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八章:史密斯的别墅

    夜晚的灯光在这片天空如同星河般闪耀起来,而随着夜色的逼近,别墅外的那条密道门口驻守的士兵多了起来,这也让得蜥蜴碰到唐洛说的第一个假设,如何使这群戴着防毒面具的小分队悄无声息的潜入密道,而硬闯的结果,只有被动的在敌人的范围等待敌人的支援。

    在几乎为零的可能性,寻找突破的先机。如果硬是要想个办法顺利突破,现在脑子里可能会浮现飞天遁地隐身这些中二技能,但这不是小说情节,先机往往伴随着接踵而来的危险,不可能会被忽略的脚步声,以及重型防毒面具行走时的间隙声,可能只要一个呼吸声,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团灭。

    “a点的狙击手准备完毕,结束。”无线电内传来细微的警示声,在用眼睛瞄准狙击视镜的同时,左手已经悄然的附上那被架起的扳口。

    “大家好,我是安德烈。现在由我执行行动发起人。结束。”站在码头上,吹着苦涩的海风,安德烈手中留着唐洛刚才告知的三个锦囊,在脖间打开了唐洛的无线电。

    “唐洛先生呢?”因为听到过安德烈的声音,蜥蜴没有怀疑的直接问道。

    “他坐晚上的最后一艘末班船,赶回纽约了。”视线还残留着大海上的远方航号,终于在银河状的星光洒在最后的海平面上,吹响了鸣笛号,远离了夏威夷。

    “那么该死的时间,他居然还有时间回纽约?”蜥蜴差点就控制不住骂出声来,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还在弦上,造成这一切的抚琴人却不见了踪影,但是他可不敢在这个时间再度调兵,所以当下只能小声咒骂道。

    “硬闯自然不可取,卸下你们的装备,以别墅的客人身份出现在别墅,闹出尽量大的事情出来,吸引部分驻守士兵。还有你们要记住,以这几天,老虎说的行径路线来看,a字区赶来这里的时间最短,仅仅需要十分钟就能快速完成对己方的支援,十分钟的时间虽说很短,但让你去干掉部分兵力部署绰绰有余,剩下的支援兵力,交给a区佯装狙杀重要客人的狙击手,这个时候他们所有的兵力都会向a,d靠拢,以a区最近的c区来看,他们部署的兵力大概是在a字区左南方,而到那个时候,你们潜入的时间将会扩大到十五分钟,这就是我为你们争取的时间。”安德烈很是同情的听着无线电内憋屈的骂声,曾几何时,面对唐洛有多少次诸多此类的感受,这种感觉当出现在了别人的身上,受害者反而更加得幸灾乐祸。

    安德烈在朗诵锦囊一度怀疑,甚至他会憋屈的骂都是意料之内的,目的,单纯的无聊吗?

    “既然是唐洛先生颁布的指令,那我绝对的服从。”

    绝对的服从是军人的职责。

    “可是我们没有名符其实的身份,怎么才能进入别墅?”蜥蜴问道,就以目前来看,这里恐怕没有人的身份能出席别墅舞会的。

    “这个唐洛也想到了,你们出发去找一个叫夏波动的嗯…女人,他有朋友足以保送他们去往别墅。那边我们已经事先准备好了,你们到了那里,交出他们身份信件就可以了。”安德烈口中的“他”自然就是那天爱慕有加的史密斯,那一边欲拒还迎的关系,正在让这场危险关系陷入一场死循环。

    “麦迪逊你们几个,上级有新的任务颁布下来,我现决定由你们执行任务,结束。”

    “服从。”

    白色宫殿外的喷泉,夏波动坐在那星空拉长的身影,在水的衬托,那被银色素裹的美妙长裙,拉下那头半边秀发。

    “哥,这就是你看上的女人?”别墅上那临近的窗口,一个俊俏的身影呆呆的望着那喷泉下曼妙的影子,他的身旁,一个大约7,8岁的男孩啃着零食,不嫌事多的寻找着男人的目光。

    “好好吃你的零食。”无所适从的羞红脸,他佯怒从少年手中的零食袋上取出几片薯片,塞在了少年的嘴里。

    “哼。只许州官放火了,还不许点灯了?”少年轻哼一声,不满的咀嚼着口中的薯片渣末,抱起了床头上的ipad,无聊的爬上了鹅绒毛大床。

    在一边男人美妙的幻想下,而另一边幻想中的“完美女人”正用粗矿的男声宣泄着咒骂迈克顿,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个死缠烂打,又突然来一个出卖色相的任务。

    她起身,朝着别墅内走去。哀怨时的窘迫在某人的眼里却成了林黛玉式的待人垂怜,他整理着上身的西装,将腰间的皮带重新环上,在某承受着男人姿态的镜子面前摆弄着他的身段,在男孩眼里自顾自的梳妆打扮后,起身离开。

    “都说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只用下身思考的雄性动物果然也一样。”他嫌弃的盯着那眉开眼笑的哥哥,然后瞧了一眼屏幕中的喜羊羊,哀叹道:“要是我哥能做个正常点的喜羊羊,也不需要事事让我操心了。”

    别墅的人行楼梯上,西装领结的史密斯先生从容的走过大厅,用那双手附上了少女的肩膀。

    “莉丝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莉丝,这个该死的名字,为了营造一种浪漫的,暧昧的危险关系,迈克顿特地选择了古希腊神话的自由女神像的名字,来衬托自己不羁,高傲的灵魂,渴望自由,又羡慕爱情。

    单纯的取个名字,令得这个男人差不多沦陷了。

    “我朋友第一次来多伦多亚,所以希望能来这边看望我,但是他没有邀请函,可能进不来。所以你能…跟保安沟通一下吗?这个朋友是我小时候就玩得很好的儿时玩伴,他在外边经商,好不容易来一次夏威夷!”她越说越着急,那语无伦次的口气也是一点一点的使眼角蒙上泪光,深知自己牛头不对马嘴,但不爱撒谎的夏波冬还是依靠着口中僵硬的谎言圆润着之前话语中无数的语言漏洞。

    他依旧温和的笑着,智商堪忧的朝着别墅外看去,在纯洁的月光下找着夏波动朋友的身影。

    “少女”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宠溺到极致而垂下来的睫毛,顿时心塞的有些说不住话来。

    他有一刻甚至不想打破那眼瞳之中的完美,但当那种危险的想法滋生而出,他用指尖陷在一旁露出的肉上,用那沁出的汗水掩饰着那摇摆不定的眼神。

    “他们来了。”沙漠灰的吉普车缓缓的向着别墅内驶来,鸣扬的喇叭声,男人们推开车门,夸张的沙滩裤,休闲的半敞衬衫,明明已经一片漆黑了,还硬是戴上了违和感爆棚的沙滩墨镜。

    “你的朋友很有趣呢?”他的眉毛轻起,充斥不闻的轻笑道。然后,很是尽了地主之谊吩咐了保安将那辆吉普车开到了自己的地下室。

    她土灰土灰的笑着,在那找不到任何责怪的目光中,她反而羞耻的无地自容。

    同样另一边,惊喜变成了惊吓的某人,使用着挂在脖子间的无线电实时的报告着自己的处境。

    而画风却不像报告中的流畅,完全就同个乡巴佬进村,他先是震惊的看着宛如城堡的别墅,紧接着看到了满脸堆笑的曼妙少女,最后很是无辜的被保安将车钥匙一把夺下,留在冷风的直视着那俏唇轻启的少年。

    “现在我正在被一个年龄大约30~35的中年男人拉扯进入目标区域,30米~20米,即将进入目标区域的正门口,现在不知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他僵硬的身体被人拉扯前进,来源于身体本能的职业素养,令得他拉扯途中还一无是处的胡说八道。

    队友不想跟你多bb,并向你发送了黑人问号,然后就是在那看似无厘头的举动后,无线电在电波的干扰下,传来了激烈的响声,然后很是嫌弃的把他推入大厅,捣鼓起了他脖间的玩意。

    “一个乡巴佬,有钱了也不过土鳖一个。”他把玩着手中的无线电,然后很是不乐意的丢向了别墅外的围墙上。

    “这位先生,不知你跟莉丝小姐什么关系?”眼睁睁的看着一路滚过来的人影,那头灰头土脸实在是与他想象中的商人差距太大,他只是面无表情得抬着头看着那狼狈站起来身,然后很是傻气的向着自己笑的样子。

    “我是他七大姑的老公的弟弟的老婆的哥哥的爸爸的儿媳的弟弟。”他悻悻的挠着头,口舌不清的复述着自家闺女的关系。

    大哥,那你就不就是我舅舅,至于说的那么复杂吗?他看着明明忘了词,还连续复述着与自己的关系,生怕别人当着他的面去拆穿他。

    “其实舅舅,你可以直接说是莉丝的舅舅。这点家庭关系我还是能够听得懂的。”在简单理清了扯淡的家庭关系,他坐在牛皮沙发上,接过女仆递来的咖啡,在唇边简单的逗留后,慢慢的喝了一口。

    “莉丝小姐,你的咖啡,”女仆继续从托盘递过一杯咖啡,轻笑着放在了少女的桌前。

    “少爷,这位先生是否也要准备咖啡。”她将托盘抱在胸前,在不打扰史密斯思考的同时,在他身边耳语道。

    “这是莉丝的舅舅,吩咐下去。安排厨师今天做这边夏威夷特产,不要节俭你们的食材,做也一定要做好。”他挥了挥,在首先起身前,一个人以提前有事的理由独自走回了客房。

    大厅内

    “嘘!”这边夏波东正要吐槽组织怎么会派这种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那突然挡在唇前的手指,在很谨慎的摇了摇头,这个一反常态的男人神情严肃的从衬衫后拿出手机,傻笑的将手机递了过去。

    明亮的手机屏幕,夏波东在读完那条信息后,抱起了那个怎么也不像自己舅舅的男人。

    “史密斯的客房,在楼上的第四个房间。左手边走过去就是那个谁都不能进入的书房。如果你想尽快制造事端,唯一途径就是在书房制造一场足以让史密斯杀了你的恶作剧。”她的嘴角在男人的耳朵后如同见了久违想见的亲人,含着口水,泪眼朦胧的叙说着漫漫思念。

    他的手指在少女的背部微微蠕动,然后眷恋的松开了少女的拥抱,伸出手在少女的眼角将那淌开的泪水耐心擦拭。

    “舅舅,厕所在楼上。”她使了个眼色,在继续那幅死了爹妈的表情下,男人宠溺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