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97、喜得青铜块,无良道士首登场

    “有趣!”

    云霄看着台上一脸笑意的李桐,再看客栈上空胡乱飞舞的神光,心生几许顽皮之念。

    伸手一探,便是将一道神光拦下,落于手中。

    定睛一瞧,赫然是一把通体赤红的古朴长剑。

    此时仍是像不愿屈服一般,不断抖动着,但在云霄仙力镇压之下,却是逃脱不得。

    “后天通灵之物,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不过这般炼制手段倒是有些意思。”

    她定睛一瞧,便是将这长剑的底细瞧了个仔细。

    继而一撇嘴,便将其轻轻按在了桌面之上,脸上一副不怎么瞧的上的模样。

    倒是身旁坐着的碧霄仙子,神色一动,缓言道:

    “此物虽未有几分威力,但却是胜在精巧。”

    继而掩面轻笑,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若是将其带回,予了多宝师兄,想来他定然是十分欢喜的,到时想来也会全了你之前央求他的事。”

    “哦!”

    琼霄立马神色一动,探手便将那长剑当成宝贝的收了起来,露出一副还能这样、我怎么没想到的神色。

    云霄看着两位妹妹打趣,心生无奈。

    都是活了多少会元的人了,怎还是这般个孩童心态。

    缓缓摇头,定睛注视向那客栈上空,此时正在满天飞舞的道道神光。

    不过,却是没有再度出手拿摄。

    “这......这真的是宝物!”

    有人手拿一件宝器,张大嘴惊诧的呼喊,继而赶忙反应过来,将其藏在怀中,分外警惕的看着四周打量他的人。

    除却三霄之外,客栈之中剩余的仙神皆是犹有好奇的探手而去。

    纷纷自半空之中摘下一道神光,获得一物。

    打量一番后,脸面上或是惊奇,或是若有所思,神态各自不一。

    但他们显然也是知晓这里是李桐的道场说在,这般东西散去,他们作为听众内里的一员凭借修为道行取上一件,便已经是占到了便宜。

    若是心生贪婪下,恐怕便会恶了上面那位。

    于他们想要追寻的东西而言,便是得不偿失了。

    故而,在各自取下一物瞧了个新鲜,准备回去研究一番其中技艺后。

    就收手而坐,不再出手。

    而剩余下来的那些神光,却是只在客栈之中盘旋,良久之后,神光消散。

    哗啦一声,随机落入众人怀中。

    骤得天降宝物的人,顿时间便是开怀大笑,神清不一。

    看着下方一众听客百态顿生,李桐在内心之中沟通时不时的给他整出幺蛾子的系统。

    「此为说书人累计获得十万点人气值成就奖励,延迟发放,无需惊慌。」

    「注:人气值来源于听众,世间万物需要有取有予,故而成就奖励为面向众多听众之物,不过宿主亦可从中获利。」

    “成就奖励,你玩的可真够花的啊!”

    强掩住心中惊喜,将在折扇掩饰下,另一手掌里握着的斑驳铜块往衣袖里塞了塞,李桐心里暗自嘀咕。

    继而整理好表情,抬头正要让下方一众听众不要大惊小怪。

    只要日好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好韭......好听众,这般的奖励只多不会少的时候。

    方一抬头,眼神就不由自主的和那角落里,一双带着意味深长笑容的眸光对上。

    眉眼含笑,对着李桐只是轻轻一撇,便让他禁不住心头一震。

    “果然,逃不过这位的眼神!”

    暗道一句,他朗声说道:

    “诸位,且安静。”

    刹那间,客栈之中就是变得寂静无声。

    纵然那些骤得宝物、大药之人,难掩脸面之上雀跃。

    但他们在这个亲手给予了他们机缘之人的面前,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本来就是对李桐的强大和神秘分感惊奇的众人,此时间,更是在心头多了了一分钦佩与感激。

    无缘无故而分宝下众者,古来几何?

    这般想法,流转于他们心头之上。

    这是自然是对于李桐的话语,更是言听计从。

    而那些没有得到好处之人,更是在眼红与嫉妒中,红着眼睛看向李桐。

    “此番散诸宝,是有感于诸位对于在下的不懈支持,特此用来感谢诸位。”

    “至于那些没有得宝的听众,倒也不必心灰意冷,因为!”

    李桐对着下方一片期待神色的众人,笑说道:

    “今日是第一次,但却不会是最后一次。”

    “只要诸位日后多多支持,那似今日这般之时,自应是时有!”

    他摇晃着折扇,言语就这般轻飘飘的从口重吐出。

    但落于那一众普通听众的耳中,顿时就是掀起千般波浪。

    “先生大善!”

    “白得先生宝物一件,吾无以为报,只有在日后远传先生声名,广布洪荒。”

    “说的对,我等亦是如此。”

    “是极是极,光是听李先生说书便已经是一种极大的享受,更何况还有这般意想不到的机缘可以通过听书获得。”

    “这般好事,定要让世间所有人,尽数知晓。”

    “洪荒大地之人,都应来听先生说书才是。”

    一言出,下方顿时群情激奋,话语接连不断。

    言说的,都是如何为其传播声名,好叫世人知晓这世间,还有他李桐这么专说异域玄奇之事的说书人存在!

    李桐脸上眉毛都快要笑完了腰。

    却是没想到,这让他意料之外的系统奖励,竟然能有这样的收获。

    就算在场之人,八成尽数都是说的场面话,但只要有一两成的人愿意为他宣扬,那亦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如此积累之下,口口相传。

    说不得还真有一日,他能做到声名遍传洪荒大地,无人不知的地步。

    到那时......

    现在李桐倒是有几分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做那般没什么好处的撒币行为了。

    “咳咳!”

    轻咳一声,将众人视线拉回。

    “这般事情,倒也无需强求,都是一个缘字罢了。”

    李桐装出一副风轻云淡、满不在乎的样子,轻声说道。

    继而话音一转道:“且自收拾好心情,听我继续说来。”

    一言落,众多听众立马安静下来,静静的等待着李桐接下的说书。

    只是,看他们的眼神之中,赫然都是带着一些有别于以往单纯对故事好奇的期待之感。

    一众仙神侧目,这般前所未闻的新奇手段,让他们在把玩着那来自于异域器物的同时,对于李桐更多了几分好奇,心中不由的起了小心思。

    当然,也没人敢真的付诸于行动。

    昨日那般荒天帝的威势,还是清晰的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能与那般人物为友之人,甚至于三圣乃至于道祖亲临,都没有提到一句的人物。

    哪里是他们,能够动的了的人物?

    大人物之间的博弈,还是莫要参活在其中。

    像现在一般,听听书,感悟下异域之法的同时,还能有些意料之外的收获,岂不快哉!

    何需去找不痛快。

    客栈之中,大部分的仙神都是这般想法,但自然也有不屑一顾的。

    那从进来之后,便是一言未发,只是冷眼旁观着场上一切的俊朗男子,面露一丝略不可查的高傲之意,心头不屑。

    “能与那荒天帝为友之人,我以为是如何风姿绝代之辈。”

    神念流转,思绪顿生。

    “却也不想,只是个身无几分修为,依靠外物之人。”

    “这书,却是不听也罢。”

    “呯!”

    当即,杯盏落于桌面。

    此人起身迈步,从客栈之中离去。

    “这人是什么意思?”

    “得了先生的好处,便转头离开?”

    “难倒还以为我等会贪图他手上之物,做出杀人夺宝那般恶事不曾?”

    ......

    李桐眯缝着眼睛,看着那个他没有猜到身份,但道行异常深厚之人起身离去。

    心有好奇,但也没曾有其余想法。

    说书好比做菜,千人一千个口味,他却是不能完美的符合每一个人的口味。

    人多了、仙多了,总有不好他这一口的不是?

    何必,兀自纠结。

    “啪!”

    惊堂木拍响,将众人视线拉回。

    再度叙说:

    “那大墓在五位强者的连续轰击之下,终于是被其撕开了一道裂缝,内里吞吐霞光,飞出无数通灵的宝物!”

    “他们出手试图阻拦,但依旧是有着不少的神光成为了漏网之鱼,消失不见。”

    “也就是在这一刻,在远处观望的修士们全都行动了起来,快速飞向各个方向,或追向天际,或冲向深林中,飞快的追逐那一道道霞光。”

    “哧”

    “有一道青霞没入叶凡所在的石山上,轻易洞穿了岩壁,刺穿了进去。”

    “嗯?”

    听李桐这么一说,渐渐回转过神来,再度投入到故事中的听众,脸上出现疑问之色。

    果然不愧是说,身为主人公的存在吗?

    费力的事一点都没干,只是躲在远处瞧瞧观望,便有宝物自来,投入怀中!

    这正可谓是人在家中坐,宝从天上来。

    一众人族练气士更是露出了羡煞无比的表情,想他们为求入道之法历经千辛万苦,寻材炼宝之路更是颇多艰难。

    又那曾遇到过这般好事?

    宝物自己是居然自己跑了过来,停在自己身前!

    “哈哈。”

    李桐轻笑一声,继续说道:

    “这般状况,也是让那叶黑登时间心中一惊,继而小心观察过后,心中便是一片喜悦。”

    “他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躲在这般地方,竟然也能有所收获。”

    有人捶足顿胸,哀叹道:

    “那叶黑的运气可真是好,我若有他之一半运道,就也不曾......”

    说着,他满脸不甘的看向他一旁得意洋洋的好友。

    原是方才宝物下落之时,正好是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但在半路不知怎么个回事,本来是偏向他的宝光,竟然是一个偏转,落到了旁边好友的怀中,这怎么能让他不气愤。

    “呸,你小子狗运到头了,下次先生再散宝,定然没有你的分。”

    身旁好友笑而不语,轻抚着怀中宝物。

    “告非!”

    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懒得看他得意的样子,转头看向李桐。

    “那叶黑在激动与惊喜过后,立马便准备要将这宝物取出,因为他知晓这里人多眼杂,说不得他现在就已然是被别人给盯上了。”

    李桐摇着折扇,心想到堂堂叶天帝在那胖道士身上受的气,便是不由一阵好笑。

    “他从指尖溢出一缕金丝,将岩壁切开,立时有点点青光流转而出,露出半截光滑如玉的刀柄。”

    “叶黑用手抓住,用力拔出,顿时青霞满地,让他禁不住眯起了眼睛。”

    锵!

    “那是一把青绿的匕首,当彻底拔出后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颤音,青霞缭绕,锐利无比。”

    “它不过多半尺长,像是一潭碧水一般,晶莹剔透,有阵阵寒气泛出。”

    “叶黑略一打量,便是心中知晓,这绝非凡物,能被妖族大帝收藏起来的武器,肯定不一般,”

    随着李桐话语,一众听客眼前渐渐浮现出那般叶黑把玩着匕首的画面,观之而去,果然如他所说一般。

    可见寒光闪烁,冷气摄人。

    有人得了李桐所散宝物的人,禁不住和自己的宝贝比较,然后心满意足的点头。

    他所得之物,亦是比之不差!

    心中对于李桐的敬佩之情,此时越甚。

    这般比之妖族大帝都收藏的宝物,他便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都散出去。

    又是,何等豪气之人!

    是否又说明了,这般物件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一时间,浮想联翩。

    却听,李桐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笑意道:

    “便在那叶黑心中喜悦之时,就听到一阵猖狂笑声。”

    “哈哈哈!”

    “不远处天穹外,一个满面红光的胖道士,驾驭神虹冲至,虽然看起来身材臃肿,但动作却很轻灵,像是落叶一般无声的降落了下来。”

    “那胖道士笑道:‘运气啊,没有想到真的追到一件通灵的武器。’”

    说话间,李桐将那般神清模仿的惟妙惟肖。

    “那胖道士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大手,向着叶黑手中的匕首抓来,同时间露出分外慈祥的笑容。”

    李桐亦笑,遥做伸手动作,看得下方听众心中一紧,下意识的保住自己方得来的宝物。

    便听他说道:

    “孩子,这是一件凶器,你镇不住它。”

    “来,让道爷降服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