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7、轩辕坟里三妖聚

    古色古香的书房之中,房门紧闭。

    内里两个容貌极美的女子对坐一旁,一人面容清冷看不出神色,而另外一个却是带着些慌乱与担忧。

    “嫦娥妹妹,你是说,我私自下凡的事情已经被......被祂知晓了?”

    瑶姬面带忧虑,缓缓问道。

    “没错,怕是此时已有巡视天兵,在遍查四州八荒之地,在探寻你的位置。”

    嫦娥口中吐出短暂的话语,如利刃一般刺入瑶姬胸膛。

    却又让她在无尽的忧虑中解脱出来,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面上浮现出了微微笑容。

    她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但却从未想过,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

    但她不后悔,从来不后悔。

    瑶姬自己从来不怕面对任何的后果,只是舍不得夫君杨天佑,更舍不得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女。

    自身愿意承受一切责罚,但却怕牵连到家人身上。

    如此想着,忽的看到面前淡然的嫦娥仙子,她心中升起一点期望:

    “嫦娥妹妹,我不畏惧任何惩罚,但只怕在我离去之后,我的夫君与儿女身受危险,能否......”

    瑶姬面露恳求,她知道生性清冷的嫦娥能够在得知消息后亲自下凡来提点于她,便是莫大的难得。

    万万不可再强求她多做什么,但现在瑶姬别无它法,只能尝试一番。

    果不其然,听到她这般话语,嫦娥面露难色。

    缓缓道:“瑶姬,你又不是不知我那月宫是何般环境,凡人如何能久待?而以我之身份,亦不能久在凡间。”

    “此事,还恕我不能答应了。”

    嫦娥缓缓摇头,决绝了瑶姬的请求。

    然后在她一片黯然中,斟酌的说出了一个想法:“不过,我知道或许有一个地方能在你走之后,庇护你之眷属。”

    嫦娥脑海中飘过李桐神秘的身影,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般话语。

    ......

    洪荒大地,轩辕坟里。

    弯绕崎岖的洞穴内里不显昏暗,头顶石壁上镶嵌着一枚枚足有拳头大小的明珠,散发出蒙蒙光亮,将内里照射的通透一片。

    但这般,却丝毫没有增加内里的生气,反而更是透露出一种阴森古怪,不似人间之感。

    这里曾是帝皇墓葬,如今却成了妖物盘踞之地。

    内里洞穴深处,一座高台上。

    正有三个衣着华丽,容貌各异却都美貌非凡的女子围坐在一起,仔细看着什么。

    若是有人见其生的漂亮,便想要上前搭讪,那可就麻烦大了去了。

    你仔细想想,在这地下深处墓穴之中,如何能出现人?

    所以她们的身份便也就显而易见了,这三位并不是人,而是三个已然能够化形的妖王!

    妖族修炼至练气化神境界之后,凝聚元神,既可以重新塑造肉身,化为人形。

    而修为境界不够的妖物,便只能以本来面貌示人。

    这三个女子,毫无疑问都是这般妖王存在,甚至于修为要远在其上。

    中间坐着隐隐被剩余两妖围拢在中间的,则是一个千年狐妖,左边的是九头雉鸡精,右边的则是玉石琵琶精。

    此三妖实力非凡,又相互结为姐妹,占据下着轩辕坟雄踞一方,也没有那个不开眼的敢上门招惹,小日子过得算是舒坦。

    此刻,她们三个没有像往常一样寻欢作乐,而是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一块小小玉石。

    之间玉石中,竟然投影出一副画面......

    画面上,一个容貌俊秀的年轻男子正手持折扇,缓缓轻摇,而另一手拍着惊堂木,于数百人之多的客栈内里,谈天说地。

    此人,正是李桐!

    三妖生感洞中修行寂寞,故而派遣手下小妖去往人间搜寻有趣之事,或记于心中,或录在似这般留影石上,以供她们三妖取乐。

    此物,正是一个狐妖八百里加急送来。

    只间画面之上李桐侃侃而谈:

    “大地仿佛是被血水侵染过,呈现斑驳的褐红色,空无一物显得生冷而枯寂。入眼处一片荒凉于空旷,地面上散落着一些巨大岩石,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座墓碑!”

    ......

    随着李桐高低起伏的声线语气,客栈内里的听众们心绪也随之起伏不定,完全带入了其中。

    而外界的三妖,此刻也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玉石内里的画面,虽然没有亲临现场感受那般身临其境的感觉。

    但,现在她们的情绪,亦是被调动起来,升起了无穷的好奇。

    随着最精彩和惊艳的部分从李桐口中讲出,这三个妖怪的表情也是变化不断,略有紧张。

    琵琶精更是紧握着手中上好的玉石酒杯,一点点碎屑从她手心滑落。

    “一望无垠的红褐色大地,幽远而又死寂,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根本不是叶黑他们所知晓的任何一个地方!”

    三妖无一例外的都瞪大了眼镜,屏息静气的看着玉石中的画面,就等着下一刻谜团的揭晓。

    但就在此时,故事戛然而止!

    于此同时玉石一黑,投影出来的画面消失于无。

    三个女妖全都楞住了,迷茫的互相看着,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以往,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刺啦!”

    狐狸精不由自主的探出爪子,在桌面上拉出一道道痕迹。

    恨恨说道:“此人怎么讲故事讲一半的!”

    “故作悬疑,分明就是个断章狗,要是让姑奶奶我逮到了,定然要把敲脂吸髓,榨个干净,如此方能一解心头之恨。”

    随后,美目一瞅,看向地上跪着,瑟瑟发抖的小狐狸。

    问道:“你说,留影石上记载为何地,那人又是何人,在何处说这故事!”

    “回......回娘娘的话。”

    地上小狐狸话说的直打颤,本是想讨好自家的娘娘得些好处,但现在马屁排到了马腿身上,竟然惹得娘娘这般生气。

    “苦矣,苦矣!”

    它心中暗暗道苦,可是不敢隐瞒,赶忙一一将在何处录到的景象分说出来。

    “南赡部洲,灌江口,杨家村,李桐......”

    狐狸精伸出舌头一舔嘴角,嬉笑的看向其它二妖。

    “姐妹们,怎么样,要不要出去游玩一趟,顺便去看看这说书人有何般本事,敢如此断章?”

    “我最近亦是静极思动,想要外出游历一番,就与姐姐同去。”

    雉鸡精掩着嘴轻笑。

    “便依二位姐姐。”

    琵琶精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