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54、星君亦有身陨时,泥鳅小蛇也猖狂?

    “呵!”

    安澜轻笑,赤峰矛摇曳锋芒在空中虚点,道:

    “你承命而来,顺应这可笑天道前来镇压我这...我这好友倒也罢了,算不上是什么太大波澜。”

    言及李桐身份时,安澜一滞很快便又反应过来,称为好友。

    继而:

    “但你若是继续宁顽不灵,此时过后必将天翻地覆。”

    “届时,便是这天,也护你不得。”

    赤峰矛枪尖一点,散发无穷耀眼光芒,直点那天乙星君大好头颅。

    凝而不散的杀机冲荡,顿时间便是让他脸色一白,心中升起几分惶恐之意。

    但紧接着便想到,自己这边又来了四位太乙金仙,六对一,他们如何败亡?

    那安澜,又如何能取胜?

    当即,便是心中又涌起了些许信心,强撑着站起身体来,驾云和那远道而来的四海龙王共站一处。

    “道友无恙否?可还能战否?”

    为首的东海龙王敖广身着庄严衣袍,拢着胡须关切问道。

    “自然无恙,且随我一同镇压这厮!”

    天乙星君咬着牙,冷声说道。

    “我和太白打头阵,四位道友见机行事便可。”

    “我却是不信,合我等六人之力,还镇压不了这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猖獗之辈!”

    言罢,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太白星君,似在埋怨他放在坐视自己被安澜暴打,见而不救。

    此时间,便是言语相激,让他和自家打头阵,不若的话以他对这四头老龙的了解,让他们上前冲锋那时万万不可能的。

    “唉!”

    太白金星哀叹一声,也只能无奈向前。

    只是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埋怨之情:“大天尊啊、大天尊,你说你唤来谁帮手不行,怎滴偏生是这四个失了胆气的货色。”

    摇摇头,一横手中拂尘,站于安澜对面。

    遥想当年,他亦以一手剑道称雄仙神之中,只是经年已过,不知锋芒依旧否?

    而下方的客栈内里,遥遥关注着战况的一众听客,此时已然是有些波澜不惊了,正所谓物极必反。

    震惊到了一定程度,超过他们的想象之后,便会觉得理所当然、不以为奇了。

    此时有些凡人竟然聚拢一处,对着天穹之上对峙的众多仙神指指点点,言语里还分说着稀奇古怪的话语。

    让一旁有些道行在身的炼气士听得很是无语,只能在心中暗道凡夫俗子、不知者无谓。

    李桐亦是不禁摇头,心道你们胆子是真够大的。

    不提那些仙神之类,要换做是真身降临的安澜,这些背后碎嘴皮子的凡人,恐怕早就是要遭殃了。

    纵然是他,一时间也是难以将他们护持下来。

    不过现在嘛,投影化身而来的安澜,自然是有心无力。

    面上风轻云淡的样子,一手缓缓背后,托扶着一无边雄伟之城的虚影,另一手持赤峰矛,金光吞吐。

    见面前那所谓的仙神要联手对敌,便是不屑道:

    “哼!欺我真身不能降临吗?”

    下一刻,对面之人出手了,太白金星手中的浮沉扫过,万千银丝仿若化作无数利剑,带着无尽杀伐之意,迸射而来。

    于此同时,天乙星君亦是取出一杆绘制着星辰纹路的暗金色小旗,仙力鼓荡中不断摇晃。

    天幕暗淡,大日掩去,无数繁星在这片天空上出现,其中一个分外明亮,散发着无尽的星光。

    这,却是他的本命星。

    而一旁的四海龙王亦是不甘示弱,敖广唤无边水,敖钦招人间二味真火,敖闰起满天巽风,敖顺降下霜冻。

    这一番神通术法,尽数向着安澜招呼而去。

    “啊!”

    有不智的鬼神隐于暗处归宿探查,却被那般剑光刺中,当即便是化作了一团灰色雾气,元神片片散落,碎的连渣子都不剩。

    轰!

    安澜出手,只是手中黄金古矛轻轻一划,隔断长空,阻挡这一切。

    他面色平淡,但心中却稍有烦躁。

    这一具化身并不具备吸纳仙气恢复力量的可能,便是他于斗战之道在怎么无双,可以轻易碾压那天乙星君。

    但是只要眼前这六人察觉到了他的虚弱,不断以这般神通消磨的话。

    尚等不到他在此界存在的时间耗尽,他这化身便会提前消散。

    而若不能为李桐退却了此番危难的话,两人之间的约定,可就做不得数了。

    眉头微皱,看着只是躲在后方,暗戳戳释放术法的四条泥鳅小蛇,安澜顿时间便有了注意。

    矛头扬起,直点那摇动小旗,聚拢星力的天乙星君。

    轰然道:

    “王不可欺!”

    “你之今日,必然身陨于此!”

    哧!

    安澜出手,无需再过多说,他已经瞧出了只要将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斩杀,这个小小联盟便会不攻自破。

    单手挥矛,粗大的神芒从其上迸射开来,如同爆发的火山一般,汹涌的向太白金星而去,将其阻拦在原地。

    轰隆!

    紧接着,他猛的横扫,一扫之下,乾坤晃动!

    那黄金古矛上璀璨的光芒迸射而出,化作一支疾驰的光矛,破灭之矛!

    在这一刻,那光矛洞穿一切,分开大道纹路,似光一般想着尚在迷茫之中的天乙真君射来。

    “天乙,快躲开!”

    太白金星怒吼,那神芒将他的万千剑影束缚在内,一时间让他动弹不得。

    只能以如此的方式来提醒那仍旧还在汇聚星力,试图召唤出一角残缺周天星辰大阵,将那安澜镇压的天乙星君。

    但此时,晚了。

    轰隆隆!

    天空像是放起了烟花,无数的流光在天幕之上落下,似是流星,但却是天乙留下的最后痕迹。

    啪嗒。

    小旗掉落,天乙星君无力的倒在地上,脸上惊诧、难以置信犹然还在。

    整个身躯却是渐渐化光而去,仿若流沙一般消散在天穹之上。

    星光暗淡,夜幕退去。

    黄金古矛上耀眼光辉中带着一丝暗金之色,仿佛沾染了星神之血!

    安澜冷淡,没有任何神色,仿佛只是如同杀了一只鸡一般。

    只是一双眸子深邃如海,盯着后方有些不安的四海龙王,像是要看透他们的灵魂一般。

    “此人已然陨落,尔等泥鳅小蛇亦要猖狂不曾?”

    “嗯?”

    一声冷哼,威压轰然爆发。

    下方天兵天将哗啦啦推倒一片,没有的也仅仅只是勉力支撑。

    而直面这般威压的四海龙王,竟然在这一刹那间,化作了原形。

    便见云海之上,青、赤、黑、白四条神龙舞动。

    但看其模样,哪有往日里的威严姿态,反而倒是有几分慌不择路的感觉。

    看到这般场景,安澜脸含不屑笑意:

    “所谓神佛,却也不过如此。”

    “我安澜当世无敌,谁能镇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