人动机可能有三个,首先很可能是仇杀,但也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在才杀了儿子。要么就是为了避免事件败露,又随后将儿子的杀死。”

    迈克顿听得心惊肉跳,还没等唐洛回答,就预感到总是什么令人恐怖的事

    “首先,根据昨天一夜我对于死因的分析,死者的身份一定是与凶手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福尔摩斯曾经说过:想要一个不喝酒的人去尝试喝酒,除非有什么心事迫使他去喝酒,要么就是在不得已的关系逼迫着去喝酒。死者生前因为工作的关系,到了25岁还并未娶妻。在情上他并无牵挂。父亲既已逝去,两年来又过惯了空洞烛窗的生活,对家庭上他并无牵挂。一个在国家前线工作的男人,一个无牵无挂的男人,又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去尝试喝酒。所以在第一个假设我们的猜想并不成立,但这排除了他可能找到了女朋友的前提。口腔上臂出现酒杯碎片,这个很容易去猜想。一个腹部乃至食道并无硬物出现,最大的可能是死者在生前几个小时前喝的伶仃大醉。甚至可以说是意识全无的倒在杯口上。但还有一点,死者在被殴打的过程中,是有意识存在的。因为从鼻腔上的黎式动脉区流血来看,死者的血液很新鲜,是一种死后不久还没有凝固的鼻血,也就是说他在被人用力拉扯鼻腔的时候,身体之上的血液还并无凝固。”说完,细心沉思了一会,拿过了夏攸茗手上的尸检报告,补充道,“体液,男性的体液什么时候最旺盛,一喝酒的时候,酒精的乙醇刺激男性的肾上激素,从而产生异味的体液,还有一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夏攸茗,继续脸不红心不燥的说道。“还有一种就是在啪啪啪时候,女性的味道会催发男性的荷尔蒙,从而吸引男性的***这就是我对尸检的所有推断,但证据不是空口无凭的推测,就可以推断出来。事实还需要现场来告诉我们答案啊!”

    夏攸茗本是脸红的一脸厌恶的看着那不经大脑思考的脸,“啪啪啪”你在一个女生面前讲“啪啪啪”还讲得那么高兴,没有考虑过女孩子的感受吗?

    但同样的,他与迈克顿在听完唐洛讲了一番更加深层次的话后,也不由得头皮发麻心中发憷。

    一份看似普普通通的尸检报告,却在他的嘴里得出那么多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不然怎么说,自己没有当侦探的天赋呢?

    “穿过塔拉哈西(tallahassee),我们就要到我们此次的目的地了。”指了指前方那迷雾之中隐约可见的大山,穿了过去。

    “这是无数臭弹碎片污染物在经过空气稀释后形成的风流,再通过那山下的大坝,形成这样的迷雾。”窗外,青绿色的迷雾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他虽不危及生命的腐蚀程度,却让这眼前的道路显得有些酥软。

    黎明渐渐破晓,山中的道路也是变得清晰了起来。一片空虚,纽特镇达州试验场,沙漠冲积层下方大约200米的一枚核弹爆炸后形成的塞丹弹坑(sedancrater),爆炸当量为100千吨。这个弹坑深度超过97米,直径超过390米,需要1200万吨土填满。

    “幸存城”的一座房屋,距离引爆点大约2300米,基本上完好无损,当时的爆炸当量为29千吨。此次核试验于1955年5月5日进行,代号“苹果ii”。“幸存城”建有住宅、办公大楼、辐射尘掩蔽所、无线电广播电台和活动屋,同时配备供电系统和通讯设备。

    铁闸之外,空军士兵发现了突然停靠在了纽特镇境内的汽车,朝着他们挥了挥枪,示意他们立即下车。

    “我们是英格兰顿学院的学生,这次受邀来检查一个尸体的死因。”少女从袖中掏出问好字样的校服递给了眼前一脸严肃的空军小哥,并将手中的尸检报告递了过去。

    在美国境内,英格兰顿的校徽就是天生的通行证,他们涉及的广泛性,甚至连一些军方性基地都可以通行。

    “夏小姐,我这就询问大将,是否可以放你们过去。”男人一脸尊敬的递还了手中的徽章,通过腰间的无线电联系到了空军主基地的空军大将-斯坦尼莫。。

    连番点头后,铁闸门应声打开。

    经过铁闸门后的男人眉头紧锁,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后座的两个男生,低沉的嗓音说道:“空军达州试验场,进入的人一定要遵守五个规则。不可以随意触碰站内的任何仪器,不能去往站内所有的实验场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