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7、神瞳金光贯天宇

    李桐谈笑间驱散雷罚的事情,渐渐在众人的言语中平息下去。

    但想来,那般震撼人心的场面,却是会永远的烙印到场上大部分凡俗听众心底,久久不曾消散。

    一天得了太多的刺激,听众们此时纵然对那李桐口中的绝世女帝还有些念想,但此也没了太多讨论下去的心力。

    纷纷和身边好友告别一声,便是起身出了客栈大门,准备离去。

    申公豹亦是这般想的:“此地诡异,还是莫要久留才是。”

    “便是明日再想听书,赶着时间来也不会迟。”

    却是心中的小心谨慎作祟,不愿在这里久待。

    当即便和身边的段德告别,道:“段道友,你我一见相谈甚欢,但我今日便先行离去,待明日再叙。”

    段德一张红光满面的脸上笑嘻嘻的道:“道友慢走、慢走。”

    将其送出客栈门外,眼见他骑乘上被那骤然而来又突兀消失雷罚吓的不清的白虎,正要转头去寻李桐。

    便在他的感知之中,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波动。

    循源望去,就见那似乎是得了荒古圣体的那个凡俗少年,额头当中处忽的绽开一道口子,上下各有道纹流转,内里是一颗金光闪烁的神眸!

    天地间仙气汇聚于那神眸之上,转瞬时分一道金光从中迸射顿出,贯穿天宇。

    刹那间,天穹之上云雾似是变成透明,背后仙宇宫阙一闪而逝,最后人们明晃晃的看清了一栋无比高大威严的楼门上方,镌刻着三个大字:

    南天门!

    “好家伙,此界亦有天庭!”

    段德赫然吓了一跳,后退几步,然后有些明白方才那雷罚是为何而来了。

    收回心神,他将目光转向那位不再平凡的凡俗少年。

    只见他额头之上神眸此时已然闭合,但却是留有一道浅浅的印记。

    看上去不显可怖,反而搭配上他那张生来冷峻的脸庞,竟有几分莫名的威严显露。

    于此同时,他身上肌肤亦是散发有蒙蒙金光,看起来就好若那些立于云端的仙神一般。

    云霞缠绕,不怒自威!

    “果然是圣体苏醒了,再加上这未知的体质,此子不凡啊!”

    段德心中惊讶,想起了一句流传颇广的话语:

    “此子有大帝之姿!”

    想来,此时用在这里形容这少年应当也是不为过。

    “就也不知李小子用何般手段将这圣体予了少年,又有何般限制。”

    段德看的眼热,若能给自己来上一个,那日后去盗墓......呸,去参观别人老家的时候,岂不是又多了些保障。

    再加上这个世界如此危险,他这一方方另类成道之人,怎么顶的住。

    目光闪烁间,却是有了想法。

    而此时,还未曾走远散去的一众听客,自然也是看到了杨戬身上所发异响,顿时停驻在原地。

    用分外羡艳的目光打量着他,同时也有不少人向上靠去,试图沾沾好运。

    好下次听李桐说书的时候,亦能如同这个好运的小子一般,得些奖赏,那岂不是美哉!

    ......

    那一束洞穿天宇的金光,像是宣泄出了杨戬体内多余的力量一般。

    他此时渐渐从那般迷蒙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耳边传入嘈杂的声音,以及身边两人关切的问候。

    “二哥、二哥,你怎么样了。”

    小杨婵拽着他的臂膀,急切的问道。

    而一旁的杨蛟在驱赶着靠前的人群同时,亦是扭头担忧的看了一眼,道:“二弟,没事吧,不打紧的话我们便先回家中。”

    杨戬缓缓握拳,只觉的从周身四处源源不断的涌来力量。

    此时的感觉,非但没有丁点的不适,反而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而且一直困扰着他,积瘀在他眉心的那股力量也是宣泄了出去,此时脑袋一片清亮,仿佛看着世界都透亮的几分。

    “我无事,不过我们还是快些回家吧。”

    扫了一眼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杨戬面色一动,稍有不喜,和身边两人这般说道。

    “糟了!”

    继而忽的神色一便,想起了自己方才似乎是动用了那神瞳的力量。

    违背了瑶姬三番五令对他的告诫,此时回家定然会引来责备。

    但眼下如此情形,又如何能掩饰下来。

    杨戬心中打鼓,飞速的思索了一番,决定还是快快回家说去母亲,请求原谅。

    自家母亲也不是那般不讲道理的人,若将这番奇遇和她说清楚了,想来她也是会原谅自己的。

    内视着自家丹田里的那一片金色海洋,杨戬苦笑一下。

    继而和杨婵、杨蛟飞速离去。

    众人见没了热闹可看,便也渐渐散去,倒也没有尾随上去的人。

    玉鼎道人隐身在一颗大树之下,面起愁容,口中喃喃道:

    “麻烦了、麻烦了,杨戬身上虽紫气蓬勃,但却有灰气如同附骨之疽般缠绕不断,显然是因为此番缘故,劫难提前了。”

    他运转气望气术,看着杨戬气运,眉头轻皱。

    片刻后,似是想通一般,轻声道:“罢罢罢,既然这般了变数横多,那还磨练什么,直接上门将其收在门下就是了。”

    “本想让他过了此劫,再入门中,这般我也不必沾染此般因果,但现在看来说不得要舍上几分老面,保下那杨天佑了。”

    他却是怕今日杨戬得了李桐的好处,便拜在其门下,坏了布置。

    这般想法一定,便轻甩衣袖,消失不见。

    另一边,尚未来的及离开的瑶姬、嫦娥二人亲眼目睹了杨戬神眸发出金光,却来不及为其遮掩一分。

    “姐姐,这下惊扰到了天兵,恐怕......”

    嫦娥话语未全,但意思显而易见。

    瑶姬却是意想不到的脸色如常,甚至于还有几分放松难得放松的感觉。

    只见她转身对嫦娥说道:“嫦娥妹妹,多些你此番帮助了,不过现在我却要先走一步,还望妹妹见谅。”

    嫦娥没再言语,轻轻点头。

    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她,要去作何之事。

    纵然心有万分好奇,但也没有提出和她同去,迈步而行,身影在一片朦胧月光中消失不见。

    瑶姬见她离去,缓缓吐了口气,挺直胸膛转身朝着客栈内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