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8、练武就要食大肉,闻仲的告知

    客栈内里,那些经历过过往妖祸之人,那能经受的住这般刺激。

    妖气弥漫中,再加上那诸种凶神恶煞的妖物面容,就已经是让不少的人双股颤颤,害怕不已。

    即便是已经死去的妖物,但如此多的数量堆积之下。

    也是让那些散仙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忍不住的在心底里道上一句:“好大的杀性!”

    但是他们却从未想过,若是不这般清扫的话,躺在这里的或许就不是这些妖物的尸首,而是这整个杨家村的凡俗。

    哦,或许连尸首都不会留下。

    有的,自然只是皑皑白骨。

    这般道理他们自然懂得,但是长年累月离群索居的修行,却是已然将他们心中的人性点点磨灭。

    不自警醒,还兀自欣喜,自以为参悟透彻了所谓的天道无情,简直可笑。

    摇摇头,懒得理睬这些眼高手低的散修们,李桐瞥一眼洋洋得意归来,似乎还在向一旁黑着脸的段德挑衅的黑皇。

    他指着客栈外,那堆积在道路之上,成百的妖物尸首,缓缓对着杨蛟二人道:

    “我之武道,练功最损气血,寻常之人若不知进补只知埋头苦练,非但修为不得存进,反而会气血两空而亡。”

    “待会便由你二人主持将这些妖兽分割开来,分于愿意修习武道之人。”

    “这些妖兽是吞纳了那星神陨落所落下的月华方才成妖,短时间内它们不足以消化完全,还有力量残余在身体之中,你等食用了,正好能补充气血,充盈生机。”

    杨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在方才的练习之中,已然是隐隐察觉到了这点。

    但他家中富裕,打下的底子好,此时也不见有恙。

    倒是林北,这时候脸色稍有些苍白,听李桐一说方才明白关节所在。

    而一旁一直认真听着的闻仲,此时脸上亦是出现一丝了然神色,心中暗道:

    “如若是这般的话,那便不见得能大规模的推广而去了啊!”

    那些散修们则是神色一动,终于找到了李桐言语中的漏洞,心底里得到了一些满足。

    “你不是说着武道人人可修吗?”

    “怎么现在又有这般限制来了,若是体格天身瘦弱,气血亏空之人,这武道想来也是无法修习的吧!”

    “方一起步就显艰难,我看啊后面说不定还有什么艰难险阻。”

    虽然如此说着,但他们却是已然在不知不觉中升起了莫名的警惕。

    无它,相较于求道无门、修行艰难的练气法,这武道想要修习的门槛简直是太低了一些。

    纵然成就可能不会太高,但若不加限制任其流传出去的话,那千百年后世人寻仙问道之心必然要衰弱到极致。

    到那时,武道兴盛,可就没了他们这些炼气士生存的土壤。

    心中焦急之意升起,已然是有人架起遁光远去,准备回报师长,商量对策。

    更有那些仍旧在注视着这里的大能们,透过杨蛟二人所演练的两种锻体之法,窥到了那隐于其后未曾显露而出的庞大道与理。

    眉头紧锁中,各自掐指推算,但却是丝毫东西都得之不到。

    继而在惊诧莫名中,不得不相信。

    通过这区区两门再他们看来理念新奇,但仍旧颇为粗糙的所谓武道功法,可以得见这又是一种如那大帝传世界一般。

    有别于洪荒修行之法的,大道!

    而李桐所说的故事,显然又是一方混沌外未知的世界。

    与此同时,盘旋在他们脑海之中,那个让他们疑惑、好奇的很久的问题,再度显露出来。

    “此子,究竟是谁?”

    隐约中,却是对其真实的身份,起了忌惮与猜测之意。

    窥探之时,也不敢再那般放肆。

    要知,能无惧天外混沌之中,那无穷无尽混乱风暴而肆意远游的的人物,怕也只有那几位成就圣道的存在。

    但此时大劫将至,那般人物怎又有闲心化身来此,做这般之事?

    更何况眼前之人上缠绕的气息,却是于那几位未有丁点的关系。

    与其猜测为这个,他们更愿意相信,他是一个莫名存在被推到台前的傀儡之人。

    而那存在是谁?

    不约而同的,有诸位大神抬头看向天穹。

    不提遥远之处的众多仙神人物胡乱猜测,此时客栈之中,杨蛟和林北二人得了李桐的命令。

    便当先一步出门,毫不畏惧的开始将那些妖兽尸体拖拽道村子里一处屠户家中,开始收拾。

    片刻之后,相随着出来的村民之中,亦有胆大之人,上前帮忙,二人来者不拒,众人齐心协力之下,不到两个时辰便将上百头妖兽收拾干净。

    种种切成块状的大肉堆积成山,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在此之后,他们便从中挑选出年轻力壮、气血充盛的年轻人上百余,将他们拉到空出,开始由林北传授他们牛魔大力拳。

    仅仅三式,却显神奇。

    他亦是在不断的重复中,寻到了感觉,演练愈发纯熟。

    同时间感觉到自己的筋膜皮肉开始散发着热气,似在缓缓变得更为坚韧。

    而杨蛟则是招呼着一众妇人,开始大锅炖肉。

    他之练骨法,消耗远盛于林北,此时间肚子里已然是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不将它填饱了,今日只怕是修行不能。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渐渐有浓郁香味飘出,顺着门缝传到客栈之中。

    “呲溜!”

    黑皇将淌下的口水吸回去,见李桐正在和那老头说话,便悄咪咪的溜了出去。

    但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身后亦是跟了两个鬼头鬼脑的人物。

    “这位......李先生。”

    闻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年轻人,不过很快就从善如流,依着那些人的叫法而唤。

    便听:“李先生,不知你这武道法门,能否传于外人?”

    说到此话,即便是闻仲也是有些老脸臊得慌。

    毕竟此时出门匆忙,也未带什么物件可以来交换此物,宗门功法又不好传出。

    就这般空口白牙想要人家的法门,着实是让他有些羞愧。

    但这般东西,于他于商朝,都是有着大用,不可不说,不可不提。

    “哦?”

    李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这闻太师是不是有些年老耳背了,他都说的这般明了,怎还来问个不停。

    疑惑间,便也笑着回到:“闻太师多虑了,我将这法传出,便是不禁任何人去学习。”

    “反而,学的人越多,我就越开心才是。”

    “那,我将之流传于别处,也是无妨?”

    闻仲看着李桐不似作假的面容,又小心问道。

    “自然无妨。”

    “呼!”

    闻仲长出一口气,诚心实意的向他施了一礼,道:

    “先生大德,闻仲在此替千万将士感谢先生之功。”

    李桐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些。

    便见他在转身离去,准备去外出学习这般武道功法的时候,又转身道:

    “先生,我来时曾见白日星现、流星划过,似是有天上星君下界,方向正是朝着这灌江口而来。”

    说罢,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去。

    “唉!”

    李桐轻叹一声,抬头望向一片蔚蓝天穹。

    无奈道:“我只是想安静的说书而已,何必呢!”

    继而轻声呼唤道:“黑皇,传我......”

    “黑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