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0、告一段落,黯淡种子的再度复苏

    那一群黑压压将要遮掩了整个天穹的天兵天将不知在何时灰溜溜离去了,来的悄无声息,走的也是分外干脆。

    四海龙王,更是早在青莲巨头出现的时候就远远遁走,生怕被人拿下,做成辣条。

    只是空留下在最出时说了一句话的瑶姬,独自在空中凌乱。

    脑袋嗡嗡的,一时间都忘了降下云头。

    直到客栈里那些模样狼狈,瞬身湿淋淋似是被汗水浇透的凡俗听众们,犹若失了魂般跌跌撞撞的出来。

    四散着离开,各自回家抚平自己饱受惊吓与躁动的心灵。

    她方才渐渐回过神来,赶忙降下云头走入客栈之中。

    四周各处,诸位有道之士也是渐渐收回这般观察目光,心里却都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有些急躁的,更是坐不住,出门寻访好友同商此中惊疑之处。

    更多的,却是留下一份念头时时关注着这里,期待着接下来事态的发展。

    那位大天尊会就此罢手?

    笑话,祂若真是在吃了这般多的亏之后闭口不谈,那才是真的成为了洪荒大地上的笑谈。

    届时凡俗流传的故事、俚语,恐怕便会将其编排入其中,被世人传唱了。

    万寿山,五庄观。

    料理完自家的灵根果树,思量着何时邀请一二相熟同道来共品果的镇元子微微颔首:

    “了不得的年轻人!”

    略一称赞后,稍有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就也不知其是从哪里寻到的那般神秘强者,难不曾还真是从那书中世界所走出不曾?”

    心中暗暗思索着,他诞生于洪荒世界之初,曾为紫霄宫里红尘三千客,亦和三清为同辈论交。

    但还真的从未听说过仙王安澜与那青帝的名头。

    流出的只言片语,还是从那李桐口中说书而得知。

    虽然此二人的修为在镇元子看来还是略有不足,但其斗战之法,以及那一身杀伐气势,却是足以让他为之心惊。

    心中,已经是隐隐的有些相信他们可能是来自这广阔混沌之中,所诞生的其它世界了。

    毕竟混沌之大,无边无际。

    除了洪荒大地外,有别的世界诞生也不是难以想象之事。

    “不过,倒是有些好奇那年轻人是如何将他们带到洪荒大地之中。”

    镇元子捋着胡须,继而面露出几分笑意,兀自言说:“却是,又于我何干呢?”

    “不过若有机会,倒是可以请来我这万寿山论道一番,也让其尝尝我这人参果的滋味如何。”

    ......

    且不提思付着想要邀请青莲巨头论道,并且想要请他吃果子的镇元子大仙。

    今日客栈之中,却是出现了从不曾有过的说书人还未离开,听客们便几乎是要走个干净的场景。

    当然,自然不是李桐说书的水平太差。

    而是太过高绝,甚是引来了天上星神告罪。

    然后这般看起来笑眯眯的和善年轻人,反手就叫人把那星神给陨落了。

    这般场景,属实是太过震惊,让他们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

    也有着怕李桐再搞事的心态,这才都是急匆匆的离去。

    这样一来,客栈中便是难得的清净起来。

    只是余下了正在整理一片狼藉的三妖,以及安然不动的瑶姬一行人。

    李桐品这有些微凉的茶水,颇为好奇的看着他们。

    然后就见段德一脸讪笑的走进客栈之中,笑哈哈的摸了自己的头,道:

    “李小子,我和申道友都替你探查过了,那帮仙神尽数离去了,一个不拉。”

    说罢,还拍拍自己胸脯,一副邀功模样。

    “我可谢谢你哦!”

    李桐瞥了他一眼,不想说话。

    但是只见黑皇嗷呜一声,猛的向这胖子扑了过去,狠狠的撕咬着。

    一边发疯一边道:“缺德的道士,李小子将你带到这方世界之中,让你享尽好处,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有难之时竟然还第一个跑路。”

    “呜,本皇我今天就要咬死你!”

    申公豹一脸尴尬的站在旁边,不知该是如何是好。

    此时心中亦是有些讪讪,不敢贸然。

    未曾离开这里,自然是喜欢找垫背......交朋友的瘾头发作,想要和李桐结识一番,不过看眼前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别咬了,呜呜呜......死狗,你还真下口咬啊!”

    “黑皇、黑皇,贫道错了。”

    李桐见状伸手一点将这两个活宝定身在原地,然后起身向下方一众人走去。

    “瑶姬在此,多谢先生大恩了!”

    瑶姬此时亦是正好走进客栈之中,分外感激的躬身朝李桐分说道。

    只是那个表情嘛,却是有些不怎么自然。

    “哎,仙子言重了。”

    李桐赶忙将其扶起。

    本就是一场交易,你情我愿之事,倒是当不得如此大礼。

    继而面带微笑的转身看向玉鼎真人,道:

    “如果在下猜的不错的话,这位想来就是鼎鼎大名的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玉鼎真人当面了吧!”

    “哈哈哈,正是贫道,小友好眼力。”

    他也不意外李桐能看出自己的身份。

    “就也不知这两位是?”

    接着,李桐便带着些疑惑看着两位遮掩着容貌本态的女仙。

    “吾乃嫦娥。”

    “叫我龙吉便好。”

    李桐当即恍然,然后略施一礼:“原来是两位仙子当面,在下眼拙了。”

    继而则是心里暗道:“好家伙,这是瑶姬带着好闺蜜来参加家庭聚会了。”

    如此吐槽一句,他也不追问这些人为何这般巧合都是出现在自己的客栈之中,只是对着瑶姬问:

    “接下来要如何,仙子可曾是想好了?”

    此言一出,瑶姬面露犹豫之色。

    继而看了眼自己的丈夫那期冀的眼神,心中不禁的被触动了那根心弦:

    “先生,可否容瑶姬在此暂住些时日。”

    “自无不可。”

    李桐笑着颔首,对于她这般决定没什么意外,傻子放着阖家团圆的日子不过,愿意被压在大山地下,关禁闭啊!

    继而,便又听她略带歉意的说道:“不过先生,瑶姬之前和你的约定要有些出入了。”

    “吾家二郎与三妹,侥幸得玉鼎真人看重,收在身下为徒,却是要远去那玉泉山了,此番也只有我夫妇二人和大朗三人暂住一番。”

    “哦!那可是好事”

    李桐眼神一亮,扫了眼杨婵小姑娘,倒是没想到玉鼎真人还是将这兄妹二人一同收为弟子。

    “那我倒是要恭喜仙子了,生得如此麒麟儿。”

    “哼。”

    听闻李桐如此说,杨婵满脸不情愿的哼了一声,显然拜师玉鼎并不是她自愿之事。

    倒是一旁的杨戬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李桐回以淡淡一笑。

    原本他还想将那道经残卷寻个机会给了杨戬,但看现在这般情况,自然是不好出手了。

    不过,拜入玉鼎门下,自有奇功妙法供他修行。

    而且想来,玉鼎也是会忍不住研究他的荒古圣体帮助他成长的。

    但是嘛,想要真正的发掘出来圣体真正的实力,最后还是逃不过要来寻自己。

    “嘿嘿。”

    李桐心底偷笑一声。

    正要说不打扰他们家人间离别的交谈,先行离去了。

    就听玉鼎真人道:“小友,不知能否让贫道瞧一瞧那枚种子?”

    “真人有求,自然是可以的。”

    李桐虽然有些意外为何他要看这一枚已然是无用的种子,但还是答应下来。

    左右不过是随手之事罢了,能和这位拉拉关系,缓和一下他在这洪荒中的尴尬地位倒也不错。

    免得那天真个出去了,弄得满天皆敌,那就未免有几分太过悲哀了。

    将那暗淡无光的种子交给他,李桐负手而立。

    打量着四周,对着申公豹公式化一笑,点头示意。

    他是不敢和这位喊谁谁倒霉的大佬多有接触,点个头快快将其打发了方才是正理。

    没注意道一旁的小狐狸精,此时带着几分犹豫之色看着那申公豹。

    良久之后。

    玉鼎真人发出长长一声叹息:

    “可惜了,此物之前似乎本就受到重创伤及本源,再经历这么一遭强行苏醒,内里的本源印记怕也是消散的七七八八了。”

    过后,又叹一句:“可惜了。”

    似是为那位方才惊艳了世人便要黯然落幕的青莲巨头而惋惜。

    但随即话语一转,朝着李桐道:

    “不过,贫道倒是有几分手段,可以尝试将其救上一救,只不过却是要看小友舍不舍得那枚九转金丹了。”

    玉鼎轻抚着胡须,对着李桐说道。

    “这你也和外人分说。”

    李桐瞥了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瑶姬,心念转动斟酌着利弊。

    用一个吞了就可以借助这般外丹立地成就仙人的诱惑,换一个青莲巨头不就此陨落日后有再度苏醒的机会。

    听来,似乎也不是很亏。

    这般想着,他便反手一转,一枚丹丸出现在其手掌之上,其上九条道纹蜿蜒,蕴含无尽道与理。

    “好,那贫道便是一试。”

    见李桐这般果断答应,玉鼎不免的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当即便是大笑着回到。

    继而手一点那九转金丹,将其拿摄而起。

    只见它在半空中滴溜溜的转着,每转一圈,便有一分药力化开,灌注到那暗淡的种子之上。

    同时间,还有一股诱人的味道传出。

    “咕嘟!”

    不知是谁发出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李桐警示的目光扫视过去,示意他们不要打歪头脑。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就见那金丹越来越小,而那种子却是渐渐开始散发出一种幽幽的豪光来。

    虽不起眼,但是相比于之前的状态却是好上了很多。

    而且,李桐感觉的分明,那种独属于青莲巨头的气势,又渐渐回来了。

    “真能成!”

    李桐看向玉鼎的眼神渐渐怪异起来,能够有这般手段的人,其是区区太乙金仙?

    看不出来啊,玉鼎你浓眉大眼的,隐藏的还是蛮深的。

    “小友,你瞧瞧,可还成?”

    李桐正想着别的事情,就听玉鼎真人忽然说道,然后手中多了一物。

    低头一瞧,就见那青莲种子再度散发起最初时的幽幽混沌之气,虽然微弱了不止一筹,但却是再度复苏了。

    “多谢真人了。”

    他真心感谢。

    “哈哈,举手之劳而已,小友无需感谢。”

    玉鼎真人似乎也是有几分喜悦:

    “此间事了,贫道便先行离去了,小友日后若有闲暇,不妨到我那玉泉山金霞洞中一叙,到是定然好生招待。”

    “一定,一定。”

    李桐笑着看他将分外不舍离去的杨戬、杨婵二人一裹,化作一阵仙光消失不见。

    “瑶姬姐姐,那我也离去了。”

    嫦娥眉目看了眼李桐,颇有几分可惜的同瑶姬道别。

    瑶姬自身都是难保,自然不会再做挽留,当即便是将她连同龙吉一同送走。

    继而带着杨天佑以及杨蛟,对着李桐道:

    “先生,瑶姬一家在之后多有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