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2、草灭剑诀,天帝与天帝之间的对决

    本就残破不是完全实力的周天星辰大阵,在荒天帝随意施展而出的一道草灭剑诀斩击之下,破碎了。

    诸般布阵星神本就是气机相连,此时大阵乍破,诸般反噬,以及在那凶厉到难以言表的剑气之下。

    却是,有人黯然陨落!

    天空庞然的流星划过,雷霆舞动,似是再为其送行。

    为首的大罗仙之境的星神,此时间原本如同冠玉一般的面容,此时黑的像是个锅底一般。

    手中星辰大旗歪歪扭扭,一手掩着嘴角,惊鸿一瞥间,便见淡金的血液垂落!

    他,负伤了。

    ......

    洪荒大地之中,无数关注于此地的大能。

    无论先前如何,但在此时间都几乎是心境不稳,骤起波澜。

    一因这人修为战力恐怖如斯,那般杀意凛然,仿佛都要一剑斩破天穹的剑意,简直就是诛仙剑翻版。

    若不是通天圣人从不将那般先天至宝外借,他们都是要怀疑此人是否身掌那诛仙剑了。

    而更为让他们惊动的则是,他的名头:荒天帝!

    天帝!

    此般名号,是为道祖亲赐。

    能名正言顺的用此名者,也唯有那位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也就是如今高坐于凌霄宝殿上的那位,三界大天尊。

    可现在,一个忽然冒出来的神秘强者,亦有天帝之称!

    这便让围观的众多仙神大能,心底里分外的好奇那位大天尊是现在如何做想?

    若是那位大天尊不予理睬,此次过后,任由着名为荒天帝之人的事迹流传而出,其位格必然要被分润。

    现在看来,其亲自临凡,大打出手将这人镇压,方才是挽回威严的最佳手段。

    但,此事果真能成吗?

    脑海中流转着此人气机,以及那仿若随手甩出,但却是要斩灭一切的剑意,他们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显然间,却是并不看好那位大天尊。

    即便,他亦是靠着那神奇法门,身登准圣之位,证得混元大罗金仙。

    但在成为天帝之前,只是一童子,尔后又身登高位的祂,一生之中,可是未曾经历过几番战斗啊。

    想要和眼下这位,满身都是拼杀出来堂皇无敌气势的强者斗法,显然没几分胜算。

    看来今日之事,想要落幕,还是要看那几位的存在了!

    一时间,众人环顾天阙,便见遁光若虹,纷纷朝那逛江口而去。

    而他们则是打起精神,分外仔细的瞧着那自称荒天帝存在的一举一动,试图从内里寻找到其所修之道的端倪所在。

    大罗天,凌霄宝殿之中。

    玉皇大帝正摄于那股席卷于洪荒大地之上的气势,而心中百念顿生的时候,冷不听到那人言语。

    登时间,面色已然是变的铁青一片!

    神情可谓是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一股代表准圣修为的轰然气机带着无边的怒意,从其身上骤然散发开来。

    将下首一众正在看凡俗热闹的仙神吓的是战战兢兢,低头不敢言语,更别说是打量祂的神清了。

    光是在脑海中,便已然可以想象到此时是何等暴怒的模样。

    应为他们十分的清楚,这位大天尊,对于这般三界共主的位格是何其的看重!

    正是因为有了这般位置所带来的好处,祂方才能在眼下这般无人可用的场面之中,仍然不曾放弃,反而甘之如饴。

    现在出现自号天帝且无惧天道自发而生雷罚的狂妄之人,他若是不理睬,那就是坐视对方分润自己的位格。

    在无形中,掠夺属于自己的权柄。

    如此,如何能忍?

    纵然其修为不俗,战力更是骇人,但祂却亦非不是没有后手存在。

    “何其狂勃之辈,何其胆大之人!”

    怒到极处,却已然是归于平静。

    但是平淡言语里流转而出的冷冽气机,却是让下方仙神不禁一缩脖子。

    “大天尊,这是起了杀心!”

    骤然间,祂翻手而下,恐怖的法力凝成一道仿若是要灭世的通天光辉,贯穿三十三层天阙,直接朝着那下界的荒天帝而去。

    仙神间斗法的神通,又怎能用凡俗的言语来形容快慢?

    几若是在其光芒产生的一瞬,那道贯穿天穹的通天光柱便是骤然落下。

    弥漫间,竟然是将这灌江口尽数笼罩其中,不分彼此!

    “昊天,吾......”

    一众星神目眦欲裂,周天星辰大阵被荒天帝一剑斩破,此时间的他们又拿什么来抵抗这准圣的含怒一击!

    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悍然出手。

    荒天帝看着轰然间出现,洞穿天穹打散雷罚的光柱,眉头微皱。

    随之轻抬左臂,一拳轰击而去。

    嘭!

    无形的波纹像是火焰绽放一般,向着天阙四周飞速的蔓延而去。

    刹那间,光柱消散,只是漏出天上那久久不曾愈合的大洞。

    尽头处,似是映照出那般茫茫混沌,一片昏沉。

    昊天上帝与荒天帝,来自两个世界天庭之主的第一次碰撞,就此出现!

    而看着这样一幕,洪荒世界之中无数大能不禁眉头紧蹙,眼露惊诧神光。

    不见仙力流转,亦不见神通法宝护持,光是凭借肉身之力,便轻而易举的击碎了大天尊的愤怒一击?

    这般肉身,怎么可能?

    难到,他们那方世界之中,也是有远古巫族的血脉,吞吐浊气,养练肉身?

    尚未等他们探寻出个什么结果,便听宏大而威严的声音,遍传洪荒大地:

    “无知不智者,也敢妄言天帝名!”

    “须知,这洪荒大地中,天帝唯吾昊天之属。”

    身音洞穿无数洞天福地,环绕在仙神大能耳边,久久不散。

    此时此刻,但凡是诞生了灵慧的存在,都能从其淡漠的言语中,觉察到那滔天的愤怒之意。

    下一瞬,大天尊竟然便是亲身离开凌霄宝殿,直接出现在九重天阙之上,冷冷的注视着那下方的荒天帝。

    “名不可轻予,自是应有之事。”

    闻言,荒天帝轻笑,似是丝毫不在意。

    但紧接着便听他道:“不过,却是要从战中取。且看,你有没有那般本事,打的我心服口服,甘愿称你一声天帝,反之亦然!”

    大天尊神色不动,眼中寒意越盛,仿若万载寒冰一般,流露森然冰冷之气。

    祂不作答,免了落了下乘。

    却没想到,就在下一刻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剑意横穿三十三重天阙!

    仿若是从宇外而来,要书写这一剑的传奇!

    一株平平无奇的青草,落于无处仙神眼中,再也容不下其它。

    “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弹指间天翻地覆!”

    此为,草灭剑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