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51、一副画里走出的惊世人物

    “呵呵,话已至此,便是多说无用。”

    李桐抚着手中折扇,略有几分不舍,继而转头看向天乙星君道:“那便让我好生见识一番,你要如何教我上下尊...卑!”

    他嘴角勾出一抹浅笑,语气中充斥着质疑与不屑,却是丁点都没有将这星君放在眼里的意思。

    随着李桐特意加重了几分语气的“卑”字一出口,客栈内里众多方方起身的听众,此时又是一个趔趄,坐到在地。

    这般语气。

    先生,你这是在玩火啊!

    同时间,洪荒大地之上,各路大能也是凭借着自己的手段远远观望到了此般情况。

    略感惊讶的同时,不免有一抹笑意浮上心头。

    这年头里,敢于这般大胆的人物,是少之又少了啊,甚至于千万年都难得一见了。

    今日,却是瞧了个稀奇。

    众多大能不免会心一笑,想看这李桐该又该如何直面那天乙星君。

    虽然这凡俗小子看着没有几分修为再身,只是有一股奇怪的气势护持在身上,让人看不通透。

    但这些时间观察下来,他们也是隐隐之中有了些许猜测。

    或许,此人的依仗便是这间样貌平平毫不出奇的客栈!

    君不见其几次危机时分都是坐在那台子上一动不动,丝毫没有外出躲避的念头?

    看着李桐出言不逊,似是要引那星君进入客栈的模样,众位大能便是暗暗点头,心想猜测不差,果然如此。

    然后好奇着,若是那天乙星君不上当,李桐又该如何去办。

    甚至于某位存在,竟然渐渐升起了爱才之心,想着若他度过此劫,或许可以尝试引他前来拜师,收个徒儿在侧。

    一时之间,这灌江口杨家村倒是成了这洪荒大地上的风云汇聚之地。

    客栈上方,略有些尴尬的天兵阵列前方,统领的天将看了眼太白金星,眼中含着询问。

    只见他微微摇头,手指微微的向上点了点,便装作老神在上的模样,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天将顿时间明了,抓捕这李桐的事比抓瑶姬来的更为重要,便也按捺住,静静等待着事态的结果。

    在李桐说出那般话语之后,整个客栈内外、上下,顿时间安静了片刻。

    然后,便是一阵暴呵声传来。

    “竟敢如此放肆,给我死来!”

    天乙星君却是当年也曾风光过的人物,哪里能容得下一个不曾登仙的小小凡俗,这般挑衅。

    登时间,便是气上心头。

    拿摄星光汇成一杆长矛,引来大日神火炼成矛头。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一根矛头晶莹闪烁着大日光芒,长杆暗银却有星光亮起的长矛出现在他掌心之中。

    甩手一掷,这根星辰矛便是撕裂空气,迸射着大日光辉朝着客栈而去。

    这一式神通,却是他含怒而发,抛却了所有的顾忌。

    甚至于,都丝毫没有想到下方那成千的凡俗之人的死活!

    他要的,就是让长矛贯穿李桐的胸膛,削去他的性命,如此方能一解胸中怒气。

    一如当年,周天星神摆下大阵,星光如雨,射的那些巫族慌乱逃窜一般。

    天乙星君已经不想再看结局了,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他当年肆意纵横的豪情。

    还用去看吗?

    他全力一击的神通,又岂是一个借助外力的凡俗小子能够抵挡而下的?

    衣炔飘飘,天乙星君将手背后,一脸孤傲。

    “过了!”

    一直坐于客栈之中不曾有任何动静的玉鼎真人,此时忽的轻道一声。

    两人争斗亦也无妨,去那般无人之处,或是远去天外都可。

    但这般丝毫不顾忌客栈之中其他人死活的手段,却是让玉鼎真人心生不喜以及厌恶。

    正欲要出手,将此式神通拦下,救出此地无辜凡俗之民的时候。

    却没有料到,有人先他一步。

    早在那天乙星君还未曾动手的时候,纵然心有不舍,李桐却也是分外果断的拉开了这可以让书中世界人物,亲临这洪荒世界的画轴。

    “我倒要瞧瞧,你如何杀我!”

    眼前光芒闪烁,似有贯穿两界的通道在光芒中洞开,一道巍峨人影在里面闪现。

    李桐往椅背上一靠,懒散的摇晃着折扇:

    “仙王安澜,且看看这个崭新的世界,是否能合乎你意?”

    话音方落,一名巍峨男子的身影,从那光芒之中走出。

    随之,一股骇人无比,像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一般的气势轰然洞开,整个天地之间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黑色的血迹。

    那身影转身看了眼端坐的李桐,嘴唇蠕动不知说了些什么。

    便见其身形化虹而出,轰然间将那星辰长矛握在掌心,一把捏碎!

    众人看着那高悬于天和天乙星君对峙,稍显虚幻的身影,顿时间都流出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般模样,他们一看便知晓这人不是真身而来。

    但仅仅是化身降临,就随手一握将那已至太乙金仙之境的星君奋力一式神通,随手捏碎了?

    那要是他真身前来,那还了得!

    “咕嘟!”

    有明白的炼气士吞咽了下口水,惊的说不出话来。

    客栈之外,天穹之上。

    看着莫名出现在眼前的化身,天乙星君眉头皱起,眼中闪过了些许谨慎。

    他察觉到眼前之人修为或许只是和其相当,但身体之中却是流淌着一股莫名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仿佛间,他身下倒着无数的尸骸、冤魂。

    但他却傲然立于其上,丝毫不受影响一般。

    “这般气势,这般杀性。”

    他在心中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你是何人?”

    天乙星君看着似乎还有些恍惚、不适的身影,颇为慎重的说道:“还请道友慎重考虑,莫要自误!”

    “此人乃是天庭要犯,纵然道友你能护其一时,还能护其一世不曾?”

    他摇摇头,一副劝说模样。

    但,只见话音方落。

    那道身影脸上的恍惚于与适应消失不见,仿佛是他的话语触动了什么一般,让其回过神来。

    “我是谁?”

    便听他悠悠一句,似是自问。

    天乙星君登时间眉头皱纹愈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一股骇人的气势朝着洪荒大地上散发而去,带着斩灭无数天骄道子的不败念头,带着无敌世间的霸气!

    这个男人光是站在那里,那道身影之中,就仿佛是在言说着无敌,叙说着不败!

    紧接着。

    随着他的开口,无数大神通者,皆是垂眸注视而来,心生惊诧。

    这世间,还有这般狂妄猖獗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