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六章:接近的真相

    “鹰先生,老虎先生我们也该坐下来谈谈了吧。”唐洛挪出了病房的一点空位,示意迈克顿从病房电视下取出了两张红色塑料椅。

    “首先,我必须要确定你们的身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见着鹰等人坐了下来,唐洛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鹰坐在那里,一脸疑惑的盯着唐洛,不解的问道:“我们是接到fbi的通知,才过来进行这次任务,这还能有假?”显然这个代号鹰的男人已经显得极为不悦了。

    唐洛笑着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笑道:“x先生最擅长的不就是整脸吗?如果你们拿不出可以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我想美国那么大,不至于就你们两个警察,鹰先生你说对吧。”

    话虽如此,唐洛首先看出了鹰这个男人对于这次任务的急迫,给予唐洛的两个信息:

    1:再被问到身份的时候,这个男人脸上露出的急切和不悦,第一种可能就是他已经懒得跟唐洛废话,第二种可能就只有他觉得问这种事是对于他身份的怀疑,在国家警察法上,军人的身份是至高无上的,这也是唐洛问出第一个问题的原因。

    2:他想要跟唐洛尽快坐下来谈的行为…恩…就是不跟你多bb。

    典型的雷厉风行男,做事不考虑后果,形式上单纯的只考虑效率的工作风格。

    老虎还是那样,脸色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当唐洛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般的有着一抹苦恼浮于行色,这对于始终关注着老虎的唐洛,那种异样的目光是不可能不被察觉的:“似乎老虎先生,想问为什么我会知道吗?”

    老虎闻言,摇了摇头。拿出风衣之中的手表尴尬的看了看表上的时间。

    “很漂亮的卡西欧pro款,市面上的价格不贵吧。”唐洛注视着老虎不知为了什么而一直在刻意挪动手上的手表,半晌后,唐洛对着手表赞叹道。

    “的确不贵。”他笑了笑,收起了风衣之中的手表。

    “老虎先生,现在几点了?”唐洛躺了下来,注视着天花板继续说道。

    原本迈克顿想要提醒电视上有钟表的时候,却察觉到了唐洛笑容的时候,打破了脸上的僵硬。

    “刚好两点半。”老虎再一次从风衣中拿出了手表,而这一次,唐洛突然从病床上跃起,抓住了那只即将收回的手腕,眼睛正视着那突然变成猪肝色的脸,仍然保持绅士笑的唐洛这一次终于挂上了不平静。

    “老虎先生,我想你是会错意了吧。我只是说你的手表好看,但还没有评论你之前戴过的劳力士呢。”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老虎生气的甩开了唐洛的手,再也坐不住的朝着门外愤愤离去。

    “首先,其实你早就注意到了病房上有表。你在进门的那一刻,第一眼没有看向我,而是看向了时间。这只能说明你的时间似乎排的很满。第二次我问你时间的时候,明明你前几分钟的时候看过表,却还是习惯性的拿出了手表,手腕在刻意的调整手表的位置,也就是说你再这之前根本没有戴过这种手表,才会导致你需要一直调整手腕的舒适度。再者说,我为什么会猜到你手上的手表会是劳力士呢?我想一个体面的男人,是不会一直看着电子表的,再加上你手腕那特有的痕迹,恐怕不是普通的卡西欧吧。所以我只想问你,出卖山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既然你早已经是我,为何还要把我留下来。”他的表情无动于衷,甚至你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点被拆穿的迹象,就好像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会被拆穿,还自投罗网的送上门来。

    “或许一开始我是不知道,只是你的种种行为和想法让我肯定是你。而我想听完你讲的唯一理由,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应该不只是x先生单纯的派你来调查我的,所以我想听你讲完,或者是听你能不能编故事,编到那种我根本不能怀疑你的程度。”

    他不怒反笑的卸下了耳边的无线电,突然在唐洛的面前鼓起掌来,大笑道:“那么前几天突然要终止任务的就是你吧。”

    “你果然知道。”唐洛说道。

    “当然,作为任务之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是我没有办法搞到你们的无线电频率,那我就不会来做卧底了。”他伸出手,将卸下的无线电递给了唐洛。在那无线电大声的呼出一口气后,迈克顿等人怀中的无线电都是发出了不同响声的噪音。

    后知后觉的听完唐洛的对话,鹰在短暂理清了唐洛对话后,二话不说从腰间就是掏出一柄手枪,顶在了老虎的太阳穴上。

    他满脸排红,一直红到发根,两眼盯着这个背叛者,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煽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你个叛徒。”一股怒气直冲头顶,脸都气得变扭曲了,沙哑的声音却出奇的大。

    满嘴喷出来的口水打在他的脸上,他只是很习以为常的用风衣擦了擦,然后轻笑着按下了抵在自己太阳穴的手枪,说道:“你怎么还不等我就说完,就那么着急动枪子。“在美国,挨枪子是很普遍的事。

    收放不住嘴中的口水,他的眼睛只是瞪得很大很大,口水就像子弹喷射而出,愤怒的说道:“叛徒就是叛徒,即使你死了也是摆脱不了叛徒的罪名。”唐洛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二话不说就是一阵骂声的鹰,实话说鹰这种人当朋友可以,但是要这种人做下属,恐怕有一天会被口水喷死。

    老虎忽视了鹰的口水炮弹,坐下来将手中的纸条交给了唐洛,“据我潜伏在x先生身边那么久,他是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只要经过他的房间,和他的办公室一定要经过很多保安的全身搜查,所以我不能将任何窃听设备带进他的身旁,但是据我所知,x先生将会在这个周末出发前往赌城拉斯维加斯,而这次机会之后,想要抓住他的机会就彻底为零。”

    他的脸色突然暗沉:“这次之后,他将会消灭所有跟这件事有关联的人。恩..这其中也包括了你,甚至只要跟他么有纸面合约的,他都不会放过。”

    “所以我希望你能趁这个时间,抓住最接近真相的线索。否则你会连累到很多人。”

    “老虎你别走啊,我可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他手中的枪突然擦枪走火,射在了老虎头顶的吊灯上。

    “山还没有死,但也离死不远了。”低头的背影,轻声说道。只是他的声音落寞,任由那散落的灯泡碎片洒在自己的身上。

    “鹰先生,我需要你立马组织一批人,以人口失踪罪彻底检查多伦多亚。”他握着纸条的手,突然决定道。

    “在他的别墅后面,有一处密室。而送往多伦多亚的尽百批人脸,都是直接运往那里。所以我猜,他向外界流放的政界要员,都是经过那里洗脑后才会出去执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