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55、有道西来,化身难挡大罗仙

    “嘶!这...这怎么平可能!”

    “竟然有仙神陨落了,还是远古存活至今的星君!”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名为安澜之人不负其狂妄,果然是一个绝世强者!”

    有修者在下方见天穹星落如雨,喃喃自语,悠然不可相信。

    “天乙星君,陨落了......”

    轰倒一片的天兵天将此时俱是手脚冰冷,心存无边恐惧之念。

    就连天乙星君那般身登太乙金仙境界之人,都在那名为安澜的强人手下陨落。

    那他们呢?

    看着方才从那神芒困束中脱困而出的太白金星,他们对于其没有几分信心。

    能轻易的斩杀一个星君,那便能再度斩杀第二个。

    君不见那同为太乙金仙的四海龙王,仅仅只是被那人以气势一激,便失了镇定,慌乱逃窜。

    “吾命休矣!”

    一时间,无数天兵天将的脑海里都是不约而同的出现了这个念头。

    看着那高悬于天穹之上的身影,如见神魔!

    而在此灌江口四周之地的山川大泽之间,则是不断的响起野兽嘶鸣之声。

    一代星君陨落,其一身至纯至净的仙力返还本源,化作无数流星携着星力降落于此。

    其效力,简直堪比那六十载方会从天穹下落一次的帝流浆。

    甚至于,犹有甚之。

    凡俗走兽将其吞服了之后,便会通灵成妖。

    往后,这附近的人族,或许便要又难了!

    当然此时间人们的心思全然都是集中在天穹之上已然是快要结束的战斗之上,亦有人不时的打量着端坐于台上的李桐。

    想着这个一手缔造出如此场面的男子,该是要如何收场。

    而李桐此时却是没有考虑那么多,虽然惊诧于安澜一言不合便袭杀了一位天上星君。

    但转念一想似他这般性子,如若任由那天乙这般分说羞辱还不还回来的话,倒也不是他了。

    毕竟在那故事中,纵然是身死万万年,一捧残灰中复生的人皮都要履行当年的约定,和那叶天帝一战。

    虽然,也没讨的了好就是。

    没再多想那天庭陨落了一位星君接下来会有怎样的报复,反正天上星辰万万,少一颗不亮自也不是什么要紧之事。

    更何况,此时封神大劫起复,祂大天尊日后还能缺得了打手?

    一个小小的太乙金仙罢了,想来也不会计较那般之多。

    旋即,李桐便是兴奋的看向了系统之中,那不断飞涨的人气值。

    此时间,已然是突破了五万的大关,而且还在不断的攀升之中。

    不用想,肯定就是一位太乙金仙的陨落,给在场之人多多少少造成了情绪上的巨大波动,故而今日方才能有这般丰厚的收获。

    甚至于,李桐有些贪婪的想着,要不要让安澜一同将那四条老龙一并留下。

    反正他是对于这几条老龙,本就没什么好感,尤其是那敖广最甚。

    正这般遐想着,忽的就听外界从远方传来一阵阵鸿妙道音,似是在吟唱些什么。

    李桐皱眉,变数又起。

    待过了片刻,那道音声响越发清晰:

    “观棋烂柯,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远远而来一道人,脚踩如意祥云,身着水火道袍,体态庄严,面容和善。

    便见他稽首道:“贫道须菩提,从西方云游而来,欲往西牛贺州而去,途经此处,见众位道友起了纷争,便来一瞧。”

    “不知是有何纷争,可否给老道些薄面,四散了去。”

    这般说着,眼神却是不住的上下打量安澜。

    “呵!”

    安澜轻笑:“你非带着善意而来,要战那便战吧,吾安澜,于此世无敌!”

    赤峰矛闪烁无尽光,仿佛在附和着主人的言语。

    他话音方落,李桐却是心头打鼓:“逼王啊逼王,你要知道有些逼是不能装的。”

    “装了,怕是要出事的!”

    从西方而来,又要去往西牛贺洲,还叫须菩提的,这洪荒世界里怕也只有这一位了吧!

    果然,话音方落,便听那须菩提淡淡道:

    “道友好生不讲道理。”

    “也罢,我只能先将你擒下,再好好言说了。”

    言语未尽,便有一股庞然气机从其身上散发开来,轰然间传遍周天。

    “大......大罗金仙?”

    有人颤抖的说道。

    “不,还有可能是准圣。”

    李桐无奈的摇摇头,心里补上了一句。

    然后就见那道人似是随意的向安澜一按手掌。

    顿时间,风云变色,天地间骤其狂风,但这般风却不是向着他们二人涌来。

    而更像是有无边之巨物正从天而降,其席卷而起的,散向四周的风尘。

    头顶一黑,安澜向上看去。

    便见,一庞大无比的山峰正朝着他负压而来,而他的身躯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一般,动弹不能。

    只是强行唤出不朽盾来抵挡,但看那般样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随机,安澜僵硬的扭头,看向客栈之中坐着的李桐,给了他一个眼神。

    就像是在说,爷顶不住了,你快快另寻高人一般!

    李桐看着他头顶上像是五根手指一般的庞然山岳,嘴角一抽,心道:“你们这,还真是一脉相承是吧。”

    扫了一眼自己不断增长的人气值,心中大定。

    本来涨幅已经是渐渐变缓,但却在这道人展现实力之后再度飞速暴涨起来,距离那十万点天关,已经不远矣。

    只是......

    仙王安澜,你可要顶住了啊!

    另一边,玉鼎真人面目严肃的看着天上那个道人,眼神之中犹有疑惑。

    你若说这世间突然跑出来一个不认识的太乙金仙,他还能理解,可能是隐世苦修之辈。

    但,决不能可能突然冒出来一个不认识的大罗金仙!

    这洪荒大地上,此般人物屈指可数,每一个人的跟脚来历都清清楚楚,怎可能凭空冒出?

    “所以此人,是某位不愿漏出真实面目之人,假扮而成?”

    玉鼎真人脸上流转着思索的神色,继而心中又划过一道想法:“亦或者是,从未露面的......”

    却是想起了一个有关身登大罗,掌握道果之后,再往上修行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