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6、吞天魔功,杨家来客

    只见那金鳞闪闪的鱼儿在吊钩上摇晃,继而化作一道流光投入他的怀中。

    金色!

    竟然还真的出金了,还是在这紫色池子里面出的。

    李桐不经感叹了玄学力量的强大,继而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物品,二话不说的查看起来。

    书籍模样,那定然是修行的功夫无疑了,就是不知会是那本?

    「吞天魔功✘1。」

    “嚯!“

    一瞧名字,惊的李桐顿时从床上站了起来。。

    这本典籍,竟然是吞天魔功!狠人大帝赖以崛起成道的吞天魔功!

    早在之前空暇的时间里,李桐便早有思量。

    若说遮天世界中,那种功法对于他这种没有什么仙身道体的凡俗人最为友好,也最能使其在最短的时间内崛起。

    那万般帝经之中,唯有狠人大帝的吞天魔功无疑。

    此般法,那是狠人大帝,为了解决自己无法修行的体质从而创造出来的无上妙法!

    修行此法之人,可以吞噬世间本源别之力,壮大己身!

    遮天之中,狠人大帝便是以此法一步步吞噬各种人劫、天下诸王,以他们为不死药,在人世间采摘神药,最后修成混沌体。

    现在,竟然也让李桐得到了般功法,顿时让他感觉前路一片光明!

    这一世,在他几经尝试也没有成功他上修行之路后,便明了自己这修行体质,怕是和那姜尚处于一个级别的。

    但人家有天命加身,能逍遥快活一世。

    而他若无机缘所在,怕是一辈子都不得踏入仙门。

    但现在得到了吞天魔功,便是他人生又一转折点,李桐的体质天都可以后天的改易,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说出去,简直会引来无数人的觊觎!

    要知道,在这洪荒世界里,所有的生灵的天赋、体质,也就是所谓的跟脚天生注定,不可更改。

    跟脚决定了他的日后的上限!

    也正是如此,洪荒中无数大能才会在收徒之时无比的看重跟脚。

    跟脚不凡,便代表着日后的前途广阔,有更大可能在修行上有所成就。

    其中三位圣人中的玉清元始天尊,便是最为重视这一点。

    门下弟子,无一不是跟脚非凡之人,十二弟子号称十二金仙,可见一斑!

    毫不犹豫的说,在这洪荒世界里,跟脚便是决定了一切。

    现在拥有了吞天魔功的李桐,便相当于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日后以凡体证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念及此,李桐便迫不及待的一拍手中典籍。

    内里道韵传承化作一团灵光,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昏昏沉沉里,李桐陷入了修行之中。

    凡俗不可视的画面里。

    周遭仙气涌动,渐成漩涡倒灌入那方简简单单的茶楼内里。

    ......

    杨家府邸,在杨家村只是偏居一隅,周遭树木环绕,碧色一片。

    宅院虽然不大,但处处可见精致细节,昭示着内里生活之人,并非普通。

    此时,宅院内里。

    闲来正在书画的瑶姬,忽然听到了从外院一路传来的争论声音,正是她的一双儿女,杨戬与杨婵。

    “婵儿,二郎,你们这是在讨论着什么呢。”

    她放下手中画笔,起身出门去。

    方到门口,就隔着门听到了外面兄妹两喋喋不休的争论声。

    杨婵拉高的音调:“那九龙拉棺必然存在,其降落之处也定然是有着仙神遗迹。”

    她因为瑶姬心中知晓自己总有一日会离去,或是被抓走,或是被逼迫。

    故而,打小便给他们灌输了仙神确实存在的思想,家中更是不禁那些神话传说之类的话本。

    甚至于,瑶姬自己都会有空挑那些不太重要的仙神故事,讲与他们听。

    故而杨婵从来没有怀疑这世界上仙神的真假,也对李桐所讲的深信不疑。

    一旁的杨戬则是有些不同,纵然被那身临其境的讲述搞的有些心乱,也隐隐中有些相信李桐所说不假,但在听到接下故事、真正确定之前。

    他并不愿意松口承认,在自己幼妹前落了面子。

    毕竟,他之前一直都是不屑李桐说书人的身份,认为他都是胡言乱语。

    当即,便不甘示弱的反驳道:“四海龙族何其庞然大物,你可曾听闻有真龙身死于外?”

    “更不消说,还被人炼化成了拉棺的劳力?”

    “假的还好,若是当真的话,这般话语流落出去,落于天下水族的耳中,不消几日怕就有真龙亲临,来问罪那说书人了!”

    杨戬如此说着,心中不知怎么对李桐也有些担心,生怕其在讲述完这名为遮天的故事之前,便被龙宫来人给抓了去。

    到时候,他该去哪里听书?

    “哼,我不管我不管,反正那些龙肯定是真龙无疑,但也肯定可四海龙族无关。”

    杨婵不甘示弱的回道。

    门后的瑶姬,顿时忍俊不禁。

    她还以为兄妹两人间出了什么事,原来是在讨论这。

    她笑着往外走去,得给这两个小东西一个警告。

    平常里在家中说这些也就罢了,但出去十分可不能乱说,免得引来有心人的注意。

    这时,她倒是不曾注意到他们言语讨论中的对象。

    “你们兄妹两在争吵什么呢,说出来也让我听听。”

    瑶姬面带微笑的推开们。

    两人见到是母亲来了,立马闭嘴不谈。

    知晓自家母亲平日里对自己管教颇言,更是严禁自己在外动用天生的神通之力,杨戬便怕其听说了之后,不让自己明日外出继续去听书。

    便开口不谈此事:“啊,没事,我和小婵闹着玩呢,我这便去寻大哥习武去了。”

    说罢,便急匆匆的跑到后院练武场,寻杨蛟去了。

    杨婵也是个机灵的,一见他这般模样,也是笑嘻嘻的说道:“没事没事,二哥说的对,我们在闹着玩呢。”

    “两个小滑头!”

    瑶姬故作严肃,在杨婵额头上点了一下,道:“今日的功课做完了没有?”

    “啊,这就去,这就去。”

    看着杨婵慌乱离去的背影,瑶姬露出开怀的笑容。

    这般温暖的生活,方才是她想要的啊!

    只是,可惜不能长久罢了。

    眼中感伤一闪而逝,她眉头忽的一皱,看向了自家的书房。

    便见一身白衣飘飘,清冷的不似人间凡俗的女子,站立在内,正打量着自己方才的画作。

    “嫦娥妹妹,怎是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