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章:风波再起

    梦是协调人体心理世界平衡的一种方式。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产生的根源其实就是大脑的活动,我们知道,人们的大脑在清醒时,能对外界刺激作出了不停的反应。到了晚上,人们疲倦了,于是进入睡眠状态,在睡眠过程的大部分时间里,脑波、眼球运动等和觉醒时的状态一样,只有身体肌肉处于抑制状态。这时候,白天经历过、见过或想过的事情就会再现在我们梦里。

    你相信有梦可循吗?相信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太多偶然吗?相信梦中的故事其实也是一个未来的世界,它预示着未来你会发生的事情,再以最恶劣的结果演示一次吗?

    而梦的开始,发生在几天前一封匿名而来的音频信。

    一个星期前

    彻底解决完帕丁森事件的唐洛,得到了几天少有的宁静。原本以为能有个小长假的唐洛,被史密斯少爷早间的一则短信彻彻底底打乱了原有的计划。

    在回想起几天前,从工厂里回来的唐洛,除了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心有余悸,至少他出来的那一刻脑子里想的仍然是老人在最后一刻留下的忠告。

    他回到了多伦多亚,多年没有闹事过的多伦多亚,如今已有了激烈战斗过后的痕迹。这一场战斗的不小后果,甚至惊动了不少同样来自夏威夷酒店的老板,纷纷盯着压力前来望风。

    波动姐姐失踪了,就在遇到史密斯少爷之后就没有了音信。一直带着深深愧疚的迈克尔,回到了侦探社就像灵魂出窍了一样,心神不宁。夏莜茗回了家,四天后回了侦探社,带来了一份来自祖国的特产,只是她知道见到自己的那一刻,有着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像个大花猫一样躲在自己房间里哭了几天。彻底平静下来已是两天之后,但依旧锁紧房门,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过是太久没见到迈克尔才会哭的,但唐洛很识相的说了明白。

    他也不会过分纠结这些,而后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吃了一顿晚饭,第二天心情大好的夏莜茗特意跑到市中心带了包食材回来。

    后来在从警局发来的结案报告中,他得知到这并不是脸部工厂的真正总部,也让唐洛想起老人曾说过的不仅仅是个开端,只是一个小小的诺德尔就能领导如此庞大的生产线,不过是仔细想想,是有多么的细思极恐。

    抓到诺德尔的时候,他的脸已经犹如泄了气一般耷拉了下来,整个人就好像苍老了数十岁,本就没有多少时间的一个人,如今更像是一个随时随地都可能死去的人了。

    几天后,意料之内的从狱中传来了诺德尔的噩耗,

    只是他很可惜,连真实身份都没询问就草草离去了。

    即使知道他可能什么都不愿意透露,更何况是之前那个年代久远的身份呢。

    他很担心夏波冬,只是他知道在史密斯的身边他是不会拥有什么危险的,但不排除在史密斯知道了波动姐姐的真实身份后会不会暴跳如雷。

    事情好像开始一点一点步入正轨,侦探社逐渐有了知名度,也有不少人开始闻声而来。

    市中心咖啡店

    唐洛遵守约定而来,见到了已经早早来到的史密斯。如今的他已经卸下了身上所有的伪装,先前发生的诸多事,已经磨去了他原有的棱角。

    现在的他,蓝色的短发在阳光下闪耀,高挺的鼻子,浅蓝色的眼睛像是清水一般能平静人的心田。

    他很高兴他不再需要在别人面前伪装自己的懦弱。

    “唐先生。”他点头露出微笑。

    “我很高兴还能见到你,上次见面好像是在多伦多亚的暗府。只是那个时候的你可没有现在那么朝气,所以你的改变也是对帕丁森先生最好的慰问。”唐洛回了一个微笑,只是欣慰的脸上有着如同老父亲般的微笑。

    “走吧。别杵在这里了。”男人引领着唐洛走进了这个只有钢琴声的咖啡店,一首苦涩的琴声风味结束,黑暗之中冒出个女生,不高有些微胖,胆怯的将手中还热腾着的咖啡递到了唐洛的面前。

    “这是我父亲生前在市中心开的唯一一家咖啡连锁,再过不久这里就要易主,而你看到的这个女生,我父亲资助她上完大学,为了报答我们,这个斯坦福毕业的女生与我们口头签订了一年之约,如今一年已过她也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史密斯的语气中带着惋惜,他回想着昔日热闹的场景,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女孩子有些微微动容,娇弱的身体更是在此时挪不动半步。她看着他,眼里有感激,还有那莫名的情愫。

    唐洛看在眼里,知道少女眼中流露出的是何等的神情,但他同样明白两人虽身处在同一个世界,但它们彼此的距离却又何等的遥远。

    “你有什么打算?”唐洛继续问。

    “美国的风波才刚刚结束,我好不容易能闲下来去旅游。当然不能就这么闲着,我想去了解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和人文文化。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再去你的国家看看,看看这个令我父亲痴迷的国家是如何的波澜壮阔。”

    对未来有憧憬抱负的男人很帅,就像眼前这个对未来计划能够滔滔不绝的人来说,说不羡慕是假的,但他没钱。

    至少这一刻唐洛的嘴里没有醋味,他紧盯着史密斯,然后将刚想说的话压在嘴里,憋出三个字:“挺好的。”

    “你有什么打算?”史密斯反问。

    “我可不抱着案件会自动找上门的侥幸心理。如果真有那么一次,我还是希望不会像这次那么累的。”唐洛开玩笑着说:“但说真的,现在的年代已经远不及福尔摩斯先生所处的年代,人们常说时势造英雄,的确如此。虽然我知道他有这个才能,但如果放在如今的法治社会上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史密斯认同唐洛的看法,继续说:“但你太小看初开美国之外还停留在原地的国家了,他们附属在美国的疆土之上,但格局动荡依旧存在,所以说完全没机会也是假的。”

    “但就我这几天接到的宗卷,除了抓小三就是偷拍还有更严重的是要我们帮某个已经成名很久的侦探社打广告,这不是才来气的吗?”说到这里,唐洛明显脸色有些不好看,虽然海军口头答应了如果有需要自己的案件会找自己的帮忙,但就这几天的风平浪静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史密斯这才止住了话,开始聊起一些家常。离别之际,尽地主之宜的史密斯将美国一处风水很好的办公楼赠送给了唐洛,并以自己的名义向唐家侦探社送去了十万元的赞助金。

    他很感谢但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是史密斯临行前的一番话:“如果没有你,可能就没有我现在了。”

    美国街头,他注视着钻进黑色商务车的史密斯,挥手致意。

    夜晚七点

    将早些时候跟史密斯大致碰面的经过讲给了夏莜茗和迈克顿,后者一改往日阴霾,就像唐洛劝自己的一样,他怀疑了自己很久,但他深知改变不了什么,这样颓废他明知道对不起死去的战友,但他依旧做了。所以就像你长大了才会想起曾经,他做到了。

    夏莜茗的脸上是内疚,从始至终他对于史密斯的看法都很差,从调戏自己的那时开始他就已经彻底将这个人拉入黑名单,但他没想到在座最大度的人,却是那个印象中最纨绔的人。

    他们着手搬家

    将所有的东西摆放在客厅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晨,就是连唐洛在见到此等规模后,也是忍不住惊叹:有钱真好。

    他们出去吃饭回来已是晚上八点,这一天因为特别累,他早早的回了自己的客房,却在准备入睡时,接到了一条异常诡异的短信。

    名字是匿名的,打过去也是意料之中的没有这个手机号码。他原以为是哪个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一个低劣到不能再的恶作剧。

    却在听到短信内容的时候,彻底失眠了。

    翻翻翻花绳绕上手指打好结

    拉住线勾出形翻的花样真逗人

    你翻一个大鸡爪我翻面条一根根

    你翻一张大鱼网我翻一个洗澡盆

    你翻飞机降落伞我翻剪刀和花瓶

    翻呀翻翻翻绳赛赛我们的巧手儿

    唐洛不算是一个恐怖爱好者,也因为会对恐怖的鬼故事避之远及,但唐洛听过这样的歌词,出自翻花绳的节选。

    而他同样出于好奇,查过对于歌词的解析,这一刻他好似无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