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章:拍卖舞会前的交易

    喂,你小子我们要去夏威夷州,活动经费给我们补上。”自从与帕丁森有了合作协议,对于协议之中并不包含的条例,唐洛开始了一路厚到底的交谈。

    “臭小子,你大白天没睡醒吗?你们要用钱关我屁事。”帕丁森俨然一副骂街状,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清晨的第一番通话,居然会是一个顺着杆子往上爬的傻b。

    “你不借可以啊。但是你这么一想,原本一个月才能破的案,你却要我们花上十五天,这其中的经费处理,还要外交给其他私人侦探。再加上这次去夏威夷,我们又不是去玩的。我们在夏威夷发现了新的进展,你说参加拍卖舞会的哪一个不是有钱人家,你说我们那穷酸样,有了邀请函也进不去啊。”唐洛愁眉苦脸的解释道,既然我们有正规途径,也有了正规理由。不坑你这个事主,才有鬼勒。

    听完唐洛八字不离钱的话,帕丁森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起初他就怕唐洛不留余力的榨干自己,后来又想了想,控制他们所流通的资金,不仅能知道他们去做了什么,又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花上一些小钱,来彻底控制他们在夏威夷对于唐洛的监控。

    “说吧,你要多少钱。”唐洛能够听得出对面帕丁森极力让步的语气,但是如果不是早就清楚了帕丁森的小算盘,他肯定会庆幸的在自己脑壳上点个赞。

    “十万。”唐洛没有丝毫廉耻的狮子大开口,虽然这个价格比起安德烈开出的委托费要低上还多,但正常点来说却也只是只高不低了。

    “你疯了,十万你怎么不去死呢?帮你买个棺材本的钱,都不用这么多。”帕丁森着实生气了,在帕丁森死后,因为没有弄清楚帕丁森的死因。联邦的继承法无法将帕丁森的遗产通过合理的流程转交给自己,也就是说,他现在每花出的一分钱,都只是帕丁森在先前给他的巨额零花钱而已。

    “不是我说你抠,你想想虽然按照目前国家继承法的流程,你在未结案前无法获得帕丁森先生的遗产。但你也可以这么想,我早点破案,你也就早一点拥有了富可敌国的资本。最后啊!你算算我们买西装的钱,加上留宿的钱还要加上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费用,最重要的还是要体面的份子钱啊。这么算下来其实十万还是我的良心价格呢。”一批流水账打下来,一定要是意大利著名设计师定制的西服,杂牌的我们还不穿。酒店一定要住最顶级的,七天连锁我们还不住。份子钱一定要给特大份的,才能看出我们的财大气粗。

    被唐洛这理直气壮的一番话气的差点闪到腰的帕丁森,早已在心中将唐洛的祖宗十八代统统骂了一遍,实在是,太那啥厚颜无耻了吧。

    这也让我想起了嫖老师激情鬼畜中的一段话:在这么说,要哭了哦。

    “银行卡号码报给我,我待会转过去。”感觉已经没有力气可以跟这贪婪的家伙说上一句话,帕丁森慢慢的开始觉得自己找上唐洛这种在向人借钱也脸不红心不跳的,会不会是这一生自投胎转运以来最最悲惨的噩梦呢。

    “ok。。”

    某品牌服装店

    唐洛大款的邀请着夏攸茗他们前来挑选衣服,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夏攸茗却是有点担忧的无所适从。对于她这种出生在节俭的家庭中,很小的时候开始看到价格有了非常敏感的知觉,在他的价值观中,只要能穿,够穿就足够了。

    但是唐洛告诉她,“既然我们参加的是上流舞会,我一定要将你打扮成舞会中最耀眼的公主。”

    不同夏攸茗的担忧,迈克顿,夏波东这两个美国家族中的败家弟子,虽然一开始对于唐洛的话提出了质疑,但真正来到了这里,却比谁都要跃跃欲试。

    但是唐洛告诉他们。“你们只要能穿,够穿就足够了。这次经费本来就不是给你们来买衣服的。”

    尽管这样,迈克顿还是目不暇接的挑选着男装,而夏波东则跟着夏攸茗去往了女装的展区。

    “这件衣服能给我试试吗?”唐洛从柜台上取出一件新品,他笑着,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太阳穴旁擦出一个帅气的军礼,表情自信张扬,那一刻,她一阵心悸,仿佛看到了他怒放的青春激昂,看到了他鲜活灵动的灵魂。

    “这个中国男人也太性感了吧。”少女们轻抿着嘴唇,微撑在桌面上。那停在半空中的双手,就那么不知所措掠过少年的衣角。

    “谢谢你们的夸奖,我也觉得你们非常的性感。”唐洛笑着接过柜台中的西装,绅士的握住少女的芊芊玉手,用那星星般的目光对着少女温暖的笑道。

    “要命啊!”那在这一刻神魂颠倒的少女,竟是直接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真不知道这臭小子为什么那么受欢迎,明明我也帅的有特点好吗。”眼不见耳不闻的将头埋在衣架中的迈克顿,就那么轻轻的念叨着。

    打开门,只见少年站在窗旁边,手里拿着文件夹,花色的领带,白色的西装,直筒的西裤,再配上那独一无二的绅士气质,在路过的女人眼前就像是这入冬的唯一毒药。

    一头长而飘逸的卷发披在肩上,那双眼皮的眼睛闪着令男人们为之疯狂的秋波;瓜子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化得刚好的眼影在少女羞燥的脸上,妩媚但又带着那脉脉清纯,让经过的男人不由的放长了他们的眼球看着。那米白色的衣服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而修长,将她那小蛮腰修饰的很是完美。

    “小姐,你跟先生真是很般配。”走过来同样是被惊艳到的少女,没有半点女性本能的嫉妒,她就那么从上从下打量着那明明比较暴露的着装,却硬生生的被掩实让那侧目的目光看不到一抹春色,对于她来说,无论什么形色的西装只要穿在合适的人身上就一定能凸显他的价值。

    就如同眼前的少男少女,明明还有着朦胧的懵懂,却穿出了他们属于自己的气质。

    迈克顿走了过来,他像是反复的提醒着自己的神经。用着那未曾消散的惊艳目光,无精打采的坐在了唐洛身旁,“唐洛待会你见到夏波东那个妖怪,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这个人是个男人。”

    同样从试衣间走出来的夏波东,为了不被别人发现那平坦的胸部,特意选择了一件职场女性才会去穿的ol装。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再配上那颇有职场女性的高贵气质,让人的第一眼除了惊艳,还是惊艳。也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男人。

    不同夏攸茗那淡淡的清纯,他的妆容大胆而且浓艳,但却没有在外面看到妖艳贱货的时候那种厌恶。

    唐洛终于想起了那少年逼迫着自己加入社团的时候那浓浓的威胁语气,原来他所说的不跟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竟是这个样子。

    “我们去结账吗?”微微牵起少女的手腕,因为对高跟鞋的不适应,他必须依靠着唐洛才能支撑着走下去。

    “这些衣服多少钱?”唐洛将银行卡递给了前台,在夏攸茗还坚持着穿高跟鞋的时候蹲下了身。将少女的脚腕在自己的手上一点一点的找到平衡。

    唐洛的暖男举动,让得少女微微落下的头红的有些发烫,但还是接受了少年的举动,夏波东则是白了一眼迈克顿,看看别人不知道淑女是不自己提鞋吗?

    我也想给淑女提鞋,但你不是淑女啊!

    “唐洛,新闻报道上说的x先生。在夏威夷州是个很著名的地产商。跟帕丁森一样,他同样在夏威夷州有着自己一间的酒吧。但跟帕丁森先生不一样的,他的开放对象却只是提供给来夏威夷旅游的游客。”迈克顿拿起了手上的资料,对于这个x先生的报道比帕丁森现在引起轰动来看更加的神秘。

    “如果是只提供给游客,那为何这年利润还是那么高。尽管夏威夷是全世界最为著名的海上度假村,但他所接收的人流量却比夏威夷州在每年上报给国家的外来人流量要多上数十倍。”夏波东对于迈克顿他所谓的报道论产生了质疑,在他的眼里那些数据才更加能够令人信服。

    能让夏波东处处针对迈克顿的唯一理由,他在看自己穿衣服的时候,那种眼神是鄙视吗?

    “唐笑堂姐给我们发送的邀请函,地点就是在夏威夷多伦多亚酒吧。到时候接受邀请的一定大多都是那些达官贵族,为什么唐笑堂姐会受到x先生的邀请呢?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身份上来说,唐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警察。阅历上来讲,她是根本不可能涉及那些上流社会的。所以于情于理,唐笑怎么会受到x先生的邀请呢?

    “那你说,唐笑姐姐的身份会不会不像表面上来看那么简单呢?她真正的身份,会不会是个隐秘的华裔财阀独生女,不然就没那么如果了吗?”迈克顿兴奋的喊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平常对唐笑堂姐百般娇宠,会不会哪一天突然看上了自己,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财阀继承人呢?

    “就你想象力丰富,唐笑堂姐的父亲是我的亲大伯,我亲大伯到现在都还在城市打工呢?我会不知道?”唐洛无情的将迈克顿异想天开的美梦打碎,要真是这样,作为她在美国的唯一亲人,会不告诉我吗?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x先生跟帕丁森的确是很好的兄弟。很多报道上都是讲述的这个人跟帕丁森先生的事迹。而帕丁森在前几天天意外死亡的消息,早就被他知道了,所以才会假借着这场拍卖会,探探那些人的口风,你说可能吗?”夏波东这一猜测得到了唐洛的认同,无缘无故的开一场拍卖会,也那么凑巧的选择在了这个时间,会是真的凑巧吗?

    “那我们不妨就去看看,亲眼见识得到的总会比你猜测的有用得多。”

    夏威夷作为世界上旅游业最发达的地方之一。不过吸引游客的并非是名胜古迹,而是它得天独厚的美丽环境,以及夏威夷人传统的热情、友善、诚挚。夏威夷风光明媚,海滩迷人,日月星去变幻出五彩风光:晴空下,美丽的怀基基海滩,阳伞如花;晚霞中,岸边蕉林椰树为情侣们轻吟低唱;月光下,波利尼西亚人在草席上载歌载舞。夏威夷的花之音,海之韵,为游客们奏出一支优美的浪漫曲。

    金沙滩之夏,在蓝天下,在阳光里,构成岛城夏季光亮迷人的一道绝景的五彩太阳伞蒙古包帐篷及救生泳具沿海岸星罗棋布。游人或租一顶太阳伞遮阳小憩,谈笑风生;或举家躺卧沙滩上,享受这别具情趣的日光浴;或到近海中游泳,或乘摩托艇穿行在海面上。

    “记得我第一次来夏威夷,还是小学暑假的时候,那时候父母还没有那么忙,每年暑假都会带我去不同的地方旅游,这几年他们工作越来越忙,就连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迈克顿坐在沙滩椅上,看着海浪静悄悄的涌过来,又悄悄退去。沙滩上依稀撒着数点模糊的人影,有的相互追逐,有的窃窃私语,有的躺在沙滩上,都在享受这美好的时光。.

    在她的身旁,夏波东背靠在沙滩椅上,一脸惬意的享受着海风吹到背部,那一阵酥软的味道。

    他看了看夏威夷那四处风向的位置,做不到迈克顿洒脱的唐洛,在沙滩上编画着这复杂的关系网。

    “你是侦探?”身后,一个男人突然走了过来。在唐洛的面前瞧了瞧,然后疑声问道。

    “只是无聊的画着玩玩。”唐洛急忙的拍打着沙子,那刚刚还勾勒的还形形色色的画瞬间就被海水冲刷了过去。

    “我知道你在画谁,因为我也是因为他而来的。”见着少年心慌的样子,他只是笑了笑。

    “我是一名警察。”

    度假酒店内

    早已失去了踪影的两人,唐洛则是趁着尿急的借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厕所。而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休息的男人,第一时间拨开了唐洛房间的窗户。

    “原本我还怎么想这间房间怎么会被人选呢?原来是被你小子快了一步。”他的声音很大,连一墙之隔的唐洛都能清晰的听到,唐洛所住的房间,并不是所谓的海景房。甚至对于一般游客来说是一间视野极其不好的位置,但是他所涉及的视野,却恰好是在多伦多亚酒吧的正南位置。

    “既然警察会找得到我,看来你们事先是有准备的吧。”没有一点拐弯抹角的开口说道,他是怎么会不相信,自己会被平白无故的找到的。

    “我知道你是负责帕丁森先生死因的侦探,仅此而已。”被道破心事的男人并没有显得一点慌张,他还是那样,一脸温文尔雅。

    “我想既然我是负责这个案件的侦探,我也应该知道这个事情应该不会除了内部的人知道吧。”

    “那你放心,你身边可没有我们安排的眼线,只是帕丁森先生死的那天,我们正好就在圣帕丁森准备抓捕x先生。再观察后来圣帕丁森的一天整顿,自然而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男人平静的就像在聊家常,对于唐洛的疑问没有半点隐藏的回答道。

    “你是说x先生在当天是准备出现在圣帕丁森的?”唐洛忽然呼吸的有点急促的问道。

    “那我是有与你做交易的机会了吗?”

    “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