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1、帝辛醒悟,狐狸精的心思

    朝歌夜弦五十里,八百诸侯朝灵山。

    纵然是入夜已深,但繁华至极点的朝歌城此时依旧是灯光如昼。

    宽广的街道上,手持着枚完美无瑕玉璧的费仲正一脸兴奋,往大王的宫殿走去。

    入夜之后朝城不可出入宫殿是规定,但身为帝辛身边最为亲近臣子的他,自然不在其之列。

    探子八百里加急送回来的稀奇物件,让费仲心里燃烧起一团火焰。

    这般记载着那离奇说书人,以及仙神大战影像的留影玉璧,绝对会为他得来大王的欢心。

    从而,超过那厮一头,狠狠的出上一口恶气。

    这般想着,一路顺畅的通过宫禁,将要抵达那灯火通明,最为繁华的殿宇之中。

    此时,内里隐隐传来一阵阵的女子嬉戏之声。

    “大王,费仲请见!”

    他拜服在地,高声呼喊。

    内里,高坐于上首描摹暗金色玄鸟纹路的桌椅之上,一个威严的人影。

    珠冕垂下,遮掩着他阴晴不定的面容。

    下方身着片缕的歌姬舞女仿佛丝毫都引不起他丁点兴趣,眉眼微闭间显然在思考着事情。

    自几日前那苏妲己,苏美人害了病,一直在宫中修养不出后。

    帝辛有些昏沉的脑海便逐渐清晰起来,这才回想起在这么一段时间内里,所发生的荒唐事情。

    内心懊恼者有,但更多的却是无尽的愤怒与冰冷寒意!

    暗施妖法迷惑他帝辛者何?

    苏妲己或在其中充当着一个角色,但绝对不是最为关键的哪一个。

    “呼!”

    深深吐出一口肺腑中的积瘀之气,他抬首让身边近侍将费仲唤进,正好他亦是要有事去询问他。

    片刻之后,费仲进入大殿,长跪于地下,上手高举一物。

    道:“臣今日偶得一新鲜之物,观之甚奇,不敢独享,特来献于王上!”

    “哦?”

    帝辛将脑海中种种心思暂且压下,问道:“何物让你如此上心,且呈上来。”

    自有身边服侍之人仔细检查过后,交由他手上。

    左右打量一番,帝辛疑惑道:“不过一普通留影玉石,有何奇特之处?”

    “大王不知,奇的正是里面的内容。”

    费仲信心满满的说道。

    帝辛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留影玉石开启。

    顿时间,画面展现。

    一个小小客栈之中,黑压压坐着无数人,尽数聚精会神的听着台上一人讲话。

    便听一句:“万古青天一株莲,那青帝......”

    帝辛眼前光景顿时间就是一变,仿佛是置身于一方混混沌沌无有上下的世界之中,继而面前便是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人。

    那是个怎样的背影?

    帝辛一时间形容不出,只觉的如仙似魔般的气势展露于他的眼前!

    紧接着,他就随着那说书人的话语置身于一方无比神奇而瑰丽的世界之中,体验着那名为万青称号青帝人物的一生。

    良久之后,他方才从那般仙神大战,四起雷霆之中的画面回过神来,缓缓放下玉石。

    心中惊诧世间何时又出了这般仙神人物之时,顿生一念:“此人大才,必然能解本王之厄。”

    旋即,便对下方费仲道:“此人姓甚名谁,身在何方?”

    费仲一见帝辛这般模样,便知他是来了兴趣,当即毫不犹豫的说道:

    “回大王,此人名叫李桐,此刻正位于那灌江口杨家村一间客栈之中说书!”

    帝辛听后顿时大怒,道:“先生大才,如何能长在那乡野之地久居?”

    “着我之命,令太师明日启程,去将这位李先生请回朝歌。”

    帝辛轰然起身,指着外面一片光景说道:

    “孤要为其在朝歌城里,建一间天下最大、最富丽之所,供其说书!”

    “微臣领命。”

    费仲心中欢喜非常,暗道:“尤浑啊尤浑,此番却是我旗胜一招了。”

    正得意间,忽的听闻帝辛沉声一问。

    “此事且过,孤再问你,姜皇后此时正在何方?”

    那般声音,犹如猛虎低吟、神龙轻哮,顿时间将他惊出一身冷汗来。

    诺诺间,竟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

    客栈。

    随意的将瑶姬三人安排在空余的房间之中,并告知他们平时除了他的屋子不可随意进出,此外毫无禁忌后。

    李桐把玩着手心里的莲子,将其丢到了后院内里空荡荡的水池之中。

    因为系统缘故,他这院落内里仙气浓郁非常,这池水也是受了些益处。

    将这莲子投入其中让其缓缓韵养,期冀能有再度现世的一天,倒也正合适。

    做完这一切,他便自回了屋中。

    却是还有两个万年朱果等着他去临幸,然后提升修为呢。

    一间二层的小屋子里,并未点灯,只有淡淡的月色从窗户中照射进来。

    映衬出三张各有特长,却皆是美貌非凡的脸蛋。

    三个女妖精大半夜的不曾睡觉,竟是不知为何在此处聚首。

    便听,雉鸡精最先开口。

    “大姐,那豹子当真靠谱?你就这般将那苏妲己的神魂控制交由给他?”

    “确实,那黑豹福禄寿三光不全,头上隐有衰气环绕,不是个好选择。”

    此时名为玉儿的琵琶精,亦是点头认同前者的话语。

    同样觉得狐狸精的决定太过仓促了一些,不太靠谱。

    “那你们有什么办法?”

    狐狸精无奈的摊摊手,道:

    “我们此时不能回返朝歌,时日一长那苏妲己神魂必生异动,我若不趁着这个机会寻人照料一番,到时候那位交由我们的任务完成不了,后果......”

    “正好那豹子言说要去当国师,我瞧他也有些实力,说不得能成,到时自可时不时的替我们操纵那苏妲己。”

    “这样一来,便也能勉强糊弄过去。”

    “这般做的话,我觉得还不如向先生坦白。”

    玉儿冷不丁的插嘴。

    “呵,那你觉得我等之前在那位授意下做的事,先生能容否?”

    “别拉上我,我可什么都没来的及干!”

    “我也是!”

    二妖连忙和她撇清干系,狐狸精无奈撇嘴。

    这般姐妹,要来何用?

    同时间心里想着,琵琶精说的也是不错,与其让李桐发现之后一怒之下将自己灰飞烟灭了。

    还不如自己坦白从宽,争取个日后改造的后果要来的好一些。

    至于头顶上的那位?

    县官不如现管,眼下来看还是顾不上那么多了。

    这般想着,她眼珠子一动,衣衫纷纷掉落在地。

    月色下,一只银白的小狐狸窜出门去。

    二妖撇嘴,不就是生了个讨喜的跟脚吗!

    我怎滴就没这般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