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98、衍旧推新成武道,身份暴露胖道人

    孔宣稍有几分失望的走出客栈之中。

    本以为昨日引动风雨,使得道祖亲临的人物是何等玄奇之人。

    今日还特意从那三山关而来,一瞧!

    却是大失所望,其人不过是一凡俗尔。

    纵有几分好运得了莫名之宝,知晓了异域玄奇之事,但身无道行,入不了他的眼中。

    微微晃头,  将那股失落之感从脑海之中摇落。

    正欲起了遁光,归返住处,继续隐于那三山关中,借助着王朝气运图谋成道之机。

    倏忽间,打眼一看。

    竟是在一片开阔的青石广场之上,瞧到了颇有意思的一幕。

    心神一动,  灵光兀自提醒,  让他不由的停下脚步来,  眯缝起眼睛细细查看。

    便见:

    青石广场之上,一颇为瘦小的少年,习练着怪模怪样的动作,挥汗如雨。

    神情严肃中,却有带着几分癫狂之意。

    举手投足,仿若身化一头疯狂的牛魔,正在肆意舞动身躯。

    林北虽得这牛魔大力拳时日尚短,但心意传承之下,却已然是得了神髓,功夫已然练上了身。

    “哦?”

    孔宣稍显诧异:

    “这般动作,竟有几分像是模仿妖类行进之举,锤炼凡俗身躯,以做到主动的吞吐灵机,  增长力气。”

    “时日长久而下,更似有脱胎换骨之效?”

    “倒也有几分玄奇。”

    只能说,  孔宣不愧是身为这洪荒世界之中天地间第一只孔雀,  从古老之时一直存活至今的存在。

    道行高深自且不提,  这般眼力就是远超那些只看到武道人仙之路皮毛存在,  而未曾深思内里的仙神之流。

    眸光流转中,竟是有无数人影舞动。

    若有人能细看去,就会发现,那每一个人影都是一个模样类似孔宣的存在。

    从一开始他们所舞动的身姿也是在模仿那林北所习练之拳法,但渐渐的就脱离了其范畴,有变化自生。

    拳出衍孔雀飞舞之像,更有五色光华流转缠绕,莫名非常。

    “不对!”

    忽的,孔宣皱眉一道。

    任由他以这门颇有些意思的功法为基向上推演而去,但到了最终还是会衍化成那般吞吐仙气韵养神魂之法。

    却是,隐隐之中脱离了其之本质。

    眉头皱起,脑海之中念头纷起。

    不知怎滴,冥冥之中孔宣有种感觉,他若不想再去苦苦追寻那希望渺茫的鸿蒙紫气,来一证道途的话。

    眼前这少年所习练之法门,或许便是一线转机所在。

    亦,是他孔宣的机缘所在。

    一念思付及此,他顿时走上前去,  朗然问道。

    “那少年,  你这奇奇怪怪的动作,是从何学来,  可否告知于我?”

    林北动作骤停,擦一下额头滴落汗水,看着这个观察了自家良久的古怪之人。

    心有疑惑,但在转瞬之间便回转过来:

    “想来,又是因先生之声名,慕名而来的仙神之流吧!”

    这般想着,一股与有荣焉顿时在心头升起,当即便是一挺胸膛,颇为骄傲的说道:

    “有何不可?”

    “你且听好了,此法名为牛魔大力拳,乃是先生仁善,不忍心看我等饱受妖兽霍乱,而传下的武道一途,修至高处可登武道人仙,绝不弱于那诸天神佛!”

    “而我,不过方才步入武道一境,不足提也。”

    “武道......人仙!”

    孔宣的脑子里像是炸开了花,无穷无尽的念头在闪烁、在喷薄,混乱的思绪如潮似水,一波一波冲击着他的心绪。

    但渐渐的,他的脸上露出一股癫狂的笑容。

    身形舞动,蓦然间,挥拳向天!

    “唳!”

    有孔雀高鸣,五色漫卷。

    ......

    金鳌岛上,碧游宫。

    闻仲垂下头颅,眼观鼻,鼻观心,丝毫不敢放肆的抬起眼来打量那个盘坐于道台之上,垂落万千神光的人影。

    在他缓缓将那般异域的脉络与法,乃至于在客栈之中的听闻以及所学到到的两门武道功法说于祖师听之后。

    那,通天圣人,便一直是保持着这个陷入沉思的状态。

    久久不曾有所动静。

    余光轻扫身边老师,就见金灵圣母脸上亦是神色不定,流转几分焦虑之色。

    良久之后,那无意识散发而出,若不是金灵圣母护持便要将其压倒在地不能起身的威压突兀消失。

    “唉!”

    就听徐徐一声叹息传来。

    “果然,吾等道路有缺!”

    闻仲心中陡然一肃,惊慌顿起。

    堂堂圣人,证得自己大道坦途的存在,怎会说出这般让人费解的话语?

    但见自家身边老师,都只是面上出现惊疑不定的神色,也是没有贸然开口询问。

    只好老老实实的等待着,圣人言语。

    “异域之法,果然别具一格,触类旁通之下对吾大有裨益。”

    没想到通天圣人只是稍一感慨,便略过不提。

    继而,眸光垂下,分外满意的看向闻仲,轻声道:

    “闻仲,此番你大有功劳,有何需求便尽管说来,吾自将一一满足。”

    “弟子惶恐!”

    闻仲听言,赶忙下拜:“别无所求。”

    他此之一行,本就是机缘巧合下,方才得了如此关键之消息。

    呈于师长,以报培养之恩情自是应有之事,自然不会索要赏赐。

    但思付到此,闻仲心头忽然咯噔一下,却是骤然间想起来,自家似乎是忘记了一件大事!

    他前往那灌江口是奉命而去的啊!

    现在着急忙慌的赶回了碧游宫,把那帝辛交由他的命令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如何让他回去交差。

    有心拜托圣人,去将那李桐带到朝歌。

    但一想,此时怕是千难万难,若他自己不愿,别人分外难以强求。

    君不见,昨日道祖亲临,都不曾见到那李桐出了客栈相迎?

    将这般念头打消,闻仲正欲辞行,就听上首传来言语。

    “也罢,既然这般,我便传你一法。”

    话音方落,就见一团灵光倏忽而至,落于其手掌之上。

    闻仲定睛一瞧,只见那手掌上赫然是一本青色封皮的书册,其上名目,曰:上清大道歌!

    正且疑惑中,便听圣人解惑。

    “我观那武道人仙一途,亦有可取之处,便顺其脉络而行,草草推演出这么一卷法门来。”

    通天圣人面色如常,无喜无悲,淡然道:

    “不过,却是只是将将到了那般炼窍地步,往后却是没有的,而且......”

    他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轻声道:

    “那位李小友,却是仍有隐藏,为曾将此一道说个完全,若我猜之不错的话,想来这武道要迈过炼窍人仙一步,光是修持肉体是不够的。”

    “故而,吾等根本之法,兀要松懈了。”

    “知你修行天资不足,但有此法不足,日后说不得便再有向上之机。”

    言罢,却是双目一合,神游天外而去。

    闻仲面露难以掩饰的激动神色,但瞧通天圣人这般,只好按捺心绪。

    恭敬一拜,道:“弟子告退。”

    转身,缓缓出了那碧游宫道场,去寻那他丢在金鳌岛上的三位。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才又在这空旷的大殿之中,传来一阵回响。

    “苦海、彼岸,肉身做船筏、神魂为船桨,此般理念倒是有趣、有趣......”

    “吾之不成器弟子,倒可习练此法性命双修,日后未尝不可有得见大道之机。”

    “善!”

    闻仲怀着雀跃、欣喜一路出了碧游宫,尚来不及翻阅怀中宝典,便赶忙去寻那申公豹三人。

    好全了先前承诺,将其一并带回朝歌之中。

    正走着,便遇到摇头晃脑,满脸遗憾的长耳定光仙。

    边走着还一边口中说道:

    “可惜了,那黑犬却是个有些神异的,若我能得来操使一番,必定不弱于那般仙禽坐骑,亦能涨涨威风。”

    “可惜、可惜。”

    闻仲闻言面上禁不住一黑,心道那位无始大帝的狗你都敢打主意。

    要等哪日他亲身而来,非得把你一兔三吃了不可。

    上一辈的存在,闻仲却是独独对于这位长耳定光仙分为不喜,但此时当面,也不好表现出来。

    只是略显生疏的一打招呼,然后问道:

    “长耳师叔,可曾见到于我同来的那三位?”

    “三位?”

    长耳定光仙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哦,你说那两个鬼祟道士和一只黑犬吧。”

    “他们和我相处一阵,自离了金鳌岛,看其方向好似是往哪三仙岛去了。”

    “原来如此,多些师叔告知了,晚辈这便去寻他们。”

    闻仲呼了口气,心中暗道都是个不省心的,打发了长耳定光仙,正要离去,便听他颇为玩味的说道:

    “闻仲师侄,他们若是你之好友的话,那你可就要快些了。”

    “我方才还听那个胖道士嘴里不停嘀咕着,说什么葬土、大墓、宝贝之类的言语,怕是起了什么心思。”

    “若是晚了,他们冒犯了三霄师姐,那可不是件小事。”

    “我......”

    闻仲悚然一惊,陡然拔云而去。

    “兀那申公豹,若是惹出祸端,平白恶了三位师叔,我定然拿你去填海眼!”

    心中大骂。

    ......

    此时,客栈之中。

    一听李桐分说出那满脸红光胖道士,以及那般不要脸的话语之后,场下一片听众尽数是炸开了锅。

    纷纷骂声四起,更有也是得了李桐赠宝之人,感同身受。

    “好生无皮无脸的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夺他人机缘?”

    “这般行事,难倒他就不怕沾染因果,日后遭了杀劫?”

    “哼,这般小人,也只能做些鬼祟勾当,登不上台面。”

    一时间,纷扰四起。

    却是,这一无良道士方一露面,这般可恶形象便是深入人心。

    “大家莫急、莫急,且听我继续说来。”

    李桐饮了口狐狸精贴心换过的热茶,砸吧了下嘴,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心中欢喜,口上淡然。

    “叶黑十分想对着他那张满面红光的脸来上一拳,这胖道士太可恶了,拿他当孩童一般戏弄。”

    “却不料,他身形分外灵活,大手轻轻一转,便将那匕首抓了过去,同时间还留下一句话......”

    李桐缓了下,定睛看向众人,继而惟妙惟肖的道:

    “孩子,这个人情我记住了,山不转路转,下次再相遇,道爷我好好的感谢你一番。”

    “玛德,太贱了!”

    有人愤然出声,若是那胖道士当面,他显然会狠狠的给他两拳。

    好让他知晓,人间险恶,出来混也是要还的。

    “那胖道士说完这话,拍拍屁股就走,驾驭神光冲天而起。”

    “叶黑气极,小声咒骂,同时冲着天空用力挥了挥拳头,到手的通灵武器居然这样被人抢走,实在让他不甘。”

    李桐折扇一合,倏忽间向前探身子,小声的和众人说道:

    “死胖子,我记住你了。”

    “唉!”

    众人无奈,这就是实力低下的坏处。

    纵然有机缘天降,但也不能将其保住。

    但是不得不说,李先生还当真是个乌鸦嘴啊!

    先前说那叶黑保不齐就被有心人盯上了,这过后,果然便来了个胖道士。

    “然而那胖道士的耳朵非常灵敏,即便是飞出很远,但依旧听到,回过头来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笑的很灿烂。”

    “他说道。”

    “道爷我没那么胖吧,只是壮而已!”

    “而且下次相见,道爷我还会给你带来好运。”

    “叶黑见他灵觉这般敏锐,不敢再说话,只能忍下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胖道士潇洒离去。”

    此话一出,众多的听客皆是感到分外的无语,以及哭笑不得。

    你都把人家到手的机缘给抢了,还敢言说下次见面给人家带来好运?

    简直就是开玩笑!

    碰到这无良道士,叶黑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可怜的叶黑,该说他是幸运还是不幸?”

    “是啊,这胖道士也太不当人,居然不去自己寻找机缘,而是抢夺他人,日后必遭报应!”

    “唉,希望叶黑日后不要再遇到这个无良道士吧。”

    众多听客皆是开始探讨起来,言语中无不是对那主人公叶黑感到同情。

    同时对于那胖道人,更是厌恶到心里。

    就在这时,有人忽然惊呼道:

    “我想起来了,前几日客栈里便有这么一个胖道士,亦是满面红光。”

    “同时,他还时常和那从方书中世界而来,无始大帝所养的那只黑狗厮混在一起!”

    “难倒,他便是那无良道士!”

    气氛一下子便凝固住了,众人纷纷转头,看向李桐。

    眼中询问之意,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