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49、不跑的黑皇,区区太乙金仙

    宏大妙音传来。

    于此同时,一张足以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流转着星光倏忽而下。

    话音方落,就有一股独属于太乙金仙的级别的轰然气势,转瞬间扩散开来。

    一时间,竟然引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那身登太乙金仙之境的远古星神,天乙星君,此时高立于苍穹之上,单手化掌便是对着那小小的客栈肆意负压而下。

    也许是心存几分善念,又或许是不愿沾染上杀劫。

    这一掌,天乙星君并未使出全力,也是有心试探一番。

    但即便是如此,这从天而降的一记星光擒拿手印,也足以让真仙饮恨当场,金仙亦要身受重伤。

    随着他仿若无情无感,冰冷宣读罪状之后。

    巨掌便携带者无尽的仙气,带着负压一些的威势,朝着地面直袭而来。

    这一只掌倘若真是切实的落在了如今的李桐身上,那么他定然是必死无疑,不用多想的。

    甚至于连神魂是否还能存在,都将打上一个问号,得看冥土里面那位后土娘娘是否愿意给他收拢残渣。

    客栈之中,众多的听客本就对外面的无数天兵天将感到惶恐,此时又有一仙神突然出现,宣读李桐罪责。

    然后便不容分说的施法而下,更是在又惊又恐中脸色早已经是苍白一片,身体被那般威势压的动弹不得。

    那股属于太乙金仙的气势,根本就让他们无法承受,仿佛下一刻就要魂归冥冥一般。

    嫦娥此刻不禁眉头皱起,看着天穹之上的那位星君,眼中闪过分外的不悦。

    几日下来,他对李桐的观感本就不错,就是喜欢常言那些常人看来的禁忌言论,容易惹来麻烦。

    但这又有什么过错呢?

    那些话语也都是真实存在的过往,又不是编造谎话来诬陷天上那位。

    至于天帝之说,更不过是书中世界人物,来不了这方世界之中。

    你堂堂的大天尊,道祖钦点的三界共主,就连这点气量都不曾有?

    而现在这星君二话不多说,便狠下辣手,试图擒拿李桐。

    甚至于,对于客栈之中的人不管不问,就这般出手?

    长久以往下去,如何能得人心。

    可就在嫦娥忍不住,要将这天衣星君的一道术法挡下来的时候,一旁的龙吉却是着忙的拉住了她的手掌。

    嫦娥分外不解的看着她,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便听龙吉缓缓道:“嫦娥姐姐,如今洪荒之中不知多少大神都在关注着这里,而且那位定然也在看着。”

    “你若贸然出手了,纵然能护其一时,但还能护其一世不曾。”

    “而且,还要想想日后你回到天宫之上时,该如何为仙啊!”

    “况且来说,他若真有昨日呵退雷罚的本事,那这小小一道掌印又如何能奈何得了他呢。”

    此话一出,嫦娥也是不禁的眉头皱起,感到了些许的不舒服。

    但却又不得不承认,龙吉说的话很是有道理。

    而今天兵天将陈兵于灌江口中,即便之前对这里不敢兴趣的人,怕也是会投来注视,瞧瞧热闹。

    此番她若真个出手助了李桐,那便真是恶了大天尊,也落了祂的颜面。

    太阴广寒宫,再怎么说也属于天庭管辖范围之内,她嫦娥亦是天庭之仙。

    “唉,我终究不是无所牵挂,罢了罢了!”

    嫦娥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

    龙吉看着他如此神态,不禁也是叹了口气,但终觉也是没再多说什么。

    她这番也是惹下了大麻烦,今日过后怕也是没好果子吃。

    不说再增加什么别的惩罚,恐怕也得关在那凤凰山内,千百年不能外出了。

    别说听书了,可能连外人都见不到一个。

    身边,玉鼎真人抚着胡须,笑而不语。

    到现在为止,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透那个端坐于台上,面带笑容形似少年的存在。

    此时正好又有人来试探,他也可以乘着这个机会,再仔细瞧瞧,看能否看出什么端倪来。

    毕竟,像他之前一样凭空改易一个人天生体质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即便是他,亦是要搭配着无事的灵材,配合独门仙法神通,方能做到。

    但杨戬身上的变化,却是做不了假。

    目光幽幽,玉鼎真人看向眼前的少年,等待他如何因对。

    至于不敌?接不下?

    这般的念头却是从未在他脑海里出现过。

    能轻易呵退诛仙雷罚的存在,岂会怕着太乙金仙的随手一击?

    他所想看的,只是李桐要用如何的方式、手段来平息这场闹剧罢了。

    随着天穹之上像是在继续威力一般,缓缓而落的手掌临近,那般气势越来越盛。

    已经有凡俗人,支撑不住,抱头趴在了地上,一片狼狈模样。

    “嗷呜!”

    黑皇颤巍巍的凑到李桐身前:“李小子,天上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么会这般吓人。”

    “就是和我老大无终仙王比起来,也就是差那么一点点了。”

    他此刻也是狗脸上一副凝重表情,看着那天穹之上落下的巨掌,心中感觉到了无比的震惊。

    “玛德无良道士,本皇到底是来了个什么地方。”

    而一旁的段德,此时已然是在和申公豹商量着如何跑路了。

    同时间在心底念叨着:“小李子,不是道爷不帮你,实在是敌人太过强大,不过你放心等你死之后,道爷我一定为你立个没人能盗的了的坟墓。”

    “道爷说的话,一定算数。”

    嘀咕中,两人却是已然撤到了客栈的大门边。

    瞧到着二人动作,李桐淡然一笑,没有在意。

    系统将他们从那书中世界的时间长河里唤出,带来此处,却没有灌输什么必须要忠于他的念头。

    只不过是出于互惠互利的想法,方才暂时未曾离去。

    不过他也从未曾想过要仰仗段德这个家伙,比起他来,或许黑皇更为靠谱一些。

    “你不跑吗,黑皇?”

    李桐看了看已然是趴在他身旁,虽然面色凝重,但却唯有逃离意思的大狗,有些好奇问道。

    “玛德,你小子把本皇当成什么人了?啊!”

    “别说你小子有恩于我,将我从仙源之中取出,带到这般充斥仙气的世界。”

    黑皇大喘气,吐着舌头:“本皇若是弃你而去,岂不是名声就臭了?”

    “更何况,你是本皇的人宠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李桐伸手用折扇敲了它一下,这话从它口中说着说着就变味了。

    继而看着那空中缠绕着无量星光与仙气的大掌,面带不屑。

    轻声道:

    “区区太乙金仙吗,也未免太过瞧不起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