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2、坑爹小能手,月夜群妖起

    入夜。

    因东伯侯姜文焕反了,李靖在游魂关大战窦融,每日操练三军,少有归家之时。

    今日诸般事务忙碌过罢,他却是突然思及家中,披星戴月的从游魂关一路赶回。

    方才坐定,思付这帝辛近年来失政,逼返天下四百诸侯搞得天下生灵涂炭,正在那里烦恼,便听屋外一阵悲痛哭嚎传来。

    奇异不定,遣人去看。

    话说那敖广得大天尊律令前往灌江口助战,却被那仙王安澜几番玩弄于鼓掌之中,几若是要吓破了胆子。

    当时只见李桐又唤出一道巍峨身影对峙那大罗仙,惊慌中早就将命令忘在了脑后。

    唤齐自家兄弟,一路仓皇奔逃回了东海龙宫之中。

    谁知这般惊慌还未定下,便又有噩耗传来,他那三儿子敖丙,被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给活生生打死了,龙筋都被人抽了去。

    登时间,这条老龙便是目眦欲裂,胸头怒火再也掩饰不住。

    当时便是来了陈塘关下,叩门而问:

    “李靖!你生的好儿子啊!”

    怒火喷薄,几若要燃了胸口:“你那孽子将我之第三子活活打死,还把他筋都抽了出来!”

    李靖自是在内听得一头雾水,然后又兀自好笑。

    这老龙儿子坏事做尽又实力不济,被人看不惯打死抽筋扒皮了去,寻不着仇人了,便来他这陈塘关撒泼?

    也不想想,他长子、次子此时都在仙山学道,仅剩幼子哪吒一人尚在家中。

    但哪吒,哪里能打杀的了一条龙?

    你这,不是来碰瓷来了吗。

    心头又气又笑,只觉这老龙当他是个好欺负的,却不晓得他李靖亦是有师承的哩!

    当即也不愿和他多做扯皮,便寻人来问:“我儿哪吒何在?”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欣喜雀跃的孩童之声:

    “父亲,孩儿今日在海边戏水,谁料竟然让我发现了那时常为祸河岸村民的恶龙,一气之下我便将其打杀了去,抽出龙筋,正巧为您打上一条腰带!”

    “轰!”

    李靖此时只觉的是脑袋里一阵嗡嗡响动,手指点着哪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心里只倒是一个想法:“逆子,坑爹啊你这是!”

    ......

    天庭,凌霄宝殿。

    威武庄严的大殿上,此时无数仙神噤若寒蝉,弯着腰诺诺不敢言语,生怕再挑起了大天尊的怒意,惹火上身。

    当首模样狼狈的太白金星,此时亦是抱着拂尘,一言不发。

    却也不知,他们上首的那位大天尊在见到安澜与青莲尽数消散之后,心底方才舒缓上了一口气。

    继而,想的不是继续该如何惩戒那下界猖狂的凡俗,而是要如何抹平这星君陨落之事。

    一时间,有些烦闷。

    而看着地下这么一片毫无建树的仙神,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正要敲打一番的时候。

    大殿之外,忽然一道仙光带着无边的星辉遥遥而来。

    祂眉头一皱,搞事情的来了。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实力不凡,已然初入大罗仙境界的星神竟然是这般说道:

    “大天尊,自上古巫妖大战一来,吾等星神便未曾有过陨落之事发生。”

    “而今天乙陨落,还请大天尊下令,容我等星神摆下大阵,将那凡俗陨灭,为天乙一报此仇!”

    行进间,这星神就将这般话语尽数而出。

    其言语之中流转的恨意丝毫不假掩饰,那般杀机几若冲霄,将要在外凝成实质。

    “允了!”

    大天尊面色不动,淡然说道。

    下方群神一惊,身上寒意四冒,继而便是升起几分看戏的窃喜之意。

    平时里这些远古星神最是报团不过,几若不与他们这些从凡俗飞升上来的仙神来往,对他们表现的也是十分不屑。

    而且也是不受大天尊管辖,几乎是听调不听宣。

    现在竟然能见到他们如此主动,倒是件分外难得之事。

    不过嘛,他们分外乐意的见到这些星神和那猖狂的安澜,以及那恐怖的青帝去斗法。

    免得到时候,大天尊一气之下,将他们派去送死。

    就连一直不言不语的太白金星,此时都是转过头惊诧的看了一眼那位星神,心有不解。

    大天尊老神在上,心底却是升起了些许的笑意。

    报仇?

    报仇好啊!

    你们打的越激烈,祂便能瞧出那凡俗更多的底细来。

    到时,再将其一掌拍死!

    大天尊眼中森然寒意一闪而逝,面容渐常。

    ......

    灌江口,杨家村。

    今夜注定了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

    但却大多不是因为白日里发生的事情,那般仙神间的争斗于他们太过遥远,当成个乐子看看得了,没有必要带入生活当中。

    而让他们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

    则是村落外,荒野中,那此起彼伏的野兽嘶鸣、云雀尖啼之声。

    外加之家中犬吠,家畜似是恐惧般的低鸣。

    这般动静,都让他们心中不禁出现一丝恐惧之意,心头发寒中,脑海里想到许久许久未曾爆发过的妖兽之乱。

    一些年老之人,更是面露无边惊恐神色。

    顾不得是夜半时分,抄起平时的拐杖就将一家老小打醒,慌忙中打开尘封多年的地窖。

    让人一一躲了进去,静待天明。

    这般地窖却是当年他们为了躲避肆虐的妖兽之祸,家家户户所必备之物。

    也正是因为这个东西,他方才能够数次避过劫难,存活下来。

    而其他人......

    老者浑身一颤,似是想起了那般血肉模糊、不可描述的画面,身上冒出冷汗,催促之声越发急切。

    这般的场景,在杨家村以及周边的村落里,不时的发生。

    但更多的,却是这些年新结合没有经历过那般恐怖的家庭,只能将门户紧锁,在被窝里暗自向仙神祈祷。

    祈求庇护!

    客栈外,今夜没地方住的一道人、一大狗、一豹妖,挤在一处。

    段德和黑皇则是将申公豹围拢在中间,眼神闪烁的听着他分说着洪荒大地上的神奇之事。

    尤其讲到有什么大能陨落何处、哪里又有什么宝物出世的时候,这一人一狗的眼睛便是分外的发光发亮。

    正的听得起劲,便见段德不耐的摇头道:

    “今日是生了何时,怎滴如此喧嚣!”

    “春天到了?”

    继而又遥遥头:“却也不是时候啊。”

    “瞧本皇的。”

    黑皇不屑的瞥了眼段德,起身三两步飞窜到客栈屋顶房檐上。

    对准圆月,仿佛似是苍狼啸月一般,大声嚎叫。

    “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