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3、嫦娥垂泪,有龙自东来

    凌霄宝殿内。

    大天尊啪的一声将昊天镜扣下,脸色上流转几分青气,显然已是分外不愉。

    但数个会元修持下来的养气功夫,还是让他暂且忍耐下来,且看那凡俗小儿,如何避过这般诛仙雷罚!

    纵然让其蒙蔽了过去,那又如何避的过之后的星神下界。

    缓缓吸上一口气,深邃眸光转转动间,内心里思绪流转。

    虽然不知道这有异宝护身的凡俗小子是什么来头,但是现在已然是彻彻底底的惹得他生气。

    引来雷罚的同时,也引来了天道的关注。

    想必,纵然是那位高居于紫霄宫,忙着参悟大道运行之机理的道祖,也会在百忙之中投下一分目光,关注于他。

    不然的话,这般雷罚岂能如此暴虐?

    岂能在此人轻易将前番驱散之后,再度凝聚其诛仙神雷!

    这般,却已经就是宣告这此人的终结,就要到来了。

    眼神幽幽,看着那方小小客栈内里,端坐安然的男子,大天尊轻轻一笑,头上冕珠轻碰,发出叮当声响。

    传于空旷的大殿之中,绕梁不绝。

    若是不提及那所谓狠人大帝争天争地,不提及她那荒谬不可言的南岭天帝名头。

    现在或许那凡俗小儿还能在下界安然存活一段时间,但而今,李桐既然毫不掩饰的提起,并且招惹来诛仙神雷。

    这也就是说明,李桐已经是走到自己短暂生命的末期。

    天道运行之机理不可逆,大天尊的威严也不可挑衅!

    凡俗人、仙,触碰一条便足以让其灰灰了去,但现在李桐两者皆犯,显然是自寻死路。

    虽然只是透过昊天镜的观测,大天尊无法知道李桐之前是如何解决掉那雷罚的。

    但是现在,那亿万道诛仙神雷汇聚而成的雷霆海洋,试问他该如何抵挡?

    那和他有过约定,身负大罗金仙修为古老星神,试问他又该如何抵挡?

    毫无疑问,李桐将会在无边的雷霆下化齑粉,就算有残魂逃脱,也躲不开一位大罗金仙的搜寻,

    今日过后,三界之中再也不会存在这个名字。

    挑衅天道,和身为天庭之主的祂,代价便是这般的沉重。

    珠冕华服下,那威严的目光扫视而去。

    仿若,审判!

    ......

    下界,灌江口杨家村的客栈内里。

    “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归来......”

    嫦娥一双星目里似有月华流转,看着台上李桐,一时间有些心神激荡。

    尘封已久的冰冷之心,此时亦是因为这位女子的经历而感同身受,渐渐融化,在千万年孤寂的岁月里,升起一点点温度。

    那些不知人世情感的仙人,又如何能体味的到这一句话中所蕴含的真正含义?

    脑海之中过往的记忆浮现,曾今也有这么一个人和她叙说过这般的誓言。

    为了她,他不惜遍寻三山四海,受尽苦难,方才在那西昆仑上求得一枚丹丸,只愿让不通修行的她,成仙!

    可,她却因一时的私心作祟,负了他。

    成了仙,又如何?

    困于孤寂的太阴星上,千百年来只有一树一兔作伴。

    如果时光能够倒转,再给嫦娥一次选择,她定然不会去吞服那枚不死药。

    回忆如画,在脑海中流转更甚。

    不知不觉中,她眼角垂落一滴清泪。

    “嫦娥妹妹,你怎么了......”

    一旁听这般故事,亦是有些悸动的瑶姬,见她似有不对,这般传音问道。

    转瞬间,将嫦娥重回忆里惊醒。

    手指轻抚眼角,便已然是恢复了正常。

    但却没注意到,那一滴缓缓掉落的泪滴上,不知何时倒影出一个看不清面容身姿绝代的身影。

    那张脸孔上,带着一个鬼脸面具,似哭似笑。

    “哎!”

    瑶姬轻轻哀叹一声,似也想到了自己。

    若是就此离去,她还有能再度等到和杨天佑重逢的一天吗?

    还是彼此在岁月的消磨中,就此遗忘。

    不提这二位,客栈之中,望着滚滚天雷,众多人族炼气士,妖类精怪此刻都是面容难看。

    因为他们都是十分的清楚,这诛仙神来一旦落下啊,顷刻间便能将他们都化作一缕青烟!

    甚是于,连一缕神魂都流之不下,连转世重修的机会都不会有。

    而他们只不过是过来凑热闹,听说书的罢了。

    哪能想到这雷罚竟然如此不讲道理,封锁整个客栈,眼看就要将他们一同覆灭。

    这,实在冤啊!

    现在,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台上那位,他还能够大发神威,如同方才一般将那雷罚给驱散了吧。

    不然,怕是小命修矣!

    申公豹转着眼珠子,对一旁的段德传音道:“道友,我瞧着事态有些不对,咱们不如就此离开?”

    “若是等着雷罚落下,纵然主要目标不是我等,怕想要脱离怕也是很是困难了。”

    段德眯缝着眼睛,瞧着这个半道结识的道友,只觉的这家伙倒是个长于趋利避害的。

    见势不对,便要溜之大吉,颇有他当年几分风范。

    但别人不知道李桐的依仗,他却是门清,在这个乌龟壳子里别说这雷霆了,就算是圣体大成的小叶子,也难以撼动其分毫。

    更别说,伤到内里的李桐了。

    在这客栈里,李桐这小子便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撇撇嘴,看不惯这小子出风头的模样,段德对申公豹传音道:

    “倒也不急,我瞧这说书人似有些本事,说不定有方法将这雷罚散去。”

    “若是如此的话,你我二人费尽力气从这里面跑出去了,岂不是白费功夫嘛。”

    “哦,倒也有些道理。”

    申公豹眼珠转转,论起别的本事他不出众,但要说保命逃跑,他自是一绝。

    此时雷罚当头,也离奇的没有几分危机浮上心头,只是淡淡的警示罢了,便也就从了段德。

    道:“也罢,那便听道友一言,且在看看再说。”

    ......

    灌江口千里之外,一路晃晃悠悠乘着祥云而来的东海龙宫三太子,此时终于是快要到了地方。

    只见他躺在云床之上,手里把玩这录有李桐说书的留影石,一副惬意模样。

    忽的,耳边雷霆乍起,将其惊的跳起。

    探头一望,就见远处雷云滚滚,如潮似海。