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6、墨玉麒麟踏云来,有道验真法

    天外,众多洞天福地内里。

    只见今日李桐不曾继续言说那东荒古地、诸多大帝之故事时,心有遗憾。但想起其以往之事,仍旧还是怀揣起不小的兴趣,纷纷有滋有味的听着。

    除却那般值得商榷的武道和一笔带过的神魂之道外,其本身倒也是场颇为有意思的伦理故事。

    着实是让这般仙神满足了些许久久不履及凡俗的好奇心,增添了几点烟火味道。

    不过抛却那小子一概的狂妄之言,以及所谓的武道人仙说法之后。

    这个故事相较于那天帝传而言,便是失色不少。

    昨日亲眼所见那好似是从故事里走出的青帝,着实是吊起了他们的好奇之心。

    在那番争斗过后,明里暗里这些仙神都快要将洪荒大地翻了个底朝天,却也未曾寻到过丁点似这般的人物传说。

    心底里,无论再怎么不愿意、不可置信,却也是隐有几分相信李桐口中的故事,怕不单单只是一个故事了。

    而是着茫茫混沌虚空之中,另外一个他们所不曾发现世界所经历的一切。

    就是不知,那说书人是如何将其带到着洪荒世界之中来的。

    心中惊疑之下,已经是有人动起了去往那灌江口走上一遭,把这人带回一问的心思。

    但左右掂量一番,实在是觉得自家没有那般须菩提的法力,打不过那青帝化身,还是老实作罢。

    有师承的上报,没师承的蹲在家里看个热闹。

    本想着今天能再从李桐那说书中,得到一些其它有用的消息,无论是其它的大帝也好,还是内里修行的关节也罢,都是极妙的。

    那曾想到,竟然还被那陨落的天乙星君坏了事!

    这让他们不禁一阵不快,心起怨气。

    暗道也就是这天乙星君陨落了,不然非得再把他提留出来收拾一番不可。

    若是天乙星君泉下有知的话,就要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亦或是苦笑不得。

    但这般一些人的想法,自然是阻碍不了那些觉得被一区区凡俗冒犯了威严,借此为由头,欲要一展远古星神实力的众位星君们下凡的动作。

    只见明晃晃的大日之下,不断的有明星闪烁,更有一道道星光在滑落。

    引得那些凡俗修为不高的妖物,一阵欢呼,只以为是遇到了千年难遇之盛况,妖族要兴?

    ......

    一大早就见了那费仲小人嘴脸的闻仲、闻太师只觉得晦气,但也没办法,大王之令不可违。

    只是没给那人几分好脸色,领了命令便披挂而上,骑着墨玉麒麟一道往哪灌江口杨家村而去。

    此坐骑虽然修为未见有多高,但却极善飞遁,寻常神仙之流的遁速远不如其,不过一息之间,便是数百里倏忽而过。

    纵然朝歌与那灌江口之遥何止千万里,但于闻仲而言,只要李桐好说话,这也只是一件寻常外出的公务罢了。

    赶得早了,尚还能来得及回家吃上晚饭。

    只不过就是,他最近一直忙于整军备战,搜集四方反叛之诸侯信息,自然没有心思关注于其它旁事。

    现在冷不丁的帝辛给他传来这么一道命令,却是让他疑惑莫名。

    说书人?

    何为说书人?

    又有何玄奇之处,值得大王称其为大才?

    其之才能,能解天下四方之叛乱,让商朝重归于国泰民安?

    不能,定然是不能的。

    “大王,何其不智啊!”

    飞遁于半空之中,对于这个几若是自己看着长大视若子侄的帝辛,却是怒其不争,哀其所宠非人。

    前有费仲、尤浑两人霍乱朝堂,后有苏妲己这妖女不断吹耳边风。

    这才导致了如今天下,纷争四起。

    回想起自己对于先王的承诺,闻仲长呼一口气,心里下了决定,无论此事如何荒唐,自己都且将其做下。

    等今日回返朝歌之后,便要力谏大王。

    处死费仲、尤浑二人,将那妖女苏妲己打入冷宫之中。

    这般思付着,不知不觉中已然是到了杨家村的不远处。

    得益于修为高强所带来的体格增益,再加上因为妖祸此时村子里少有人走动,都是聚集到了客栈之中。

    他耳朵微动,便是听到了那客栈之中遥遥传来的说书之声。

    稍听片刻,闻仲隐隐之中已经是明白了这说书是个什么意思,而那说书人又是个什么行当了。

    只是暗暗咀嚼着从那说书人口中流传而出的文字,却是越感不对劲。

    “世上还有如此之生父?其非胡言乱语耶!”

    ......

    “世上还有如此之生父?其非胡言乱语耶!”

    客栈众人,正仿佛感同身受一般,体验着那名为鸿易的少年,在那高门大院之中所受的折辱,以及其偷偷修炼武艺的心酸。

    便在这时,一道雄浑的带着几分不怒而威气势的声音从门外轰然而入。

    登时间,便将除却了已有所得沉浸在武学一道的两人外,所有的听众惊醒。

    疑惑中,众人齐齐转头向外看去。

    便见,一老者手牵着一头宛若墨玉一般,好不英俊雄武的瑞兽麒麟,缓缓推门而入。

    只见这老者身着威武袍,华丽异常,腰跨长短雌雄鞭,行进间气度非凡,自有一股气势流转。

    而最为让人惊奇的则是,其额头之上竟然生有三目,着实是让场上凡俗多有震惊。

    有人低头,掩着面目上的好奇,和身边之人道:“此乃异人也?”

    “我还道是谁。”

    李桐初听那声音,还以为今日又有那位仙神看不惯自家,前来砸场子来了。

    但一瞧着经典装扮加坐骑,便知晓了来者何人。

    继而心里疑惑着闻太师不好好的镇守朝歌,规劝那被妖迷惑的帝辛,反而是特意到了他这小小杨家村里来做何。

    然后嘀咕着:“别人家的事情你倒是好奇的很,但话本故事里,瞧那李靖都把他的大好儿搞成那般模样了,也不见你说过一句好话,亦是不曾埋怨过李靖,这时候凑什么热闹?”

    想归想,却也不能最直接这般分说。

    反而对他笑道:“真不真,不若你先瞧一瞧这两人如何?”

    “闻太师!”

    还未来的及诧异这年轻人是如何得知自己名目,便瞧见那自打他进来便一动不动的两个男子,此时间忽然身上闪过一团毫光。

    紧接着,旁若无人一般,开始演练其两种莫名的动作来。

    闻仲看的分明,这应该是一种凡俗武艺,但似乎又有所不同。

    他将双眼微微闭起,同时间,额头那道神眼,开始缓缓睁开。

    片刻之后,难以言说的表情出现在他的面目之上。

    禁不止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

    “普通的凡俗武艺,怎能引来天地灵机,又将其归入人体之中?”

    此言一出,那些凡俗人士则是一脸雾水的看着他。

    而那些散仙、炼气士之流,则像是见了鬼一般,看看他,又瞥一眼正在操演功法的杨蛟二人。

    心生怀疑:

    “你这老头子,不会是那说书人请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