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90、风波暂熄,特殊的抽奖奖励

    “怎么?”

    荒天帝轻笑出声:

    “你还要再战不曾!”

    诸圣退却,几位大神通者亦是先后离去。

    原本还分外拥挤的天穹之上,此时间竟是只剩下了两人。

    大天尊目光死死的盯着荒天帝,眼神中仿佛闪烁着无名怒火,欲要燃烧一切。

    方才一切说来篇幅甚长,但实则也仅仅过去不到半个多时辰之久。

    现在距离荒天帝降临所持续的极限时间,尚余下三分之二。

    在他看来,若是自己全力施展神通秘术之下,短时间内将此人镇压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之事。

    故而,方才有此一问。

    不过这一次,荒天帝却是想差了。

    大天尊强行忍耐住内心之中的怒意,看了看淡然站立于自己身前,尽显威严气度的荒天帝。

    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流转,放在那脚下小小的凡俗客栈之中。

    在昊天镜中见过无数的次的面庞,此时真切的出现于祂的眼前。

    看着这个可以说是挑起一切事端的源头,也是让其颜面尽失的存在,那个凡俗说书人:李桐。

    怒火便是按捺不住的蹭蹭往上涨,但一念思及方才道祖隐隐中的警示之意,以及立于身旁那荒天帝的威胁。

    大天尊强自将其按捺下去,眼神流转于那客栈之中,瑶姬以及那个连让他垂眸资格都不曾拥有的凡俗之人身上。

    直到如今,祂都有些想不懂,身为瑶池女仙,自家的妹妹,竟然会与凡人私通,甚至还与那凡俗诞下孩童。

    这般事情,毫无疑问亦是将祂的颜面在三界众神面前,给丢了个一干二净。

    在寿元悠久的仙神眼中,凡俗是什么?

    不外乎是如同那蜉蝣一般渺小的生物罢了!

    区区不到百载岁月的生命,活来又有何意义可言。

    而就是这般让其不屑一顾的存在,竟然将瑶姬诓骗,并且让其心甘情愿的和自家作对。

    想到这里,大天尊便是不禁冷哼一声,将几度三番所积攒的怒火尽数发泄出来:

    “大胆瑶姬,竟敢不遵天条律法,私通凡俗,甚至于屡次抵抗下界天兵,念你初犯,此时尚有悔过之机。”

    “但你若是依旧宁顽不灵,继续逗留凡尘,将有何下场你自是心知肚明!”

    瑶姬听到大天尊的呵斥之声,一时之间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内心的惶恐再告诉她要去认罪、受罚,但感性却是让她做不出这样的选择。

    因为,自始至终再她看来,这并没有错。

    一旁的杨天佑面露惊恐、脸色苍白,心有焦急但帮不到瑶姬丁点的忙,百般无奈中他忽然惊醒,恳求的看向李桐。

    “唉!”

    台上,李桐轻叹一声。

    没办法,谁让收了人家的好处,答应要帮人办事呢。

    “大天尊,此言差矣。”

    他难得起身,表露出些许对于这位三界共主的尊敬之意,道:

    “男欢女爱实属大道自然运行之机理,即便身为神仙亦有追求情爱之自由。”

    “您,却是太过苛求于她了。”

    大天尊沉默,眼神注视着那个小小身影。

    便又听:“更况,凡俗百年于您而言亦不过弹指一挥间罢了,时日一过爱人故去之后,想来瑶姬也是自会归于天庭之中的。”

    “您说,对也不对?”

    “哼!”

    大天尊冷哼一声:“此乃天庭要事,亦是吾之家事,何需你这外人插手其中。”

    目光凝聚,几若化成实质一般死死的看向李桐,仿佛要将其浑身上下看个通透一般。

    但,却是被其身上一层神秘的气机遮掩,始终看不出个真切。

    李桐无奈的摇摇头,对于祂的拒绝倒是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大天尊吗,总是要点面子的不是。

    不能他方一给出个台阶,祂便顺脚就下,那样岂不是更要被三界众人嘲弄?

    给了荒天帝一个眼神,他心灵神会的再度爆发气势,战意冲天,仿佛下一刻间就又要战个你死我活一般。

    良久之后,大天尊深深看了李桐一看。

    出声道:“其余之事,吾可暂且放下。”

    “但,异域之人,你自称荒天帝,窃取天帝之名,这件事情,决不会就这般结束!”

    “来战!”

    荒天帝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干脆而霸气。

    “我的名号,非是自封。而是在无穷无尽的战斗之中,被人们所赋予。你若不爽,那便将我镇压,光明正大的将其取走。”

    “呵,会有那么一天的!”

    大天尊郑重无比的看了一眼荒天帝,转身间,遁光起落,归了那天阙之上。

    却是,撂下一句狠话,就兀自离开了。

    其实倒也不是大天尊不愿意和荒天帝继续斗战下去,而是此时间动手属实是准备不足,胜算不多。

    与其自取其辱,还不如回去之后好生研究下他的底细,知己知彼之后,再求谋算!

    今日丢人丢的已经是足够多的了,若是再战下去,不敌此人,那他昊天可就真是再也无颜高坐于那凌霄宝殿之上。

    思及道祖鸿钧那若有深意的言语,大天尊内心中考虑不断。

    日后的时间里,恐怕和这荒天帝,和这说书人打交道的机会,还有很多。

    不必,急于一时。

    只是!

    大天尊抬首望向三十三重天阙之外,茫茫混沌之中。

    心里一点担忧划过。

    洪荒的天,恐怕要变了!

    ......

    在大天尊离去未有多久,荒田也是回返到了客栈之中。

    去了那般威势,就像一个寻常的少年一般和李桐交流了很多,同时也是毫不掩饰的和闻仲以及瑶姬交流了一些修行的法。

    两方之间,俱是收获良多。

    降临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荒天帝彻底消失了踪迹。

    看着将一切平定之后,安然离开的荒天帝,他亦是难免感觉到几分荒唐以及无奈。

    方才那道祖亲临之时,他本以为事情要麻烦了,却哪里能想到这位道祖非但不是麻烦,反而帮他把麻烦都给带走了。

    “这,谁又能想到呢?”

    无奈笑着,李桐摇了摇头。

    看着已然是空旷无一人的客栈,他长舒缓一口气,靠在椅背上撸着小狐狸极其顺滑的毛发。

    这时间,方才想起自己似乎还有两发抽奖的奖励,没有查看。

    片刻之后,他的手掌之上,出现了一个古古怪怪、似哭非笑的青铜面具。

    李桐的面容,此时亦是变的哭笑不得。

    同一时间。

    和荒天帝交流一番之后,很有所得的闻太师早就忘却了此行前来的主要目的。

    现在一心都是要赶往那金鳌岛上,面见恩师,将这般有别于洪荒主流道与法的粗浅脉络告知于金灵圣母。

    情急之下,就连身边缠绕了三个跟屁虫,也懒得去理睬。

    “太师太师,金鳌岛是个什么地方,大墓......呸,羽化的仙人多吗?”

    “嗷!”

    “无良道士你就不学好,太师,听说那里人人手上都有好宝贝?”

    申公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