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章:凶案现场

    在这个早已被封锁的海上酒吧,唐家侦探社众人通过陆地连接海底的密道进入了这片环绕楼梯的上方。

    那层层边防,将这间房间重重包围着。他们的眼睛肃杀,好似一夜不眠的扫视着唐洛等人。

    “漂亮的东方女人,可否能够询问你的名字。”不知从何地突然冒出来的男人,用那纯正的法国腔用着绅士的半弯腰询问道。

    在迅速的掠过少年那双伸出的手,她一丝不苟的看着一份文件,头也不抬道,“很荣幸认识你。”

    男人微微一愣,然后很是淡定从容的收回了那只伸出的手。他索性大大咧咧拉过一张椅子,端坐在女人面前,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那清纯却在工作的女孩,突然他伸出手将女孩无理前进的脚步拉了回来,“知道吗?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这么做的话我可会生气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夏攸茗见他老盯着自己胸口看,甚至弯腰过来明目张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头就呵斥一声。

    “知道吗?我可是能给你你想要的生活的男人,也不至于有人不懂得怜香惜玉让你来做法医了。”说着,同时瞥了一眼身旁的唐洛,问道“这位是?”

    安德烈急忙的回答道,“是负责老爷案子的侦探。”意识中,他没有了军人的那份刚烈,那极力讨好的样子也是瞬间拉低了唐洛对他的好感。

    “你不能的,我能。”少年突然抬起了头,一脸戏谑的盯着唐洛警告道。

    似乎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唐洛只是在他的耳边留了一句话,那张脸却是慢慢的越发阴沉,“说实话,你的演技真的很差。你那卑劣的伪装手段可瞒不到所有人,还是回家对着早教机好好练练吧。”

    “我的演技是令一码事,但要是你不能破解我父亲的案子,等待你的可不是现在的一时的嘴强。”说完,少年接过侍从递过来的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刚刚唐洛触碰过的地方。

    对此,并不予理会的唐洛就那么径直的走向了帕丁森尸体的身旁,“尸体已经僵硬,还有他最后凝固在视线的眼睛,是一种愤怒到了极点的情绪。即使死了,仿佛能看到他眼里的熊熊烈火,在向你扑来,想要把你烧成灰烬一般!帕丁森先生的嘴巴和鼻子在生前发生过剧烈的呵斥,鼻腔中的粘液非常的浓郁以及口腔中那微微泛红的舌头,都说明了帕丁森先生生前进行过剧烈的争执,甚至说过几句能够令得他上接不接下气的粗话。”在简单的检查了帕丁森那还未合拢的面部后,唐洛得出了死者生前的情绪起伏。

    “安德烈先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手术室。我们可能要对帕丁森先生进行尸体检查。”唐洛询问道,另一边,安德烈走向了那摆放着名贵瓷器的书架。在背对着众人目光轻扭了书架上的机关,就这样,那层倚靠着半边书架的墙面就那么轰隆隆的开始坍塌,一条通向地底的密室就那么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前,“帕丁森先生为了应付突发的情况,在这座酒吧的建立初期就安排了人建造了这层密道,里面的药品药剂以及医学设备都是目前世界顶尖水平。”

    “麻烦你了。”

    安德烈牵引着夏攸茗走向了另一处密室,而与此同时迈克顿正将尸体进行着简单的尸体还原,小心翼翼的抬上了安德烈拿来的白色吊床。

    “进行口腔解剖。”夏攸茗轻车熟路的接过了夏波东递来的口腔照明笔,对着口腔的上臂和下臂进行着反复的仪器扫描,沿着牙床一直向下拉去,黯淡无光的喉部就那么出现在了仪表显示的口腔实地图。

    “扁桃体已经达到负荷的程度,这是因为死者生前一直喝的都是高纯度的酒精而导致喉咙的喉咙壁有着十分严重的红肿。”

    “鼻子就跟唐洛说的一样,只是有着浓度的鼻涕堆积,并无大碍。”她按下了温和的灯光,随即朝着那被撕裂的身体中部按压了下去。

    长时间残留而生成的蛆虫伴随着血液的向外溢出而悠悠的爬了出来,以一种极为恶臭的味道开始蔓延在这封闭的空间之中,“蛆虫生成之后,一般会在整个身体最有营养补充能量。而这批蛆虫却对于自己存活的地方很害怕,也就是说蛆虫生成的地方应该是有着能够令这批蛆虫害怕的东西。

    大厅内。

    那只曾经出现在现场图的红酒杯依然被人原封不动的倒立在那里,在唐洛对于牵引着红酒杯的线仔细搜寻后,终于在挂着一副蒙娜丽莎画像的地方找到了线的源头。

    “把画像拿开。”在安德烈和迈克顿的帮忙下,蒙娜丽莎就那么轻轻的被挪开,在她的背后,一处隐藏着的机关盒明目张胆的被人打开着。

    “这本来是放什么的?”此时空无一物的盒子里,却是令得迈克顿的眼球惊恐的跌坐在了地上,“这里原本应该放的是圣帕丁森酒吧历年来的账簿,一些暗地里的交易也是被记载上面。而这几张账簿,我也是很久没有看到老爷打开过。”

    “那我们来设想一下,帕丁森先生最后一次交易肯定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以至于帕丁森先生必须用圣帕丁森酒吧的年利润去吸引着这所谓的买客。而这故意留在现场的酒杯,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混淆视听。我们暂且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帕丁森先生生前肯定还留有线索。”

    “唐洛有新发现。”迈克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的朝着唐洛大喊道。

    “这里有一段用血掩盖的摩斯密码。”迈克顿轻轻的提起那背对着地面的手掌,一串鲜红的红色指印就那么艰难的在地面上刻画了最后的线索。

    摩斯密码:摩尔斯发明了电报,但他缺乏相关的专门技术,他与alfredvail签定了一个协议,让他帮自己制造更加实用的设备,vail构思了一个方案,通过点、划和中间的停顿,可以让每个字符和标点符号彼此独立地发送出去。他们达成一致,同意把这种标识不同符号的方案放到摩尔斯的专利中。这就是现在我们所熟知的美式摩尔斯电码,它被用来传送了世界上第一条电报。

    但现在这一术语只用来特指两种表示英语字母和符号的摩尔斯电码:美式摩尔斯电码被使用了在有线电报通信系统;今天还在使用的国际摩尔斯电码则只使用点和划(去掉了停顿)

    “摩斯密码的密码符号很怪,但对于非常熟悉这种书写方式的人来说确实非常简单,说的再多,这些摩斯密码的组成方式都只是点和划合并在一起而已。这也就是帕丁森先生死后为什么会将手指伸到最大的原因吗?为的就是掩盖住手底下对于凶手最后的指控证据。”唐洛耐心的解释着,同时迈克顿也已经将这一窜摩斯密码发到了英格兰顿本部,希望英格兰顿能够尽快的给出回复。

    “你们在帕丁森先生死前听到了鹦鹉的哀鸣,而哀鸣的时间也正好是在帕丁森先生遇害的时候,这么说来这只鹦鹉是应该见过凶手本人的。”此时。悬挂在鸟笼上的鹦鹉呆若木鸡的盯着众人。他的声音不再啼鸣,翅膀也就不再震翅。这只陪伴了帕丁森无数年夜的伙伴,或许也知道了再也见不到帕丁森了,才会发出那般悲惨的哀鸣吧!

    “那我们不妨将当天出入过酒吧,也是在生前与帕丁森先生有过交集人的照片让他做出对比,事情会不会简单点。”按照鹦鹉通灵的本性,他的潜意识是像人一样对于人脸有着超高辨识度存在的。

    “如果说当天真正意义上出入过老爷办公室,恐怕也就只有那个向来独来独往的黑桃k先生,而这个人每次出入都是以不同的样子见人,想要单纯靠简单的照片找到这个人,就无疑大海捞针。”

    “既然线索在大海而不是没有,那不妨我们试着去对比黑桃k以往照片来找到他。有线索也总比没有好。”唐洛在略微沉吟后,思索的提议道。

    “那我这就去找黑桃k先生的照片。”安德烈应允了唐洛的要求,对于这个神秘的黑桃k从来都是抱着好奇的安德烈,也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去了解这个所谓神秘先生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