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7、筋膜皮肉本一体,练罢再做骨上功

    此时静极,凡俗之人看着杨蛟二人动作眼生惊奇、期冀之光,诧异中捂嘴不敢发言,生怕打扰。

    而那些心有疑惑的散仙、炼气士之流,纵然是怀疑闻仲是李桐特意寻来附和之人。

    两人在一唱一和间,哄骗众人。

    但转念间一想,这位可是什么人啊?

    是敢毫无顾忌的道出禁忌言论,触怒那位大天尊之后也是丝毫不曾畏惧的人物,就连那般仙神都让他麾下的大能生生打死了一个。

    这般肆意且神通广大之人,又怎会特意布置来哄骗这些凡俗。

    “闻太师?”

    已经是有人渐渐觉得此人名号熟悉,隐隐中似是再哪里听到过一般。

    更为机智且聪明的,已然是在全力观察起那似是得了天大好处的两个凡俗小子,要将其一举一动记在心中。

    好待日后归了洞府,再好生钻研其中奥妙。

    闻仲此时大睁着一只神目,眼神之中惊诧神色随着时间流转,越发兴盛。

    他非是那种只知参玄悟道的山野闲修,他是真正执掌过军队和那些人妖混杂的蛮夷之辈惨烈厮杀过商朝太师!

    在那般气血冲天、煞气盈野的环境下,一般的术法根本就施展不出。

    斗战之时,除却法宝之利外,靠的便似是这般凡俗武艺一样的兵器战法!

    而他能在这般惨烈厮杀对敌中屡次得胜,所依仗的却又不仅仅是这般武艺,更多的还是靠无数年修行得来的一副强健身躯。

    但闻仲能如此,他麾下的兵将又何来这般的本事?

    不过是仗着一些天生的神通来逞凶罢了,终究还是俱肉体凡胎。

    刀枪剑戟,砍到了、命中了,还是要流血受伤,一个不慎便是一命呜呼了去。

    所以,当现在看到眼前这两个小子习练的动作能够吸纳天地灵机,强健身体之时,闻仲内心的惊讶便是可想而知!

    “若这般武道功法真如这说书人所说一般有效的话,那......”

    不知不觉中,闻仲已然是再想着该怎么开口讨要到这般法门,用之以他麾下的无数将士身上。

    这般操演下去,不消几年,他必然能为大王练出一只所向披靡的强军!

    这般思付着,他已然是心绪不定,激动莫名。

    此时间,杨蛟二人的演练已经要到了尾声。

    那林北祖上虽然世代为猎户之家,但他尚幼,也不曾习练过武艺。

    凭着胸中一腔怒意不知怎么滴就契合了那故事中人物的心绪,得了一部名为:牛魔大力法的武道功决。

    虽然脑海里练习图录描摹的清清楚楚,但此时第一次演练依旧是磕磕绊绊。

    但却是,在不经意间已然有一点神韵暗生。

    而杨蛟多年习武,再加上母亲为神仙之流的人物,体质本就不凡。

    再加上洪荒世界仙气充盈,生活在这般世界的人族,其体质在起步上就是远超其它世界之人。

    故而他现在,已经是在不知不觉的习练中度过了熬炼筋膜皮肉的阶段。

    此时得了那:虎魔锻骨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练习起来。

    只觉浑身上下骨骼大动,有无端的热意生出,此时身上通红一片,更有颗颗豆大的汗水滴落。

    但却有一股股不知名的清凉气息,自外界涌入,融入他的身体之中,骨骼内里。

    仅仅是片刻间的功夫,他就觉得自己气力大涨,仿佛有一种生撕虎豹财狼般的错觉生出。

    “吼!”

    兀的,杨蛟大吼一声,浑身上下热气蒸腾,几若成雾。

    一套拳法只是打了大半,便有些不支,继而清明过来。

    杨蛟眼里流露着难以掩饰的惊喜,继而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同那亦是清明了的林北,轰然跪倒在地。

    向着李桐大声说道:“凡俗小民,万分拜谢先生传法。”

    “从今往后,愿持弟子礼,长侍于先生身边。”

    李桐闻言随之一笑:“都是你们自己的缘法罢了,何来谢我之说?”

    “弟子?”

    “倒是不必了,我这人一人清闲贯了,却是不喜那般拥簇样子。”

    听闻李桐这番话语,杨蛟和林北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分外失望的表情。

    尽管心底早就有预料,似是李先生这般仙神一样的人物,只是心存善念,不愿坐视他们遭了妖祸。

    方才传下这般武道修行之法供他们度过灾劫。

    而像他们这般低劣资质之人,如何能入先生法眼?

    但此时听到李桐出言拒绝,心中自然难免升起莫大的失落之感。

    此番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李桐自然是知晓这二人心中所想,但尴尬的是,他将武道人仙这般理念、功法流传于洪荒之中。

    而他自己却是丁点武道修行都不懂啊,若是贸然将他们收下,万一上门来寻求指点,那岂不是一下子就坐蜡了。

    到那时,好不容易维护起来的高人形象,一下子就破灭了。

    为了马甲不掉,纵然想着自己多上几个打手,李桐还是忍痛拒绝。

    继而面上不露内里情绪,向着二人说道:“不过,我却是又有一事相求于你等。”

    “啊!先生言重了。”

    “您有何事直说就是,我杨蛟哪怕刀山火海都要为您做到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李桐满意的笑着:“你们既然得了这般功法,自然便要承担起责任来,不但要将之传授于诸位邻里,还肩负着让其在这方世界中发扬广大的任务。”

    “我还希望,能够在某一天,听到你杨蛟亦或是你林北......”

    他低头注视着下首二人,脸上淡淡笑意浮现,继而眼神飘忽向前,似有无限期冀:

    “登临绝巅,成就武道人仙!”

    “轰隆!”

    这般简单的话语,却是仿若化作了无穷的雷霆一般,将林北与杨蛟心里的黑暗尽数击碎,让他们心中升起无限希望。

    “原来,先生并没有放弃我!”

    “既然如此,我杨蛟便一定要成为这武道人仙,绝不堕了先生名头!”

    两人握拳,各自发下大愿。

    紧接着,高声回道:“定不负先生所托!”

    “好了。”

    李桐轻轻摆手:“且去吧,带着乡亲们习武。”

    “对了,算算时候,黑皇也差不多是时候回来了。”

    言罢,话音未落,就听外界响起一片重物落地的轰鸣之声,溅起片片烟尘。

    天空上一具具妖气弥漫的尸体尽如雨落,堆积于街道之上。

    妖血流淌,几成泥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