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九章:解锁密道

    纽约市纽约市政府上海大厦

    从昨天凌晨刚从码头下船,又坐了四个小时从曼哈顿码头直接赶回了办公楼的唐洛,在经过四个小时小息的调整后,他坐上了早上第一间去往圣帕丁森的大巴。

    在黄昏还没有光顾这片碧蓝天空,车窗后,那双潜藏在黑色鸭舌帽之下的深灰墨镜倒映着眼前将光调到最大的屏幕,在那整整占据了浏览器的信息,他的目光寸步不离的注视着一则生在日本的案件。

    日本著名风情店大亨七海家,同样是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但唯独遗留在凶案现场的物证,却不是那么单纯的酒杯,连接日本名画的春宫图是一封早已被凶手刻意写在信封上的死亡通告。

    而负责这次案件的工藤新二,通过解锁画上的女人与男人的交合部位,在书架上寻找**技巧所提示的英文开头,最后在一本画上找到了书签所蕴含信息。

    “真是麻烦呢!”他摘下墨镜,在左手的中指轻轻揉着鼻梁,而掌间则留给了那松垮下来的侧脸。

    去往圣帕丁森酒吧的车程,没有延误,没有堵车,中途在几个州转站的时间,大约是刚好能赶在圣帕丁森酒吧开门前赶到那里,想到这里,唐洛放下了帽檐,不再理会的低头睡去,

    除去身体反应,大巴的停站时间,唐洛在这个夜色已经撩人的夜晚,来到了这个灯红酒绿的宾夕法尼亚。

    圣帕丁森早已恢复了营业,唐洛猜想虽然圣帕丁森的管理者暗地里可能会有什么动作,但却依旧阻止不了这间宛如天堂门庭若市的步伐。

    直到现在,帕丁森先生的死除了内部的人知道,就目前来说还没有一家出版社现了一点蛛丝马迹。这也给了,圣帕丁足够多喘息的机会。

    当然他并不认为内部人会将这个小道消息煽风点火的交给出版社,毕竟出了事除了酒吧本身人心惶惶,更重要的他不希望酒吧的一些背地做的事靠着话题度曝光出来。

    “笑姐姐,为了求证新的证据。我希望警局能在我踏入圣帕丁森,保证我的安全。”他打开了语音信箱,在透过草丛的视线瞭望帕丁森酒吧的大门的时候,他现这边的保安以及车保都是一些生面孔,印象中这些人肯定是被临时替换上的。

    “我这边立马立一份申请,申请一通过,宾夕法尼亚州的分警局会立马派警力跟过来。”语音之中,传来令人心安的少女声,他笑着关上了手机屏幕,将顶上的帽子微微反转,走了进去。

    鹦鹉不再啼鸣,相反的酒吧情绪却是难掩的火热,一路走来,唐洛看到的生面孔着实太多,就好像一夜走来整座酒吧都改头换面,他想知道的,这些遗留下来和这些不见踪影的陌生客人到底去了。

    罗马旋转楼梯依旧不选择对外开放,只是看守这里的人,再核实了唐洛的身份的时候,那抹阴翳的精光如同道空壳从那空洞的眼神中转瞬即逝。

    “唐先生,请上楼。”他恭敬的将那警戒线提起,笑容满面的用那红色的手套在唐洛的手指缝指尖轻轻擦过。

    照耀不进这封闭空间的北边阳光,如同反方向的镜子,在唐洛的身后留下一道躲在阴影角落的影子。

    唐洛不知道这里有多久没人来过,但那地毯上的灰尘,却已是许久无人来清理。

    轻轻推开侧门,似乎为了帕丁森先生生前的习惯,那只鹦鹉仍然半死不活的悬挂在鸟笼上,衣架书架都安然无样的摆放在那里,只有那地面上的酒杯却是不再出现了。

    “aTkmpT除了字面上的意思,到底再暗示什么?”他推敲着手中的字母,在他的印象中,除了酒杯连接的画像,他还隐隐约约记得在打开备用医药室的时候,安德烈是由事先准备好的机关,再特定的规律来打开暗道。

    “但是安德烈打开书架的时候,全程是背对我的,很明显是不希望我能看到,但是所有暗道背面一定有什么区别,才能仅仅靠着几本书的位置来改变背面的形状。”他拿出手机,将电话调到了当时只有两个人曾经在密道出现的夏莜茗,他需要去求证一件很重要的事,病床的宽度和仪器的宽度,才能知道这个密道这个总宽度,而宽度的确认才能得知这些书的总间隙。

    而另一边,夏莜茗得到了久违的消息后,在去到火葬场的车程中接到了唐洛的电话。

    “唐洛你那边怎么样?”在听到对面大概有十秒钟没有回答后,夏莜茗一度怀疑是不是不小心按到的时候,唐洛秉着呼吸的声音沉重的传了过来。

    “夏莜茗你还记得当时你在那道密室的整个宽度吗?就按照病床的宽度,以及你与仪器的距离又或者你离当时的波动姐姐的距离。以及你排除掉了我说的,剩下的距离能有个大概的估算吗?”唐洛大气都没来得及喘,在没有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之前,语言清晰的诉说了自己所表达出来的意思。

    而那一边,焦急等待答案的唐洛在桌面上疯狂的比划着自己按照国家标准的仪器,和病床的整个宽度所得出的数据。

    “病床的宽度因为病人的体型较大,根据长度来看应该是重新制定的,但不会比一般病床宽太多,照我估计病床的真实宽度应该是在11oomm左右,而我跟波动姐姐的距离大概是在一只左手全部伸出的距离,而波动姐姐的位置也很靠近墙面,所以大概是在两个病床的距离。也就是2米5左右的密道间隔。”那一头,开车的司机却是有些细思极恐,他是第一次听见在出租车上听到有客人聊只有电影上才会出现的密道梗,就连一开始有的坏念头也在理性的恐惧下消失不见了。

    “那么这么说,如果我们一开始的猜想就是错误的,那么这些摩斯密码会不会是指书名,又或者是作者的开头姓名。”对于安德烈的死有所顾忌的唐洛,排除了自己最坚信的那一条理念后,开始回忆起了那一天真正有出现在现场的种种假象。

    “现在我的位置大概是在安德烈当时站的位置,因为我很清楚记得那天夜晚倒映下来的影子是与当时自己站的位置的正前方,而那天我此时此刻的在做,应该还在帕丁森先生的脸右边,检查他的死因。而那天也不是月光会特别歪或者特别斜的时候,所以那天出现的影子大概就是在我现在所在的正前方。”他看着眼前林立的书籍,终是翻了进去,“如果第一本是a开头,又或者是说a开头的作者名,感觉这本《爱之翼》很像我想找的。”唐洛的寻找范围很短,因为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他所扭动的机关都应该是在安德烈的头下方,这对于跟安德烈相同高度的唐洛,自然不需要花上更久的功夫,来找一些不可能触摸到的地方。

    “丹尼尔·斯蒂尔的《爱之翼》,短篇小说《悔恨》(英文全名:凯特·肖邦),《卡拉维拉斯县驰名的跳蛙》这些书大部分的只有一两本我要找的,但最后的地方却同时出现了三本在我寻找范围中的分别是:《莫爱陌生人》还有一本就是《美国西部传奇》了,只是最后一本我却没有再想,因为这本书跟之前三本书来看所跨越的年限代沟实在太长,而且我对于前面三种书的感觉得到了我所知道所有可能得到的假设,早知道这些书都是在美国7o年代开始选择在英国出版社出版,而7o年代按照那个时候来看,帕丁森先生应该还在英国打仗,无论是从怀旧心理还是侧面反映这三本书都是贴近他那个时代的潮流。但如果是x先生自己布置的,这就另当别论了。”书上的书夹没有轻易的被拿开,他的手指在获得的信息中滑动着书面上的牛皮,这两本都是7o年代最著名的小说,论人气来看,绝对没有差于前面三本书。但就有限的知识来看,现在百分之5o的可能性可能幸运的抽到正确的选择,但同样剩余的5o可能会导致书架的坍塌。

    “唐洛你冷静的想想,既然按照年份你看不出选择的书籍,不妨试试他的内容,爱之翼和悔恨你能想到什么,由爱生恨,也可能是由恨生爱,然后青春就像池塘里的蛙鸣,你对于她来说可能是竹林的一声蛙鸣,也可能是一条长长的舌头,那就选择出了你对于她来说到底是该爱该恨,而莫爱陌生人才是你心里真正的答案,既然恨了,为什么要选择去爱人生的过客,既然爱了,为什么要去尝试永远不可能在你人生中逗留的人,同样的美国西部传奇,牛仔的爱恨情仇却也是西部津津乐道的一记佳话,但对于前两本来说,它不是单纯的爱到深处自然黑,也不是男女之间关系单纯的爱恋,他们的爱太过波澜壮阔,可能左轮上趟,就是能够一起痛快喝朗姆酒的兄弟了。”迷人的夏威夷,灯塔照在这边粼粼的海面,少女踩着贴着脚面的层层细浪,第一次让一个男生在那优柔寡断的海风中倾听了她梦想之中的情愫。

    他没有说话,只是那从容的目光何尝听不住那言语中对爱情的苦***情何尝不是这样,可能是如火如荼般的喜欢,可能是行如陌路的无感,但它们终究只是爱分化而出的两个极端罢了。

    而这一次,大门没有任何意外的打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