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99、段德三抢叶天帝,妖帝大墓最珍贵的宝物

    “咳咳。”

    李桐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他没想到段德的身份就这般被人给轻易认出来了,本想着说完三番抢夺之后。

    若是无人想到,便由他亲口点出。

    想来,那时众多听客脸上的神色一定会别样的精彩。

    现在被人道破,未免失了几分趣味。

    不过嘛,自也无妨。

    “诸位,  这无良道士的身份,你们且听下去,日后便知,不过嘛......”

    李桐摇晃折扇,语气玩味:

    “至于和那黑皇厮混在一起的胖道人,是不是书中的无良道士,  我却是不好多说。”

    “你们日后若是有缘和其想见,不妨亲自询问上一番。”

    方一言罢,下方众人看着李桐表情,心中顿时有数。

    原本只是猜测,还不怎么确定的众人,立马心里有了定数。

    那个胖道人,定然就是这书中抢夺叶黑机缘的无良道士。

    不然的话,为何那无始大帝万年所养的狗,出现在这客栈之中,不去寻别人?

    偏生的,就是要和他亲近!

    那想来就是老乡见老乡,顿感亲切。

    却没想到,这两位属实是臭味相投。

    一时间,众人心里都是想法横生。

    听着李桐讲述,看着眼前恍若真是的画面,  却是对这人恨得牙痒痒。

    纷纷出言讥讽道:

    “哼,算这人幸运,  今日未来听书,  不然的话定要教训其一番。”

    “是极,定要让其知晓妄夺他人机缘之辈,在我等洪荒大地之上必要遭人唾弃。”

    “今日便罢,日后若是此人还敢出现在客栈之中,我定要和其讨教一番,见识其道行几何?”

    “对,算我一个......”

    “啧啧!”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李桐在上面心里笑开了花。

    这段德还未在洪荒大地之上重操旧业,这恶名就已然是流传了出去。

    想来日后,怕也是不好在朝歌厮混。

    不过这家伙命硬的很,怕是谁死了,这一人一狗都能从坟堆里爬出来,甚至还能吃着你的席面,看你下葬。

    故而,无需为其担忧。

    轻笑一下,便是继续往下叙说道:

    “那妖帝大墓之中,着实是逃出来不少的通灵武器,一时间霞光四射,冲向四面八方。”

    “众多修士不断的驾驭神虹追逐,使得这片原始废墟之上尽数一片光影闪烁。”

    “哧!”

    李桐忽地轻道一声,  转瞬间让下方听众心头一动。

    难到说,  又是有机缘临头了?

    果然不愧是主人公啊,这般福缘让我等好生羡慕。

    这般猜测着,就听李桐说道:

    “距离方才刚过去半刻钟,又是一道神虹激射而来,骤然间吓了叶黑一大跳,急忙躲避的同时定睛看去。”

    “却见,一道赤霞像是火烧云一般凝聚在了一起,飞速的冲了过来,插入他身前石壁之中。”

    “叶黑顿感惊讶,他觉得真是运气使然,心中难免一阵高兴。”

    “这方才啊,刚刚被那胖道士讹去一柄匕首,居然又有一件宝物出现在了眼前,当真幸运。”

    此话一出,众多听客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同时间,亦是有人感同身受,替那叶黑感到欣喜。

    “这般福缘运道,果真是强大。”

    “我还以为这叶黑要在此番之中,空手而归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哈哈哈,这是什么运气?前脚方才被人夺取一件宝物,后脚马上又来一件。”

    “这番可是要快快收取了,免得又被人给盯上!”

    听闻下方那些普通人的言语,李桐不由的会心一笑,搞心态的事却是还在后面。

    “叶黑也是觉得自己运道非常不错,警惕的打量四周,见无人路过后,指尖金丝闪烁,快速切开石壁,将一颗血色的珠子给挖了出来。”

    “顿时间,一道道赤霞四射开来。”

    “那叶黑喜出望外,虽然此时尚不知晓这东西有何作用,但定然不凡。”

    众听客随之点头,心道自然。

    能被一代盖世妖帝收藏,并且葬入陵寝之中的东西,岂有寻常?

    正感慨着经历了些波折,但好在那叶黑还是有所收获的时候。

    便听,一阵魔性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

    众人无奈,惊疑的看向台上李桐。

    心道今日的先生怎么看都有些不正常,往日里可不是这般模样的啊!

    怎么现在喜欢上了模仿那故事中人物说话了。

    但不得不说,学的是真像啊!

    光听这声音,一众人便是心头火气,起了怒意。

    一次不够,还来?

    就听:“一阵大笑声传来,远空一个胖道士大嘴都快咧到耳根处了,驾驭神虹冲来。”

    “我告非!”

    “叶黑在心头大骂一句,然后抓住被赤霞缠绕的珠子,拔腿就跑。”

    “但,以他现在的修为,如何能跑的过那驾驭神虹的胖道士?”

    就听魔性的声音再度传来,李桐模仿那胖到人极其欠打的声音说道:

    “贫道果然与小友有缘,不想这么快就见面了。”

    “那胖道士咧开嘴笑的非常开心,拦住叶黑的去路,笑眯眯的探出肥胖的大手,说道......”

    “此宝于贫道有缘,小友借来一用。”

    下方那些普通听众,此时间也是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模样。

    对那胖道士自然是痛恨的不行。

    不由的心道,叶黑这也太倒霉了吧。

    难不曾,这两桩机缘都要被人抢夺了去?

    “不借!”

    “叶黑接连摇头,分外警惕的看向那胖道士。”

    “你都已经是夺走了我一件宝物,这件不能再给你了。”

    “年轻的叶黑哪能料想到,那胖道士分外无耻的说到:‘此珠乃是妖魔所化,小友你镇压不住它,贫道乃是为了你好,特意前来收服它’。”

    “说罢,胖道士满脸红光,笑眯眯的伸出手,刷的一下将那珠子收了过去。”

    一众听客已然是无语,纷纷为世上怎会有如此无耻之人而感到分外的疑惑与不解。

    但,让他们更为咬牙的事情,还在后边。

    “叶黑恨的是牙都痒痒了,道:‘道长,你不是说再次见面,会给我带来好运吗’?”

    “嘿嘿!”

    李桐笑了一声,脸上露出想让人打他一顿的表情。

    但好在只是惊鸿一瞥间,没有让太多人注意到。

    属实是今日开放的这个人物带入功能,颇有些让他入戏太深。

    一不小心,便会忘了自己本身的人设。

    略一调整,归于平静之中,便再度说道:

    “此言差矣,胖道士连连摇头。”

    “小友还是不曾明白,正因你我二人第一次见面结下善缘,所以方才会有了第二次的重逢啊!”

    “这才能让我及时赶过来镇压了这颗妖魔所化的珠子,帮你躲过了一场厄运,这就是你结下的善果啊!”

    “叶黑听着这人话语,真有打他一阵的冲动,但考虑到此人高深莫测的修为,只好作罢。”

    “便听,一道气人的话语传来。”

    “无良天尊,小友有缘再见,贫道去也。”

    听着李桐讲述,众人也都是看到了那胖道士驾驭着神虹离去

    一个个脸上都是露出了晦气的神色。

    “这胖道士好生可恶,这都是第二次了!”

    “谁说不是,抢夺机缘便是抢夺机缘,还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我呸,还说什么妖魔所化,叶黑把握不住。”

    “不过,我怎么觉得这胖道士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有人手扶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似是无心提了一句。

    继而,便看到无数人齐刷刷转过头来,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啊,哈哈,无心之言、无心之言,诸位道友莫要放在心上。”

    众人冷冽的看着他,给予了警告的眼神,方才缓缓收回视线。

    继续听李桐说道,那五位大人物打破了那妖帝大墓的另外一角,又是无数的霞光飞出。

    而那幸运又不幸的叶黑,又是在发现了一枚紫色扳指之后,再度遭抢。

    “道士你贵姓?”

    “叶黑咬牙切齿的问道那再度抢了自己的无良道士。”

    李桐将那时年轻叶天帝的语气分说的是丝毫不差,让人闻之便生气愤。

    继而,语调一转,道:

    “哈哈哈!”

    “免贵姓段名德,叫段德。”

    “怪不得这么缺德,段德、段德,分明就是断了德性!”

    一口气叙说完段德三抢年轻叶天帝,李桐顿了下来,准备休息一番。

    顺便的,瞧瞧诸位反应。

    “说的没差,这人就是断了德性,毫无羞耻之心可言!”

    “如此不修善缘之人,日后必将因果纠缠,业力加身。”

    “哎,不对啊。这段德此时可是到了我等洪荒世界之中啊,日后祸害的可是洪荒同道!”

    有人反应过来,如此叙说一句。

    继而,许多炼气士面面相觑,一脸愤怒之色。

    若李桐所说之事单纯只是故事也罢,他们也只会为那书中主人公气愤一阵。

    左右是落不到自家头上之事,自然无需牵挂太多。

    但现在,那不要脸、没底线的段德极有可能是来到了这洪荒世界之中,如何能让他们安心。

    片刻后,有炼气士愤愤发声:

    “我家师长精通紫薇数算,待我今日归去之后,便恳请他老人家出手,算出这段德何在。”

    “到时,必要将其拿下,好生教育一番。”

    “好,道友大义,到时我等定然同去,决不能让此人乱了我等洪荒大地的风气。”

    听着他们的言论,一旁的大神通者,都是不由的会心一笑。

    感慨他们道行微末,故而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些。

    且不说此时大劫将至,天机混沌一片,便是圣人也难以推算。

    何况来说,此人若真是那段德的话,他从异域真身降临而来,之前从无在洪荒之中生活的脉络可寻。

    再加上值此特殊之时,便是天道,都不曾将其记录在案。

    试问,这般人物,如何去推算?

    摇摇头,只把这些话语当做是孩童戏言,听过便略于耳后,不以为意。

    琵琶声起,玉儿再度登台弹奏一曲平缓之乐,渐渐舒缓着众人心中的郁闷之情。

    而李桐瞧那一旁角落里,掩去气势就似一凡俗女子的女娲,见其神色间未有不悦,反而还有几分不可查的笑意。

    便是放下心来。

    看来,他今日所说之内容,倒是并未引起这位的反感。

    说不得,还勾起了她的几分兴趣不曾。

    那躺在面板之上,已然是要往十万大关奔赴的人气值,足以道明一切。

    而李桐没有想到的是,女娲此时心中则是笑意四起。

    她是将那无良道士,冥冥中与西方二圣联系到了一起。

    同样的不要面皮、为人无耻,还都爱说一句此物于我有缘。

    若不是她听到客栈之中一众听客在分说那段德此时已经是来到洪荒之事,她道还真以为是李桐特意编排那二位,来讨她欢心。

    毕竟,世人皆知,她女娲和那西方二圣的关系,亦是差到了极点。

    不过非是有心之举,这般却是让她更为喜悦了几分。

    甚至于,在心中暗想道,这三人都是那般无耻之徒。

    若是日后行走在洪荒大地之上,被其撞见,到是否能分出个谁强谁弱来?

    但继而便被自己的想法给笑到。

    试问这世间,有比试诸般之物,可还曾有比试无耻之人?

    虽然来说,修为没有那二位强劲之人,和其对上了,大抵是要被算计到灰都不剩。

    但女娲还是觉得,他们三人光论无耻,足以是不分伯仲。

    当然若是以修为道行压人,那就是更上一层楼了。

    这般想着,眉眼间便是不由的露出几分讥笑之意。

    正好的就被李桐瞧见,心里纳闷这位女娲圣人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笑的如此肆意,但也不好揣测。

    轻拍惊堂木,还是继续说书。

    “啪!”

    “方才我们说到那幸运的叶黑,不幸的被那无良道士段德打劫了三次。”

    “且先放过这里不提,众位可知那妖帝大墓里最最重要的宝贝是什么?”

    “又是什么样的宝贝,值得让那五位大人物一直轰击着那残破的大墓,誓要让其露面,夺取在手?”

    李桐一手摇折扇,语句缓缓而出的同时,抬头远眺,流转无边感慨之色。

    “众位,此方世界中修者,在证道成帝之后皆会寻找宝材,铸造足以承载自身道与理的器物,其名为帝兵!”

    “那你们可知,那青帝的帝兵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