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二章:安德烈之死?

    当眼前笑而不语的少年淡笑着拉住了少年的手,他丢开了愤怒,惊慌害怕的奔向他。

    “她只是这在场所有女人中的其中一个罢了,约翰你不至于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而迁怒一个女人吧。”

    他低着头,涣散的目光之中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狠辣,如同过街老鼠一样的走了了台。

    这个不同别人称之自己少爷的男人,他的凶名和他的背景,都曾经让家族里的长辈警戒自己千万不要去恼怒这个人,这个表面文雅但做事起来却非常狠辣的男人。

    “你没事吧。”男人蹲下身,耐心的掸去了少女身上的灰尘,半倒的姿态轻轻搀扶起那芊芊如玉的手。

    女孩将脚下的高跟鞋扣紧后,抓住了那双手,却不以为然的任由那团温润包裹自己的手心,但他却错误的在少年身旁低声细语道:“哪里有动物园可以看老虎?”

    少年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的望向了那认真的脸,在确定少女无厘头的那句话是认真的,当下也是有些掩不住笑的轻语:“如果真的想去看,那不知道令小姐明天有空吗?我认识几个开动物园的,我让他们带你去后台看大老虎。”

    “那就不用了。”女孩婉约的拒绝了男人的提议,他轻轻的挣脱开了那略微有些用力的手,她转身,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连嘴角的弧度,都那么完美到位,男人愣了,痴痴的看向了那小跑离开的倩影。

    连续碰到两个男人,在第二个没那么讨厌的男人身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为了不继续拖延时间,他一定要尽快的找到代号老虎的警察。

    而另一边

    山的行动开始了,他们找到了联邦警局的职业双胞胎作为唐洛给他们提供计划的监控混淆人。

    “威尔,待会我们等到监控重叠的一瞬间,一定要做出组织安排给我们的动作,千万不能有偏差。”迎面交谈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他们都戴着黑色鸭舌帽,嘴角在口罩的遮挡将整张脸封的严严实实,其中一个从目标的直线走了过来,而另一个人作为从前台直接走入包厢。

    而他们的任务便是在不容有失的片刻一定要不偏不倚的情况走出能够让监控台错误的察觉到是相同的人影,从而混淆监控的人数差异。

    男人依附在随时都能转弯的拐角,而另一个则是在前台确认了作为这层楼的包厢后,也开始在预约的时间走到了这里,只是一个目标是呈着左前方向返回207,而另一个就是直接过了拐角,接应山的行动。

    与此同时,唐洛脖间的无线电也在各个地点开始传递信息。

    “唐先生,我们在6点45分整点会通过208。下一步指令我们就全权的交给你了。”

    “唐洛,我不能保证老虎是不是在这个区域,至少我现在还没有见到画上的人。”

    “唐洛,你要是亲自在现场。妈了个巴子的太震撼了。”

    唐洛从窗户后跳了出来,若无其事的经过了监控的打光,他的手仔细的整理着领口的凌乱,在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径直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山,6点45分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们必须要立马撤退。或许现在就应该撤退了。:他的脸在无线电旁焦急的皱起了眉头了,因为他想到山的背后身后应该有个隐性监控摄像头,就像刚才经过那片走廊那隐藏在角落的焦距。如果他们贸然行动,他们很快就会被察觉到。

    “好,那我们立马撤退。“对于唐洛的话深信不疑的山,但是在错误的估计后,依旧选择了贸然行动,随着他们的行动提前开始。背后的焦距一点一点的拍摄着两个男人同时走入208.

    “这些警察,真的以为我这么大的酒吧就只会有明眼看到的监控吗?待会你们放他进来,让他们知道我的办公室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知道了吗?”那全身笼罩在阴影之中的男人,夜的空洞,却无法那双冷若幽潭的双眼,瞳孔深处,只有着毫无掩饰的冰冷杀意。“老虎?”

    “我知道了老板。”当老虎睁开双眼,就是在老虎群中被渲染的羔羊,只要深陷深渊,你的背后就会有着暗藏在深渊处的利剑。

    “你说你个卧底,我到底该信还是不信呢?哈哈哈”顺服的摸了摸老虎的头,他的眼睛如同孤夜那闪烁着诡异颜色的猫头鹰。在抓住男人的喉咙将那份恐惧蔓延在深邃的心底。

    “山那家伙,对我很相信。是不会有偏差的。”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因为理智被那双眼睛步入恐惧,他的手哆嗦着跪了下来。

    “唐洛那小子,你真的以为你就能跟我斗吗?”

    在男人的全盘操控下,这场全面漏洞的计划几乎完美的走入了结果。而当唐洛得知了结果后,他的嗓子眼那份不安提升到了极致。他现在心中想的只有这一切都太顺利了,那些几率已经到百成的突发因素竟然一点也没有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真的会那么顺利吗?这一切到底是陷阱还是巧合。

    感受到了不安的味道,他在第一时间通过无线电同时将信息发送到了夏波东和迈克顿的耳朵中,“任务停止,不用在找老虎了。那边已经成功潜伏进去了。”

    “可是我们这边缠不开身啊。一个叫史密斯已经跟着我们出来了。”迈克顿苦涩的哭诉着,他苦笑着看向身后那一直尾随在身后的身影,捂着嘴唇询问着唐洛下一步该怎么做。

    “你知道什么叫危险关系吗?”唐洛突然想到了歪点子,他邪恶的笑着,与此同时,迈克顿也明白了唐洛那肚子里的坏水,四下也是捂着嘴会心一笑。

    “掰弯这种事就交给我好了。”他暗自笑道,有些同情的看向了身后那追踪技术并不精湛的男人,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夏波东的身旁。

    “唐洛说了,他的身份可以利用。所以你可能需要掰弯他了。”迈克顿干脆也不掩饰的笑了起来,潜移默化的他,从开始的恐惧再到后面的厌烦最后竟是有了那份同情的腐女之魂。

    “滚。”夏波东白了两眼迈克顿,也是突然的转身望向了那躲在草丛之中的大半个屁股,终于在剧烈的纠结后,他走了过去。

    “夏波东那家伙真的行动了。不行实在太好笑了。”他背过头大笑道,说话的语气也是变得开始有些支支吾吾了。

    他挂断了无线电,索性拿出了手机,接通了夏攸茗打来的电话,截止目前,他的手机之上夏攸茗打来的电话已经超过了20个。

    “唐洛事情开始有些棘手,你知道死的人是谁吗?”在第一时间接通到了夏攸茗电话后,少女那开始变得有些焦急的声音就是传了出来,“安德烈死了。”

    “什么?是我们认识的安德烈吗?”

    “对,就是他。虽然尸体的脸已经被凶手刮得有些不成人形。但还是从安德烈的尸体上发现了我们之间在他身上发现的伤口,而死因,同样是由于铅中毒。”手术室外,夏攸茗站在那里,不停地踱步,焦急的等待着。

    “你等我。你现在在哪个医院?”

    “国泰民生军人医院。”

    “我这就来,等我十分钟。”他无法平息自己,只有一阵阵徘徊不定的脚步,涌动出那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