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6、老君猜测,谁为无礼之人?

    “妙!”

    盘坐于衍化而出的金莲之上,接引道人却是率先开口。

    “诸位道友一别无数载,不曾想今日竟能在此聚首。”

    面露疾苦相,一一向周边几人颔首,便是燃灯道人,亦是没有错过。

    而在其脑后,则是悬着一团轮转玄光,洒落无量光辉与无数梵音。

    寻常之人一见一听,便仿佛是要沉迷其中,心生出对于西方极乐世界的无穷向往。

    一旁的准提道人听到接引道人的话语,自然赶忙接茬。

    纵然他瞧出场上的那两位存在,恐怕都是对他二人没有几分好感,但已然是习惯如此。

    当即,脸面之上涌出笑容,微微颔首道:

    “正是如此,能让吾等在这小小灌江口相遇,却是缘分到了,妙不可言。”

    “哼!”

    听着二人话语,通天轻轻冷哼一句,抬头看天,却是懒得搭理这没皮没脸,硬要往上凑的二人。

    不过太上老君却非是太上老子那般淡漠无情的性子,伸手不打笑脸人,便也回以一笑,缓缓道:

    “二位道友,可亦是为了此人而来?”

    眼里闪烁着莫名神光,淡然一问。

    但,没说明这人,具体所指为何。

    接引、准提二位轻笑点头,也附和着这位打着哑谜。

    至于心中是个何般想法,那就是万般难测了。

    毕竟这般证得圣人之位的存在,其心思又是哪能那么好猜测的。

    见这二人笑而不语,老君心中便也有了想法,不在多言。

    洪荒地界之中,谁人不知这二位向来无耻,便是他自己也是对其二人没几分好感。

    虽不至于到了通天那般毫不掩饰厌恶的程度,但也仅仅是个见面点头一笑的交情罢了,不落了彼此面皮,仅此而已。

    至于,和其商议眼下那凡俗之事?

    却是不可能的事。

    定下念头来,老君笑呵呵的收回视线,继而落于下方那道身影之上,眼中流转好奇神色。

    之前只是略略察觉到其气势汹涌,但而今亲眼一见,便又能察觉出其内里不凡来。

    比之这洪荒大地上的诸多仙神,其所修持之道、其心念意志乃至道果成就,却尽数都是截然不同也!

    眸中光亮越盛,心中暗道:

    “不曾想到,在那方未知的界域之中,竟也能诞生出这般存在。”

    扫一眼下方那位此时依旧是面容冰冷的大天尊,比较一番,便是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同为天帝之名,但比之下方那位,这大天尊却是差上了何止一筹。

    一位仅仅只是名义上的三界共主,如何能像眼前这位这般,养成那样无敌于世间的气势?

    “看样子,此人所言倒是不差,在其所在那方世界之中,应是万古唯一之人,被冠以天帝之名。”

    这样想着,老君便就是更为好奇这般人物是如何在不知不觉中,来到这洪荒世界里了。

    要知,以这位荒天帝目前展露而出的实力来看,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由那位道祖亲自把关的洪荒大地之中,显然是件不可能之事。

    但,眼下的场面啊,却是这人真实无比的站在这里。

    毫无疑问,这便是在打狠狠的打那梳理世间万物运行机理的天道以及身合天道之道祖的脸面!

    一点也不留情面!

    而更为耐人寻味的就是,若非是其主动坦露气势,诵念名号,恐怕天道到现在也不一定能知晓其存在。

    也就是说只要对方想,那便可以一直隐藏在这洪荒大地之上。

    这般手段,简直就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毕竟,就连他们这些所谓的天道圣人,亦是不可能躲避天道以及那位的探查,从而悄无声息的降临洪荒大地之上。

    不过随着老君观察荒天帝越久,也越发品出些许的味道来。

    或许,拥有这这般规避天道探查能力的人,非是这些强者自身,而是其背后之人。

    那位,一直隐于客栈之中,始终不见走出的说书人:李桐!

    视线流转,他越过下方荒天帝,看向其身后的客栈内里。

    目光仿佛穿透了门户,落到那安然坐在藤木椅的身影之上,若有所思。

    在这个时候,一直未曾有所动作的燃灯道人,突然拨云而出,缓缓向下飞去。

    未多时,便已然是到了荒天帝的上空之处。

    稽首拜向昆仑玉虚宫方向,朗然说道:“贫道昆仑燃灯,奉掌教元始圣人之命,特来问询道友一番。”

    燃灯虽是面容和善,但言语流露中却是在不禁间表现出了一丝高高再上的意味。

    荒天帝闻言略一皱眉,他可受轻视,但不可轻辱!

    轻轻一笑,看着高立于云头之上俯视自己的燃灯道人,迈步而上。

    “我的来历?”

    平视着对方,淡然说道:“我认为你们都应知晓了才对,何必假装不知。”

    丝毫没有因为有三位强敌在侧,便弱了气势,慑服于他们那般不禁意间流转出来的圣人威严之下。

    荒天帝,独断万古,世间唯一!

    一生中面对强敌无数,岂可能因为这些便心生胆怯?

    “果然!”

    燃灯心道同时,也是顿时间眉头皱起。

    荒天帝的这般姿态,这般言语却是让其分外不喜。

    暗道一声:“果然是化外之地所来之人,纵然有几分修为在身,却也不知礼数,不明恭敬为何。”

    他现在所代表的可是那位元始圣人啊,即便是西方二圣都要给他几分薄面,不曾像是眼前此人一般狂勃言语。

    此番,却是恼了燃灯。

    随之脸面笑容顿失,没了好颜色,带着几分冷意道:

    “道友既为异域之人,骤然来我洪荒地界之中,不说谨慎言行,但亦要通晓规矩,莫要失了礼数才是。”

    “莫非,那般地域之人,都是无知无教之辈?”

    “呵呵!”

    荒天帝面色如常,不为言语所动:“礼数?我已经是分外的有礼数了。”

    他骤然失笑,指着那后方的大天尊高声道:

    “若我不知礼数的话,在此人莫名向我出手的第一个刹那,我便会将其斩于剑下,哪里会容他接我三剑,便不再追究。”

    “你这人,却是当真好笑。”

    荒天帝注视着眼前的燃灯,一字一句的慢慢说道。

    未见得,身后的大天尊依然是面目铁青中带着几分异样的血色,眼中凶光流转,寒冷若九天之上的冰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